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我们的村寨到底有多少种可能如果不一一呈现出来也许连我们村寨自己都还不知道 在前段时间的村寨故事会我们听到了来自村寨伙伴的故事我们看到了每个返回村寨的人与村寨之间彼此陪伴与成长的历程 在短视频大赛中我们更是看到了村寨的真实生活之美而这种美好恰恰是最值得分享的内容 另外我们村寨的伙伴也因为这样的一些机会表达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自信了这是我们这些活动的价值之一对于联盟而...
2020 - 03 - 08
点击次数: 0
“当代乡村建设二十周年纪念”系列活动 国仁读书会(第一季):乡村振兴与生态文明招 募 函 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要求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从2001年至今,当代乡村建设相关机构一直致力于各种类型的乡建人才培养。在“5G”新技术及新冠疫情影响下,网络化的学习方式与沟通方式进一步普及,为了低成本且高效率地推进新时代乡村振兴人才培养,突破传统学习...
一懂两爱
2019 - 07 - 21
文章转载自《天涯》2019年第3期“小毛驴”农园十周年合影编者按:农业是人类所从事的最古老的生产、生活方式之一。在此基础上,诞生了伟大的农耕文明以及形式多样的文学艺术。因此,农业的生态、文化以及审美功能等应该得以更多发掘。本文是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2013年实习生崔国辉写的种菜日记,向读者展示了耕作一小片土地的苦与乐,方寸之间见出生命的蓬勃,以及无限的意趣。如果要像日本作家德富芦花那样呼吁,那我们会说:做一个新农夫吧,耕作你自己的土地!作者简介:崔国辉,教师,现居天津。本文资料由作者本人提供。作者附言: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简称“小毛驴”)于2008年由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及其团队创办,地处北京西郊凤凰岭山脚下、京密引水渠旁,是北京市海淀区农村工作委员会、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共建的产学研基地,也是中国CSA运动的开拓者、全国爱故乡计划的发起者、新农人的“黄埔军校”。笔者2013年作为实习生来到农园,随后转为工作人员,在那里做了三年的新农夫。给市民配送蔬菜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开垦了一片土地。在大地上劳作,收获的不止果实,还有体悟。 文章转载自《天涯》2019年第3期,感谢《天涯》杂志长期以来对当代乡村建设事业的大力支持! “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2014年3月19日终于分地了。伙伴们把试验田南侧倒塌的农业展览架清理走,又把地面略微平整,拿卷尺平均分成二十块,每块儿大约十平米,分给农园的工作人员和实习生种植管理。集体劳动时,大家走近一看,地块儿划分有模有样:用废弃的塑料筐做隔断,中间的平整土地可以种菜,塑料筐里可以种花,真是一举两得!抓阄分完地后,大家借来铁锹、洋镐、耙子、铁叉和小推车。有的地块儿以前耕种过,三下五去二就翻完了;有的地块儿瓷实,得用洋镐使劲儿刨挖;有的地面铺着厚厚的堆肥叶子残渣和草木灰,就得运走。有风,草木灰一锹铲起,四处飞扬,有人躲闪...
2018 - 05 - 05
合初人的创始人朱艺这样介绍:耕久原名荣升,一年半前,为明农耕之志,自己更名“耕久”。2014年2月加入合初人,参与覆盖免耕实验项目,后任项目田间执行负责人至2015年3月项目结束。之后,开始独立承担合初人自费的“覆盖免耕与自然农法实验”任务,同时负责合初人自主的“返乡生态小农CSA生计实验”的生产任务。近四年来,从“过劳动关的痛苦经历”建立起“亲耕自食其力”的信心,从农法的迷茫、纠结,到收获“道法自然”的信念,耕久的亲耕生活,与合初人、与合初人的菜园子一样,从热闹到宁静,因为真心回归自然与田园,更因为努力“脑体并用、知行合一”,于是,一个平凡的返乡青年,有了耕读生活中生命真实的收获与成长:从浮躁、迷茫,到自信、谦卑,到志向坚定。——这就是合初人自然农园最美好的“收成”。下面是耕久写的这些年自己的“蜕变”经历。八月,我在良食峰会小论坛上的分享题目是《合初人的菜园“毁”了我》,今天我直接说:合初人“毁”了我。为什么要用这个标题呢?因为没有其他的标题更能表达曾经的我与现在的我的差别。“毁掉”一个浮躁、迷茫的我,“重建”一个自信、谦卑的我。 一、我为什么会留在合初人我能有这么大的改变,最重要的是我能在合初人待下来,再过两个月,我就来合初人整四年了。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尤其是看到我一个人能在山区村里待这么久时,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现在我认真地想来,这里面有三个原因:第一,我对金钱没有狂热的追求。虽然一度我也狂热过,个中经历,现在想来仍然感慨万千,那时,幸好耳边常常浮现出爷爷的话语:“挣再多的钱,都买不来一个好名声”。我是留守儿童,是爷爷带大的我。爷爷终其一生都践行着他那“视名誉为自己生命”的信念。爷爷曾经参加解放初期的土改工作队,后来是村里的文书,虽然因为家庭责任放弃了升迁的机会,却在乡里很受人尊重。奶奶就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对于我们这个刚刚过温饱线的家庭来说,爷爷的正直...
2018 - 09 - 28
编者按春节期间,“乡村建设研究”以“乡村与我们”为专题,推送了十数篇由高校学者、青年学生、工友等撰写的文章,集中探讨在“返乡书写”成为文化症候的时刻,到底该如何思考我们与乡村之间的关系。作为“乡村与我们”专题的续篇,今天我们推送一位深入参加乡村建设学术与实践活动的青年学生小艳(笔名)撰写的反思文章。从自己的成长经历入手,她梳理了自己对乡村的认识如何一步一步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如何得到一点一点重塑。作者说,“我终于从心理上走回了乡村。这条路太长了”。 一直想动笔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是个太普通的农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千千万万个走进的大学校园的农村学子一样:好好学习,离开家乡、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到不用种地的地方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这句话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对我而言是政治正确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可避免要干农活,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离开农村的,从来没把用在考试上的认真用在过干农活上。长到20几岁虽然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不了解任何一种作物完整的种植过程。跟80年代《平凡的世界》里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相比,我是在浮躁而焦虑的成长。初中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从村小的佼佼者到县城的“土鳖”,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城乡差距。我的方言是土的、我的衣服是土的、我的学习习惯是土的、我的文具是土的,我甚至不能接纳北方民居中最具特色的炕。我难堪的想着为什么别的同学家种在单元楼里,睡在床上,为什么他们的文具都是在文具店里精挑细选的?而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城里的小孩?没有人能回答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于村里,不愿意承认我们家的炕,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努力考出好成绩,努力想让老师喜欢我。按照一般电视剧套路发展,这应该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初中的三年我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一样,尤其是在数学上,我难以相信自己做出的答案,我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像一次赌博。一次次踌躇满志,又一次...
2018 - 08 - 16
编者按:刘老石(1968-2011),本名刘相波,天津科技大学讲师,2002年加入“新乡村建设团队”,中国人民大学乡建中心项目主任、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北京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2010级博士研究生。历任《中国改革·农村版》编辑、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2010年8月,他从杭州调研回京,因车祸抢救无效,于2011年3月24日21时45分在天津市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不幸逝世,享年43岁。老石有名言:“青年是用来成长的,老师是用来牺牲的。”温铁军老师为老石写有挽联:他是一块铺路石,无论生前死后,得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你是一个志愿者,历尽蹉跎坎坷,惟留一甑一钵庇荫后人。但愿在铺路石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本文于2009年4月22日刊载于大学生支农调研论坛。 一、什么是修养?人生而平白,修养而至品格。我们从来不认为哪个人天定善念,因此整个人的品格教育就是把外在的观念内化到人的灵魂深处,成为其内在价值观念的一部分;同时又是把这种内化的品格外化为自己的行为习惯,并进一步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人格教育的全部内涵,也是人的修养的根本目标。修养可以分为大修养和小修养,“小修养”修养的是自己的品格善念,规规矩矩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但是“大修养”修养的却是自己如何对待整个世界,如何对别人负责,实现社会理想。我们的修养应该是内外一致,大小兼修。我们要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责任精神,同时也要有良好的品格和道德情操。这种修养绝不是上班工作式的每天八小时带着职业的微笑,下班收起笑容,这种修养是24小时的;这种修养也不仅仅是每天坐在办公桌后边或者报告台上去讲道理,这种修养甚至可以延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内化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但是同时内化的东西又要外化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并逐渐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成为自己的一种为人处事...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