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当代乡建
产品类别: 当代乡建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编者按语:

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

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张  聪
(跨文传媒)

2011年底,我辞掉工作20年的大学教职,携怀孕的妻子去美国游学。转眼7年过去,我们在美国添了三个年幼的孩子,也有了一些海外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经验。国内的家人朋友,多以为我们从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不会再回来。

不过于我们自己而言,计划一直都很清楚:当初出国学习和工作,乃是为了今日更好地回到国内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若非孩子年幼、工作的牵绊让人无法一走了之,或许我们早已回国。经过1年多的预备,半年之前,我们全家终于重新回到国内,选择了家乡重庆定居。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次回国既可算是“海归”,也可算是“返乡”。从海外归来或者从发达的一二线城市返乡者的调整适应、所经历的高山深谷,我也多少有些体会。回国后的生活安排,工作展开,孩子教育的路径选择等等,亦是不得不面对和决策的难题。中国人民大学的老友周立教授见我回国之后暂无俗务傍身,就邀请我参加“在乡村发现中国”的西南之行,忝陪末座,向各位师友学习,亦算是从“跨文化”的角度对这次活动增加一种别样的视角。而我自己也想借着这次的出行,寻找我回国之后能够脚踏实地做事的思想和行动资源。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图1 调研团队参观西南大学“乡村百年历史展”合影

此次与10位不同学科和社会关怀的学者同行,一去11天,经历7处,以中国乡村建设为经,散布各地的历史和现实经验为纬,白天访谈,夜间与友人探讨切磋,确实有茅塞顿开、拨云见日之感。在此短文之中,我希望从历史的展开、现实的接触、经验与行动之平衡三点加以分享。

(一)视角与问题

几乎所有在海外长期生活的人,无论是留学生、跨国公司员工还是外交人员,在重新回到自己的文化(文化再入,re-entry)时,都会面临若干挑战。浅层的时差、汇率、交通规则等差异,可以在短期内让人疲惫不堪、精神涣散,更深层的生活方式、社交方式、教育和工作竞争事态之差异,则可能带来长期的影响。若有海外出生的孩子,则可能成为所谓“第三文化儿童(Third-culture kids)”,亦即既非出生国文化,也非父母出生国的文化,而是一种混杂的、缺乏“故乡”和根的文化。他们的调适问题往往更加复杂。

2016年,对外经贸大学的朱晓姝教授等曾在“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Studies”期刊上发表'You Can Never Go Home Again'—A Study of Chinese Returnees' Reentry Adaptation Process. Intercultural Communication Studies XXV: 3 (2016)一文,介绍了他们对中国“文化再入者”的调适过程研究。这篇文章的其中两个主要结论是,适应性问题的主因是期待与现实之间(以及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上)的差异;仅有20%左右的“文化再入者”会采取主动的行动,帮助自己更好地适应文化再入。

尽管这篇文章和类似的研究提供了有益的观察和数据分析,但并不能真正帮助我适应从前熟悉的本土文化。我仍然期待这次考察可以带来新的思路和洞见,发现可以调适文化再入的新资源。

所以,我从一开始考察,就将自己的视角设定在返乡(海归)的思想资源与行动参照上面。我想寻求参照的问题是,海外生活多年之后,如何理解当下的社会,如何适应“反向文化冲击”,依赖于何种思想资源,切入到具体的社会行动之中,能够自在的生活,又不失社会关怀。

在此背景下,将我此行观察的经验分为三点简述如下。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图2 云南黎明村观察和采访“村寨银行”还款再货仪式

(二)历史展开的可能性

思想资源乃是出自对历史的反思。

若想要切入当下中国的现实,做一点力所能及的有益事情,大概不得不从历史着手,寻求经验,特别是观照历史在许多重要的转折点上并不必然的走向以及向不同方向展开的可能性。坦率地说,这次考察对中国乡村建设历史的发现以及与同行师友的交流,让我对现实可能的展开方向有了更多的认识,因此在行动的时候,亦能够更有耐心,沉着在可以着手的小事上。

为此,我特别受益于西南大学的乡建百年探索展和重庆市璧山区档案馆的中华平教会华西试验区档案。乡村建设派,曾经是和现在掌握了历史走向的革命派并列的救亡建国理论之一。乡建一派以乡村建设、平民教育、乡村自治的思路入手,希图以民智的开化启蒙、公民社会的培育、合理秩序的建设为基础,逐渐改变中国的社会状态,特别是占据绝大多数人口的乡村社会。

我从前甚至不清楚自己的母校河海大学,前身就是乡村建设的早期实践者南通张謇在1915年所创立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但作为乡村建设和民族工业先驱的张謇并非单重高等教育,而是兴办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各层次学校,以及训练各种专门人才的专科学校、孤儿院、养老院等社会福利事业。其实业和教育并重的理念和对家乡的情感与拳拳之心跃然可见。

河北省定县翟城村的米迪刚,亦是“海归”的先驱。米氏曾于清末留学日本,回国后在家乡翟城村推行“村治”,其理论成为乡村建设学派的重要思想资源。米迪刚关于村规民约、乡村自治的实践,至今仍能在我们此行所考察的某些项目中看到痕迹(比如,在丽江傈僳族中从事环保和公民社会发育的邓仪团队)。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图3 重庆市壁山区档案馆保存的周民档案原件

民国以降,乡建的代表性人物还有“海归”的晏阳初、本土的梁漱溟以及实业家卢作孚等,在乡建百年史上均有突出建树,亦留下了许多文字和图片史料,可供阅读研究。其中许多思考、实践和经验反思,都可以为当代提供重要的参考。但更重要的是,从这些历史展览和档案资料中,我可以看到中国社会本来有着另一种展开的可能性,即使因为种种原因而未能成为现实,但仍然塑造和影响了当代,使得身处其中的我们有着线索可以清理历史,不至于因为再入这样的文化处境觉得处处都不尽人意。

(三)现实村庄的接触

此次考察的另一个突出经验是对当代乡村现实的理解。当我在国外或者在国内一线城市生活,通过碎片式阅读和各种网络新闻了解乡村时,当贫困、留守儿童、三农问题等庞大得让人无从措手的问题笼罩之时,很容易对现实产生一种倦怠和失望的情绪,进而对整个社会产生一种隔膜和疏离的感觉。

我们在贵州省湄潭改革试验区的考察,无疑是克制这种倦怠隔膜感觉的一种很好的方式。当然,我对湄潭“生不增死不减”、“四确五定促三变”等政策出台的历史和实施效果,以及新古典主义经济学与发展经济学在试验区的竞争也很有兴趣,但真正让我观念更新的是我们在考察中接触的基层干部。

在湄潭接触的五六个村的村支书(主任),年龄、教育背景和外出打工的经历各有不同,但都很干练机敏,情绪饱满,表达能力强,能干实事。这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让我第一次认真思考执政党对乡村人才的吸纳和使用问题。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图4 调研团队与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在傈僳族村民合影

可以说,这是一次重新审视现实的机会。当下乡村的现实并非我在国外所想象的那样衰败不堪,倒是颇有活力,充满希望。而乡村的一流人才,往往在外出打工磨练和增长见识之后,回来就任基层干部,也让我对目前乡村的组织和治理有了更实证的看法。

(四)行动与经验

无论是“海归”还是“返乡创业”,最大的挑战之一无疑是行动的问题。任何计划和思想,若没有依托行动切入现实,就不过是流于空谈而已,而空谈成为生活之后,会越发瘫痪行动的能力。

从这个角度看来,整个“在乡村发现中国”的跨学科调研活动,本身就是这群学者介入现实的行动。而无论是乡村建设的过往还是当下,真实的历史总是由行动者所书写和构成。

我们考察的后半程,在丽江和大理访问了六七个NGO项目和“新大理人”,从实践资源和可借鉴的行动经验上,这是我收获最大的一站。

张聪: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 | “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行知录(2019)

图5 在大理采访“新大理人”——朴实无华亲子客栈的侯侯和悠悠

这些行动者很少依靠完善的理论来行动,而是在现实之中寻找一个可以切入的缝隙,然后深深地扎下去。但有趣的是,他们大多数人对于目前所获得的成就都看得比较淡然,在行动中随时可以转身而去。例如朴实无华亲子游学客栈的悠悠告诉我们,当孩子读高中的时候,他们或许就离开现在所做的事,去到更方便的地方;四十英尺民宿的王丹夫妇,已经计划好自己的告别酒会。

这种简单的目标、具体而持久的行动,拒绝恋栈不去,随时可以重新开始的态度,似乎是大多数实践者能够平衡经验与实践的要素。丽江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的邓仪先生亦是如此。他在不同的地方从事环保工作,以一种几乎是最小介入的方式,以很少的资源撬动了环境保护、公民社会培育和村寨银行互助等有益的改变,同时与政府、村民和大自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五)结论

这次“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考察活动,确实帮助我重新认识了中国最广大的农村社会,并从各种行动者极为不同的经验中看到了行动的可能。但是,这十一天朝夕相处的师友们,因为沟通和观摹的时间最长,或许才是对我影响最大的。尽管我们在考察乡村建设的行动者与思想者,但这样一批跨学科、有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有历史和学术思想承传的学者群体,能以这样的形式深入到中国最基本的经验之中,无疑是此行带给我的最大收获,亦是我站在“海归”知识分子的视角上,更容易吸取的思想和行动资源。

(张聪,“跨文传媒”创始人 )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乡村发展研究”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57hbpLCPyE3w3uNWHn2fA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10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走进乡建北碚潘家恩(重庆大学 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重庆 400044)“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与对话2019年为西南三省行,首站选择在重庆北碚这个近代乡村建设的集大成之地,可谓意味深长。乡村振兴在党的十九大上被提为新的国家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则提出要讲好乡村振兴的中国故事,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回溯历史,广泛存在于20世纪中国的百年乡村建设实践立足国情与乡土脉络,包括张謇、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陶行知等在内的著名知识分子或实...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8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一方人造就一方水土周  立(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人是能动主体。一方人不仅被动地接受一方水土的滋养,还能主动地造就一方水土。此次“在乡村发现中国”西南行,去了三省市八地区,到处能听到一方人在一方乡村做事,最终造就一方水土的故事,到处能看到一群群有担当的人,在一方水土上不断耕耘,最终改变了乡村衰落面貌的景象。(一)西南三省市行程在第一站重庆的北碚和璧山,我们看到潘家恩等重庆乡村建设同仁,以极...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还种于民的乡土实践方  平(广西民族大学 商学院,广西 南宁 530006)万分荣幸,在2019年的盛夏,笔者能与许多良师益友一道,参与“在乡村发现中国”的主题调研。在丰富的行程中,逐渐理解了主题包含的两层含义:其一,研究的起点在乡村,其二,研究的目标是更深层次地理解中国。中国的乡村,孕育了重要的发展和变革动能。其丰富多元的经验素材,得到本土化研究学者一以贯之的青睐。最受关注的,莫过于许许多多由现代化进程引发的回响。乡村的回响总是掷地有声,...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为了美好生活的大理的“风花雪月”王松良(福建农林大学 农学院,福建 福州 350002)2019年8月下旬的西南三省八县(区)“在乡村发现中国”“游学”之行,于同行是一个实现跨学科跨文化交流的尝试,于我是找寻生态学与经济学对话之旅。2010年11月间,在一起参加了海南儋州社区大学的挂牌仪式后,从海口到三亚沿途考察乡土人情的路上,大约被我们自己一天来的所看所思所说所感动,中国人民大学的周立兄和我说起他的一个想法,组织类似凤凰台谈话节目“锵锵三人行”的跨...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反向奔跑——青年深耕乡土的理想与现实王茜(西南大学 中国乡村建设学院,重庆 400715)西南之行,于我们而言不仅是透过乡村用脚丈量日益崛起的中国内陆变革,更是深察古老中国历经激荡所裸露的褶皱。路途中,我们曾驻足“长江第一湾”,惊叹长江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奔腾而下,与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构成的亿万年奇观。由于青藏高原抬升在西南形成巨大的横断山脉褶皱山系,改变了长江走向,使其自西向东奔腾入海,福泽千里,进而有诗云:“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孰不...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贵州湄潭农村改革中的产权固化与产业活化——以“四确五定促三变”为例李彦岩(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第三站调研地,我们“在乡村发现中国”一行人,来到了贵州湄潭。湄潭是探路中国农村改革的前沿阵地。早在1987年,湄潭就成为了全国首批农村改革试验区之一,它大胆提出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土地制度改革方式(简称“生不增死不减”),被写进了中发〔1993〕11号、〔2018〕36号,国发〔1995〕7号文件中,上升为国家层面的...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张  聪(跨文传媒)2011年底,我辞掉工作20年的大学教职,携怀孕的妻子去美国游学。转眼7年过去,我们在美国添了三个年幼的孩子,也有了一些海外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经验。国内的家人朋友,多以为我们从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不会再回来。不过于我们自己而言,计划一直都很清楚:当初出国学习和工作,乃是为了今日更好地回到国内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若非孩子年幼、工作的牵绊让人无法一走了之,或许我们早已回国。经过1年多的预备,半年之...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西南乡村发展中的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狄金华(华中科技大学 社会学系,湖北 武汉 430074)(一)三年前,我与家恩兄在十堰的一座茶园里闲聊时谈起,我们是否可以组织一些集体游学。起初的想法是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这些年轻的朋友在思想和学识上能够互相产生一些影响。家恩是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人,他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周立教授一谈,发现周教授多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的计划,只是一直未能成行。于是周教授就成了我们这个“‘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团”的团长。家恩组织动员...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