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当代乡建
产品类别: 当代乡建

严晓辉:农业现代化:谁的价值?谁的发展?

编者按:

2012年12月,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国际研讨会于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举行,会议由西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岭南大学(香港)共同主办。由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西南大学统筹城乡发展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岭南大学(香港)群芳文化研究与社会发展部承办。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高等研究中心、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北碚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亚洲学者交流中心(ARENA)、香港社区伙伴(PCD)协办。会议主题是:在探讨当前金融危机、能源危机、生态危机的现状、机制及其对人民生计深远影响的基础上,集中关注作为民生基础命脉的“粮食安全与食物主权”议题,进一步延伸出“统筹城乡”、“乡土经济与社区建设”等可持续实践与包容性发展议题。根据大会专家学者发言和提交的论文,我们编辑整理了《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一书(温铁军、周常勇、刘健芝编,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本书分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宏观背景; 第二部分: 粮食主权与经济政策; 第三部分: 生态危机与公共品; 第四部分: 社区与农村建设; 第五部分:中国基层实践经验; 第六部分: 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本书的编辑出版,正值中国乡村建设运动110周年,希望本书能够为中国未来乃至人类文明提供另类思考与实践的路径。

本文作者为严晓辉。作者出生在陕西凤翔的普通农村,2001-2004年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2004年起加入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任生态农业工作室主管,主要从事生态农业试验和研究工作,2009年起任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总经理,负责小毛驴市民农园全面工作,主要开展市民农业的实践、农业教育和生态农业技术研究等。

为方便阅读,本文的参考书目与注释从略。完整版请参阅《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一书。

农业现代化:谁的价值?谁的发展?

2012年5月,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最新研究成果《中国现代化报告2012:农业现代化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农业经济水平比美国落后约100年,农业现代化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化的一块短板。《报告》分析说,美国农业生产率是中国的90多倍,日本和法国为中国的100多倍。专家建议逐步取消户籍制度,加快农业劳动力的转移。《报告》编者称,他们是对1700-2008年近300年的世界农业现代化140多个指标进行分析以后得出的结论,并归纳了“世界农业现代化的两个阶段和六次浪潮”,认为中国目前的农业现代化水品,仅仅处在第二到第三个阶段。

作为一个农业从业者,从小生活在农村,修读是农业大学,毕业从事农村建设工作,看到这样一份如此“权威”的报告,着实吃惊不小。现代化不是一成不变的路径,中国农业的发展不是只有照搬西方的现代化一条道路可以走,农业不仅仅是作为第一产业的简单生产功能;在中国,农业解决了大量的农村人口就业,长时间地维持了农村地区的生活保障和社会稳定,单一的以城市化、工业化和解放劳动力为唯一目标的这种发展主义思路,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

何谓农业现代化

《报告》所指的农业现代化,主要是使用工业化、现代科技、产业化和信息化的手段,提高农业的生产效率,提高农业的经济水平。从这个定义出发,该报告设定了农业现代化的基本框架:两大阶段,六大浪潮。具体见下表。

在该表中反映出来的第一阶段的农业现代化属于历史归纳,而第二阶段则属于现状和对未来趋势的预测。在历史部分,农业现代化的评价参数是已经确认的,即从十八世纪中晚期开始,至二十世纪中期的绿色革命。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农业尚处在化学化、水利化的过程当中,离电气化、专业化、工业化都还有一定距离,以此标准来衡量,中国农业确实要落后西方农业至少一个世纪。

但是,从报告预测的农业现代化第四次浪潮,即:生态化、信息化、知识化、国际化、多样化等标准来看,中国农业的当前状况却未必显得如此落后。首先,在中国的大量偏远地区,传统农业,即不依赖石油燃料以及机械的人力密集型农业仍然占有极大比例,其传统小农的生态化、多样化并未完全受到破坏,而保留下来的传统耕作知识保证了土地生产力。中国农业在没有完成第一次现代化的同时,已经具备了第二次现代化的基础,一方面,这这个趋势是西方工业化农业生产模式对自身的反思,另一方面,则说明了所谓的“现代农业”无法取代“传统农业”的价值。西方在经历了一条直线型的农业现代化过程走到今天,与未完成这一直线过程的中国混合式农业(传统与现代夹杂)殊途同归,即是说,中国农业本来就已经具备生态化、多样化和传统知识化的未来特征,正是报告预测的西方农业现代化未来的发展方向。而报告同时却认为中国农业要放弃当前的生产方式,走向已经出现严重生态问题和安全问题“现代化”模式。因此,已经被西方开始抛弃的工业化、标准化阶段,并不是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方向。

《报告》预测的农业现代化第五次与第六次浪潮,并没有提供这两个未来趋势做出预测的理论依据。在《世界农业现代化的基本事实》这一章中,充满各种数据与表格,却并未提供给他人判断的基础。如果说现阶段(第四阶段)生态化、信息化、知识化、国际化、多样化是可把握的事实,那么第五阶段的精准化、优质化、智能化、工程化、多样化,以及第六阶段的工厂化、订单化、自然化、多样却无从谈起,尤其是第六阶段的工厂化和自然化,显然是自相矛盾的,至少作为农业生产的一线从业者,笔者无法苟同这样的判断或预测。而即便我们同意这个标准,那么第六阶段的自然化、多样化却仍是传统农业的主要优势,如此看来,所谓的农业现代化,不过是西方的农业发展走了一个大圈圈,再绕回来一半,而中国农业尚未开始绕圈,却要邯郸学步,再花一百年时间去绕这个圈圈。

传统农业的多功能性

一个国家的发展策略,应该正视本国国情,而不是简单地照搬它国的发展模式。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展农业的国家之一,近代以来,尤其是新中国以后,由于历史和资源条件变迁,农业生产方式逐渐产生了变化,人地关系紧张。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1年,中国耕地总面积约为18.26亿亩,农业人口约6.9亿,农业从业人口约4.2亿,正是这种小农户密集化的多样种植方式,使得的小农经济不得不趋向于“内卷化”(黄宗智,1986),使得有限的土地,解决了大量的农村就业,因此,中国农业的单位面积产量(P.293),也普遍高于世界其他国家。土地作为农村人口的生活保障,减轻了国家在扶贫、养老等各方面的压力,依靠农业生产解决农户自身的粮食消费,也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粮食加工和运输的环境负担。以家庭为单元的小型农业种植方式,将农业生产和生活废弃物结合起来,形成小的生态循环,减少了化学农资的使用,在土地保育和水资源保护方面起到积极意义。高密度的人工种植和小规模的耕作方式,减少了机械的使用的石油的浪费,在节能减排方面起到重要作用。

从《报告》的分析框架可以看出,给中国农业扣上“落后”的帽子,是中国专家们对国情不了解,对中国农业没有信心的充分表现。中国用18亿亩耕地,吸纳了4亿多人就业,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在解决农村劳动力就业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由于农业生产方式的弹性变化,中国每次发生经济危机时,都是通过向农村和农业“转嫁”来化解危机的(温铁军,2012)。同时,充分的劳动力投入,在土地涵养、生态保育、资源节约、社会稳定和文化传承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意义,在现有国情下,是非常有效的社会保障方式。在中国,人均可耕不足一亩,即使现在每年进口大批粮食,单位面积养活的人口数还是远远超于美国的,这种综合产出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指标就能比拟的。

实际上,早在200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中已经明确提出“发展内在地具有多功能性的现代农业”的战略指导,况且,现代化农业的各种问题,包括石油消耗、土地污染、水资源浪费、食物安全等问题,已经越来越突出;2008年的中央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的到2020年建成“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生产体系,小型的、生态型的农业方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这种趋势下,简单谈经济指标和现代化水平,恐怕早已经过时了。

劳动生产率以牺牲就业为代价

《报告》重点强调了中国农业经济水平,如果按照农业增加值比例、农业劳动力比例和农业劳动生产率3项指标进行计算,截至2008年,中国农业经济水平与英国相差约150年,与美国相差108年。研究者采用“木桶原理,认为在中国农业现代化的战略要点中,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是重中之重,加快农业结构调整是关键所在。为了这个目标,研究者预计,到2050年之前,中国农业劳动力比例将从40%下降到3%,农业劳动力总数将从3.1亿下降到0.31亿,大约有2.8亿农业劳动力需要转移。(P.206)

劳动生产率低,不是因为中国没有现代技术条件,而是我们人口数量庞多的基本国情下的必然状况。日本有95%的人在城市,只有不到600万的农业人口,依然没有实现农业现代化,还是维持小农经济,并且需要依赖大量的农业补贴。在资源总量有限的情况下,参与分配的人多了,每个人分配到的数量自然就少了,如果一部分人要增加分配,必然意味着其他人的分配减少,我们不正视国情,却一味向西方模式看齐。美国依靠对印第安人的血腥屠杀,抢占了他们的土地和森林,强行占据他们的家园,毫无人道地过上“富足”的生活,中国已经跨过了通过对外掠夺积累工业化的阶段,只能通过对内、对农业剥削,获取原始积累。就为了一个片面意义上的效率,要剥削90%的农民的生存权利,将他们从土地上赶走,这是多么荒谬的逻辑!前文提到,农业除了生产功能,在保障就业、土地涵养,生态保育,资源节约和社会稳定和文化传承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意义,小型生态农业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农民充分就业,而充分就业是也是西方公认的经济政策目标的首要目标。2011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达到50%,而根据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城市登记失业率已经达到4.1%,还未达到西方经济学认为的充分就业的标准,同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水资源短缺、交通堵塞、住房紧张、就业困难等城市问题已经日益凸显,再增加2.8亿,城市化率将达到70%以上,城市根本无法吸纳如此庞大的就业人群,社会问题将更加严重。城市化,现代化,曾经让一部分人过上了好日子,因此也让很多人建立了美好的“城市梦”,2008年的美国危机,2011年至今的欧洲危机,已经充分显现出城市化的泡沫,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放弃城市,重归田园,寻求简单真实的生活,我们的专家们还在给中国缔造城市梦,还让人们相信未来城市更美好!这个逻辑和本文第一章论述的农业现代化阶段的路经是一样的错误逻辑:当欧洲国家城市问题爆发,失业率不断提升的时候,我们还在继续强调城市化,不断增加城市人口。

“中国模式”的本质是发展主义

综合分析《报告》的研究方法,其实是彻底的发展主义思路。“发展主义”是以阿根廷经济学家劳尔·普雷维什为代表的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关于拉丁美洲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张。认为世界经济体系的中心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依附这些中心,属于它们的外围。中心经济的多样化决定外围经济的单一化和不平衡地畸形发展,因此,必须进行国际经济关系的改革,调整经济结构,发展“外围”国家的工业化,使其提高到“中心”国家的水平。发展主义是一种意识形态,其基本原理,是以经济增长为目标、以资本主义作为经济发展方式,保持开放的国际贸易,维持独立的经济主权。持发展主义的观点的国家坚持认为自身可以进入发达国家的“中心”行列,同时发展“外围”国家为本国经济服务,认为“落后”地区若能采取有效的方法可以慢慢追上发达国家(许宝强:2000)。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无论如何包装国家的经济发展模式,如何标榜“中国模式”,其实都没有走出发展主义的发展逻辑。因为无论是工业化、城市化还是农业现代化,都逃避不了以资本主义经济指标的为参照的衡量标准。

发展主义的模式,在拉美等地施行了几十年之后,负面效果已经显现出来,拉美地区不但没有一个国家跻身“中心”国家行列,反而与发达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它是“遇难者多于航行者的航行”;发展主义也让很多国家失去了方向,这种很多地区的传统文化和自然资源都已经丧失,拉美地区已经成为全球反抗资本主义最猛烈的地区之一。

虽然《报告》中很多分析也表达了有关多样化的发展思路和因地制宜的观点,但都是主要观点之外的细微补充,无法掩饰《报告》作者将“发展主义”作为中国未来发展道路的唯一路径的立意。

结语:发展是为了人民的幸福

发展主义是国家意识形态层面的发展逻辑,发展主义不等同于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的发展。人类发展与可行能力视角的理论奠基人阿玛蒂亚·森认为:“发展的目的在于人本身,是使人更有可行能力去追求他们自己认为是有价值的生活。发展是涉及经济、政治、社会、价值观念等众多方面的一个综合过程,它意味着消除贫困、人身束缚、各种歧视压迫、缺泛法治权利和社会保障的状况,从而提高人们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的能力”。因此,中国农业的发展,应该本着尊重农民,重视农民生计的原则实行改革,以农民利益,生活保障为出发点,尊重国情,尊重传统农耕文化,探索适合中国不同地区农村状况的发展模式,而不是一味地追求现代化,加剧城市和农村的二元结构,将农民从土地上赶走。另外,中国的发展,需要扭转发展主义的思路,而农业发展模式的创新,正是一个良好的突破口,要让中国农业,走上一条良性的“现代化”道路。


网站:

http://commons.ln.edu.hk/southsouthforum/

http://www.southsouthforum.org/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10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走进乡建北碚潘家恩(重庆大学 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重庆 400044)“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与对话2019年为西南三省行,首站选择在重庆北碚这个近代乡村建设的集大成之地,可谓意味深长。乡村振兴在党的十九大上被提为新的国家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则提出要讲好乡村振兴的中国故事,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回溯历史,广泛存在于20世纪中国的百年乡村建设实践立足国情与乡土脉络,包括张謇、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陶行知等在内的著名知识分子或实...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8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一方人造就一方水土周  立(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人是能动主体。一方人不仅被动地接受一方水土的滋养,还能主动地造就一方水土。此次“在乡村发现中国”西南行,去了三省市八地区,到处能听到一方人在一方乡村做事,最终造就一方水土的故事,到处能看到一群群有担当的人,在一方水土上不断耕耘,最终改变了乡村衰落面貌的景象。(一)西南三省市行程在第一站重庆的北碚和璧山,我们看到潘家恩等重庆乡村建设同仁,以极...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还种于民的乡土实践方  平(广西民族大学 商学院,广西 南宁 530006)万分荣幸,在2019年的盛夏,笔者能与许多良师益友一道,参与“在乡村发现中国”的主题调研。在丰富的行程中,逐渐理解了主题包含的两层含义:其一,研究的起点在乡村,其二,研究的目标是更深层次地理解中国。中国的乡村,孕育了重要的发展和变革动能。其丰富多元的经验素材,得到本土化研究学者一以贯之的青睐。最受关注的,莫过于许许多多由现代化进程引发的回响。乡村的回响总是掷地有声,...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为了美好生活的大理的“风花雪月”王松良(福建农林大学 农学院,福建 福州 350002)2019年8月下旬的西南三省八县(区)“在乡村发现中国”“游学”之行,于同行是一个实现跨学科跨文化交流的尝试,于我是找寻生态学与经济学对话之旅。2010年11月间,在一起参加了海南儋州社区大学的挂牌仪式后,从海口到三亚沿途考察乡土人情的路上,大约被我们自己一天来的所看所思所说所感动,中国人民大学的周立兄和我说起他的一个想法,组织类似凤凰台谈话节目“锵锵三人行”的跨...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反向奔跑——青年深耕乡土的理想与现实王茜(西南大学 中国乡村建设学院,重庆 400715)西南之行,于我们而言不仅是透过乡村用脚丈量日益崛起的中国内陆变革,更是深察古老中国历经激荡所裸露的褶皱。路途中,我们曾驻足“长江第一湾”,惊叹长江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奔腾而下,与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构成的亿万年奇观。由于青藏高原抬升在西南形成巨大的横断山脉褶皱山系,改变了长江走向,使其自西向东奔腾入海,福泽千里,进而有诗云:“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孰不...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贵州湄潭农村改革中的产权固化与产业活化——以“四确五定促三变”为例李彦岩(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第三站调研地,我们“在乡村发现中国”一行人,来到了贵州湄潭。湄潭是探路中国农村改革的前沿阵地。早在1987年,湄潭就成为了全国首批农村改革试验区之一,它大胆提出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土地制度改革方式(简称“生不增死不减”),被写进了中发〔1993〕11号、〔2018〕36号,国发〔1995〕7号文件中,上升为国家层面的...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张  聪(跨文传媒)2011年底,我辞掉工作20年的大学教职,携怀孕的妻子去美国游学。转眼7年过去,我们在美国添了三个年幼的孩子,也有了一些海外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经验。国内的家人朋友,多以为我们从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不会再回来。不过于我们自己而言,计划一直都很清楚:当初出国学习和工作,乃是为了今日更好地回到国内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若非孩子年幼、工作的牵绊让人无法一走了之,或许我们早已回国。经过1年多的预备,半年之...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西南乡村发展中的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狄金华(华中科技大学 社会学系,湖北 武汉 430074)(一)三年前,我与家恩兄在十堰的一座茶园里闲聊时谈起,我们是否可以组织一些集体游学。起初的想法是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这些年轻的朋友在思想和学识上能够互相产生一些影响。家恩是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人,他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周立教授一谈,发现周教授多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的计划,只是一直未能成行。于是周教授就成了我们这个“‘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团”的团长。家恩组织动员...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