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当代乡建
产品类别: 当代乡建

石嫣:什么是有机农业3.0时代?

前言:在10月9日到11日韩国槐山县举办的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IFOAM有机农业大会上,我关注到两点重要的变化,虽然我只参加过两届IFOAM大会,但却感觉到有些话题似乎是刚刚被提及,而有些讨论又回归到1.0时代。

话题一:关于农业生态学(生态农业)或有机农业内涵外延的讨论

有机农业ORGANIC AGRICULTURE和生态农业AGROECOLOGY 或者 ECOLOGICAL FARMING到底意味着什么?应该说这些问题在1.0时代的那些经典著作或者思想中,在中国3000年前的农学思想中都已经给出了答案。

农业并不只是有机农业,最重要的三个问题或者要素就是解决天、地、人的关系,从这个角度去看的话,有机农业目标应该达到天时、地利、人和。

天:理解物候、温度、节气、阳光、空气等相关的因素。

地:理解土壤,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粪便,用粪如用药,如何使用好肥料,这是种好地的第一步。

人:人在自然系统中既不是控制自然的主宰者也不该是自然的奴隶,而是通过人与人合作协调天与地之间的关系。

大家争议比较大的就是有机农业现在太多被认为是一个结果、一种认证,认证体系限制了有机农业的扩大,特别是对很多后发国家来说,有机标准更多参照了欧美国家,就像哥斯达黎加这样的国家,因为主要生产的咖啡豆要出口,必须与出口国家的认证匹配,导致本国的认证体系排斥了很多小农的加入。

在中国也有这样的情况,比如当我们提到有机农业的时候,有几个非常普遍的问题:

1. “中国有真的有机农业吗,土地空气水都被污染了。”

2. “恐怕只有深山里才有有机农业吧。”

3. “北京雾霾那么严重,哪里有有机的可能。”

4. “不用农药、化肥,菜肯定都被吃光了。”

5. “我的产品通过了300多项农残检测,是有机的。”

“有机农业是什么”已被认证的结果过度简化了。人们不愿意思考我们的农业、我们的生活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该如何解决,每个人该如何贡献自己的力量,因为我们的环境问题和社会问题是每个人造成的。

我们都要在自己日常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之外,努力思考更多的问题,特别是已经占有了大量社会资源的人。每个人反思自己的日常,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生活地区的土壤、水、空气等自然资源到底是什么情况?农户从事有机农业的目的是什么?是否有相关技术、是否有市场、是否能够可持续?

有人认为生态农业可以涵盖超过有机农业思想之外的内容,比如有机农业可能被简化为无农药、无化肥,但是生态农业需要更多考虑轮作、绿肥、间作、水土保持、肥料使用等问题,是系统的、整全的思维方式。

但是,如果了解有机农业最好实践的人肯定知道,这也是有机农业的最好的目标。对于生态农业这个提法,最大的争议是生态农业是否要制定标准,因为有的称为生态农业的农场可能使用农药化肥或者本身是很工业化生产的。

生态农业意味着3.0时代吗?我觉得只要简化问题的思想存在,一个词的更换并不能解决问题。有机农业也好,生态农业也好,我们作为人本身特别要注意的是简化的思想,而且要特别谨慎简化的做法。

关于有机农业的研究已经不少,从商业或者市场的角度也可以看到,有机农业在很多发达国家蓬勃发展的现状。尽管到目前为止,有机农业仅占世界土地面积的1%,但我觉得这个数字被低估了,因为有一大部分的小农是没有经过认证的或者天然有机,所以数据没有被统计进去。

话题二:关于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

实际上,我们经常听到的一些词汇如自然农法、生物动力农业、永续农耕、慢食、公平贸易、CSA、食物主权等话题,在这次会议中只听到CSA被越来越多提及了。

很多嘉宾提到有机农业的透明,建立更多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信任。如果一种农业模式只是一个产业模式,而不能带来整个农业体系的变革,那恐怕就脱离了有机农业运动的宗旨。如果这种农业体系还是带来更多的地域内和全球不同地区的不平等分配和交换,那有机农业自身也会出现问题。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机农业不应该是建立一种农业耕作模式,而是建立一种农业社会化模式,在这个模式里,有机农业链条中的各个主体都应该具有反思精神,不能因为拥有了短期的利益而忘记初心。

我们有机农业也需要反思,在常规农业体系中,我们有大量的农民、学者、商人;有大量的研究、贸易、加工,可是那个体系并没有变得越来越好,反而日益创造问题。

整个食物体系从经济上越来越庞大,但却没有多大程度上改善农民的生计。只要劳动力、资金、土地三要素外流,就不可避免乡土的衰败,没有愿意以土地为生的人,也就难以提及土壤的改良;土壤无法改良,那么有机农业的根基也就不存在;大量技术的研究恐怕也只是空中楼阁,甚至为了研究而研究;研究一些毫无意义的课题,浪费大量资金。

如果落地只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技术,技术为谁服务是否是目前农业生产所必须,两者就必然会产生脱离。所以,无论何时我们都要警醒,就是我们从事农业生产、研究和政策制定的人必须落地而不是制造空中楼阁,偏离问题的重要方面太远。

所以,我认为的有机农业3.0时代,就是我们在拥有了足够的理念、技术之后,反思在哪些方面我们做过了,在哪些地方我们做的还远远不足。

也许有一天,当农民成为了一个具有竞争力的职业,很多年轻人愿意回到乡村工作、生活,农业更加生态,这个时候我们的农业系统也一定会变得更加健康。

谈到反思,就不得不谈什么样的人可以反思能够及时反思,我们需要一直抱着开放和学习、包容的心态,我们不能用先入为主的意识限制了我们的创新和实践,我们要向其他相关的运动学习。

在经济、社会、生态三个方面,比如慢食关于社会公众宣传方面的经验,他们的视频、手册、文章等针对社会大众更具有吸引力;公平贸易,更直接的建立了生产者和消费者关系的理念;CSA更好的表达了社会人主体在产消关系中该承担的责任……作为有机运动本身,要多学习并且多交流,引入我们所需要的理念,只要符合生态、健康、公平、关爱四大理念的经验我们都可以拿来学习。

因此,有机农业3.0并不是主流化消费本身,而是通过信息、资源的交流开放共享的平台,让有机农业社会化、生态化。

有人说:中国是现有认证体系2.0时代,然后2008年左右开始进入有机农业1.0时代,才开始有有机农业社会运动的部分。但幸运的是,我们的农业文化根底太深,曾经已经有大量的技术、理念的农书可以被我们借鉴学习,农耕体系的断代也许还能接上,让中国有机农业1.02.03.0时代同步。

2015年10月11日星期日

于韩国槐山县中源大学大会堂


文章出处:“社会生态农业”公众号2015-10-19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rc=3×tamp=1528985748&ver=1&signature=3ylV7md27LkODyze5oZ0WOEo19eVDUeYBguUbSGk5VAIYdwyLm9XqyLp5iIa35eSd7uS7QJ5VYyOfsrvcmYJwjZPjXYSp6zQPu6lcBpnEuGOWVWuTNrt9-a8I4QUbh6JraKoMZl6ZI0ey4vYQRWbUQ==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