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当代乡建
2018 - 09 - 11
摘要:当前农民收入增长停滞,城乡地区收入差距扩大,“三农”问题引起各方重视“三农”问题的核心是农民问题,本文提出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是在保持农业的持续、稳定发展的同时,增加农民收入,缩小城乡之间和地区之间的差距。  一、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启动农村市场,增加农民收入  我国是一个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国家,基本上是城乡二元经济,城乡市场隔绝,农村消费条件不充分,市场发育不完全。在占全国总人口63.8%,户数占三分之二的农村地区,和生活有关的基础设施仍然十分落后,不仅电网老旧、电压不稳,而且电价高昂,有一半的农户没有自来水,大大限制了农村地区对现代消费品的需求。2000年农村每百户居民彩色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的拥有量分别为48.7、12.3、28.6,仅为同年城镇居民拥有量的41.7%、15.4%、31.6%。2000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253元,比1991年城镇居民人均收入2025元高出11.3%。2000年上述三大件的价格仅为1991年时的一半或更低,但2000年农村居民的拥有量也仅为1991年城市居民的71.1%、25.3%、35.5%。可见,不是收入水平,而是基础设施不足是限制广大农村地区的居民实现其消费意愿的主要原因。  根据国家统计局农调队和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在1999年12月对全国18796个农户所做的抽样调查和计量分析发现,农村电价每调低一毛钱,对彩色电视机需求的刺激作用相当于农村人均纯收入提高370元;对电冰箱的需求相当于农村人均纯收入提高667元;对洗衣机的需求相当于农村人均纯收入提高909元。如果做到农村居民用电和城市居民同网同价,在农村安装卫星电视地面接收锅做到村村通电视,建水塔实现村村通自来水,农村地区将会很快出现一个家用电器的消费高潮,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将不再有过剩的生产能力。水、电等和生活有关的基础设施问题解决后,农村地区还...
2018 - 09 - 10
编者按:2012年12月,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国际研讨会于重庆市北碚区西南大学举行,会议由西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岭南大学(香港)共同主办。由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西南大学统筹城乡发展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岭南大学(香港)群芳文化研究与社会发展部承办。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高等研究中心、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北碚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亚洲学者交流中心(ARENA)、香港社区伙伴(PCD)协办。会议主题是:在探讨当前金融危机、能源危机、生态危机的现状、机制及其对人民生计深远影响的基础上,集中关注作为民生基础命脉的“粮食安全与食物主权”议题,进一步延伸出“统筹城乡”、“乡土经济与社区建设”等可持续实践与包容性发展议题。根据大会专家学者发言和提交的论文,我们编辑整理了《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一书(温铁军、周常勇、刘健芝编,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5年7月)。本书分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宏观背景; 第二部分: 粮食主权与经济政策; 第三部分: 生态危机与公共品; 第四部分: 社区与农村建设; 第五部分:中国基层实践经验; 第六部分: 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本书的编辑出版,正值中国乡村建设运动110周年,希望本书能够为中国未来乃至人类文明提供另类思考与实践的路径。本文作者为严晓辉。作者出生在陕西凤翔的普通农村,2001-2004年在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读书,2004年起加入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任生态农业工作室主管,主要从事生态农业试验和研究工作,2009年起任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总经理,负责小毛驴市民农园全面工作,主要开展市民农业的实践、农业教育和生态农业技术研究等。为方便阅读,本文的参考书目与注释从略。完整版请参阅《可持续实践与乡村建设》一书。农业现代化:谁的价值?谁的发展?2012年5月,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发布最新研究成果《中国现...
2018 - 09 - 04
乡建家庭成员:潘家恩: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特邀研究员,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讲师、硕士生导师、小毛驴市民农园所依托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执行董事,自2001年起参与当代乡村建设至今,同时统筹重庆区域乡村建设。杜洁: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助理研究员、办公室主任。潘梓晴,小名“碚碚”,乡建二代,小小的乡建志愿者。一个乡建家庭的故事一今年是我们相识的第十四年,结婚第七年。谢谢这次集体婚礼,提醒我们注意到其实已经是新婚后第七个年头了。七年,不知是否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痒”,对我们俩来说,每一天、每一年都有挠在心底的痒处,无声的躁动、安静的生长,日久、弥新。认真回忆一下十多年的过往,有太多太多的糗事、囧事,回想起来都会不自觉的笑出来,而要记录出来却又十分琐碎。初识是在一次讲座,那时我还是懵懂的大一新生,他是讲座台前忙碌的社团骨干,我在台下仰望时觉得:这个酷酷的研究生挺能干的,粉笔字写的很有气势。后来才知道,这家伙只是大二而已。他那时候很爱装严肃,看起来至少比实际年龄老十岁。而真正彼此认识是我也加入了社团之后。我们的社团叫做“农村发展研究会”,我入会之后作为一个小干事很长时间没人理。于是我开始在社团的各个部门里乱撞,撞进了当时他们几个骨干一起暗戳戳搞的“新农人”工作室。在那个好像黑网吧的校外小屋里,我在几位师兄的带领下穿越进了一个充满了热情与躁动的梦。在那里,有人彻夜长谈富农创业、有人守着电脑研究B2B电商、有人四处谈心创建乡村图书馆、有人捧着厚厚的书慷慨激昂……捧着书的这个,就是潘家恩,当时的社团学术部部长。因为走进了这扇门,于是他有了面试我的机会,然后得出了这小丫头一般般的初步结论。不过,好在,面试我的不止他一个。那时候,大家一起熬夜是很经常也很正常的事情。而一起熬夜,绝对是培养同志间革命友谊的温床。从一起做会刊、做评奖材料、做宣传单、做讲座海报……到组织讲座、...
2018 - 08 - 23
都市中等收入群体的兴起促生了生态型都市农业的发展并成为日益壮大的需求主体。中等收入群体的特征基本在于承担社会稳定责任,包括政策趋势不偏激,在消费领域则注重环境保护、倡导绿色消费。都市农业突出生态主题,实现了都市绿色消费和生态农业多功能性的互动。都市农业是指分布在都市内部及其周围地区或者大都市经济圈内,紧密依托城市、服务城市的农业;是以绿色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农业、高科技农业、高效益农业为标志,以园艺化、设施化、工厂化生产为手段,以都市市场需求为导向,融生产性、生活性和生态性于一体,优质高效和可持续发展相结合的现代农业;从区位上看,都市农业既存在于都市内部、又包括都市化地区与周边间隙地带,因此具有市场区位优势明显的特征;从功能上看,都市农业具有显著的多功能特征;从都市农业的消费群体来看,它有明确的城市指向,即城市需要决定都市农业的发展。生态都市农业: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结合的“短链”低碳经济形式生态型都市农业是生态农业和都市农业的互补有机结合而成的、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结合而使过度耗能和污染的高碳方式的产业经济链条得以缩短的“短链”经济形式,它也是一种符合现代农业要求的集约化、设施化、多功能农业。除了具有生产功能、生态功能,还有农业文化体验和城乡互动的社会活动等诸多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的功能。其中,内涵性具有的“绿色食品生产”和“生态环境建设”是其基本功能。除了具有都市农业的功能外,生态型都市农业具有“净、美、绿”的特色,有利于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的生存环境;它还是一种开放型、多样化的农业;它将现代农业技术与传统农业技术有机结合,生物措施与工程措施密切配合,区域开发与小流域治理高度统一,生态保护与建设和环境治理与管理相提并论,解决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的融合,实现经济、生态、社会效益的高度统一和可持续发展。都市中等收入群体、环保运动和绿色消费需求美国 20 世纪 60~70 年代发生的环境保...
2018 - 08 - 15
在2012乡村建设年度总结反思会上,我们有个意味深长的总结:十年来的乡村建设实际上是两批人分别在农村和城市做着彼此呼应的工作,农村团队主张:出去打工的人最好不要再去了,一方面城市的打工生活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同样充满艰辛,另一方面即使城市更有吸引力,你现在去了城市打工,几年之后大部分人反正也要回来,还可能带上一身病,所以倒不如留在乡村考虑如何把我们的家园建好;而在城乡结合部做工友工作的同仁则认为:今天城市之所以能够建立并运转,也有工友们的一份功劳,凭什么我们不能留下来分享这个成果?基于如此认识,两个空间中的乡建者们在实践中努力的行动反思再行动,但十年的实践下来,我们发现彼此都只对了一半:因为今天的真正问题已经不是“到底该去城市,还是留在农村”,当下更为准确的困境是“留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乡村”——这种“留不下”不仅包括农民工,还包括今天面对越来越大就业压力的“农二代”学子们。而“回不去”,同样既包括因为各种原因宁可在城市当“蚁族”的天之骄子,也包括那些已经不习惯没有路灯、商场与KTV的“80后”“90后”农民工们。这个新困境的提出引起一线实践者们的普遍共鸣,它也直接解释了为何这两个不同对象与方法的团队会以“大乡建”为未来新十年的努力方向,并联合发起“爱故乡”并以“发现故乡”为切入点。对于“留不下的城市”已有不少讨论与案例分析,非本文重点。而对于“回不去的乡村”,需要的不仅是模糊的感觉指认,更是进一步的反思与讨论:在什么意义上我们“回不去”?返乡之“返”的前置状态“离”是如何发生的?除了“身”的回去,“心”与观念坐标如何一并得以建设性的“回归/重置”?恰值高校就业形势日益严峻与经济增速放缓的今天,不同形式与内容的“返乡”正成为一种新的热点。如何使其不沦为充满政治正确、浪漫化想像与道德姿态但却苍白无力的流行口号?如何将就业压力下的权宜之计转化为面对并思考当前社会整体性困境的“危中...
2018 - 08 - 15
我觉得CSA对于中国最大的价值,是终于在科普和道义上将农民与市民、农业与城市置于平等对话的位置,将国人对大规模现代化农业的崇拜回归到小规模生活农业的理性,将对食品安全的个人自救扩展到城乡共建(人与人、人与自然、城与乡的共生)的社会责任。故事的背后2003年,河北定州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成立,致力于推动中国当代新乡村建设试验。同年,在社区伙伴(PCD)的推动下,CSA正式进入中国大陆。2005年,学院成立了生态农业工作室,开始与社区伙伴(PCD)合作,联合推动CSA理念在中国的落地试验与推广。2008年,学院核心团队来到北京,在海淀建立了小毛驴市民农园;2009年,CSA试验启动,引发海内外强烈关注,CSA成为时代热点。CSA,终于从小众走向了大众;乡建,也藉由CSA,从孤独走上了热闹、从农村走进了城市及全社会的视野。这个过程是欣慰的。如果说小毛驴市民农园是CSA在点上的爆破,那么,从2009年底开启的一年一度的全国CSA大会,则是CSA在面上的波澜壮阔。我有幸亲历了八届CSA大会从无到有并发展壮大的整个过程,从策划、宣传再到执行,琐碎的细节,辛苦的熬夜,为大家服务的喜悦……如今,静下来品读《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历届回顾 (2010-2016》这本小册子,看着这些图文资料,感慨万千,往事历历在目。忘不了温铁军老师倡议举办第一届中国CSA大会的策略考虑与战略眼光,忘不了历届大会中我和我的伙伴——石嫣、潘家恩、严晓辉、袁清华、黄国良、钟芳,还有历届会务人员如宁纪霞(2009)、  刘曦楠(2010)、陈玉梅(2010)、梅玉惠(2011)、史淑俏(2012)、崔国辉(2013、2014)、邱珊珊(2015)等小毛驴市民农园实习生的艰辛并乐在其中的勤奋工作,还有成百上千的发言嘉宾、参会代表及社会各界的热忱与支持……这些说不完的感动和背后的故事,都化着两个字:感恩!CS...
2018 - 08 - 15
据南京国民政府实业部的调查,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全国从事乡村建设(简称乡建)工作的团体和机构有600多个,先后设立的各种试验区有1000多处(郑大华,2000:456)。半个多世纪后的当下,当中国迎来举世瞩目的发展并因“中国崛起”而重新成为世界焦点,虽然与民国乡村建设时期岌岌可危的没落帝国形象完全相反,新时期成规模的乡村建设却在2000年前后再次兴起并持续至今(潘家恩、杜洁,2013:49),作为工业化加速时期为缓解城乡对立、农村衰败而兴起的民间社会改良实践,与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新农村建设”政策呼应交融。然而,据梁漱溟所指(1937:161-162):“乡村建设,实非建设乡村,而意在整个中国社会之建设,实乃吾民族社会重建一新组织构造之运动”。一方面,作为立足地方且互动于现实问题的行动方案,乡村建设的形式与载体并非单一,而是充满复杂多样的特点;另一方面,作为兼顾反思性和实践性的建设努力,乡村建设也非纯理论的静态设计,而是一个运动中“活”的过程,是知识分子与民众相结合,在试验中不断根据当时当地的实际情况而进行创造、调整与总结的过程。笔者自2000年持续参与当代乡村建设实践至今,希望以内部视角对近十来乡建的内容与原则做初步总结,进而指出当代乡村建设不可简单置换等同于“建设乡村”这样常见的狭义理解。一、当代乡村建设内容重点作为对90时代末期日益严峻“三农”问题的建设性回应,当代乡村建设以针对“三农”问题的不同面向为着眼点,逐步发展成如下文所述涉及不同重点与主体的五大体系。需要指出的是:这几方面并非预先整体的设计,而是在实践过程与现实互动中,根据实际需求与现实问题不断展开的。1、 学生下乡 教育支农自2000年始,后来发展为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2004年)的中国改革杂志社大学生支农调研项目在负责人刘老石(刘相波)的带领下,发起“大学生支农调研活动”和“大学生新农村建设行动...
2018 - 08 - 08
这一天,素手交握,发髻轻绾;这一天,画眉点唇,红裙换绿装;这一天,做他的新娘,一辈子的新娘;这一天,有了你,我就有了家,多了一个爸和妈;这一天,在亲人,乡建师友,农民兄弟的见证下,我们,结婚了!从这一天开始,乡建路上,相扶相持,相惜相伴,做彼此的靠谱肩膀。2015年1月18日,甲午农历一十月二十八日,宜嫁娶。在这黄道吉日里,在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里举办了第二届乡建志愿者新幸福主义集体婚礼,九对乡建新人在众亲朋的见证和祝福下成婚,从此世间又少了十八位单身未婚青年,多了九对恩爱的已婚夫妇,家长们还有师长们心头的石头在这一日终于安心落下。【迎亲】为做最美的新娘,新娘和化妆志愿者团队还是蛮拼的,凌晨四点半,这一群姑娘们已经在古典音乐声中开始了流水线式的美发美妆工作,九位新娘和四位志愿时不时还会冒出兴奋愉悦的笑声。七点,新郎们成群嬉笑打闹开始借故递衣服传杯子打水从门缝里偷偷瞅瞅自己的新娘,隔着门相互喊话,作为过来人的志愿者一次次提醒新娘们“矜持,注意矜持~~”,每次都是以一片欢笑声中收场。新娘化妆完毕后,九位新郎衣冠楚楚的站在门外恭迎新娘,随后或背或抱的带着新娘与众亲友合影。幸福时刻就此定格。【婚礼】按照传统习俗,婚礼是逗新郎,洞房是逗新娘,1月18日一样也没落下。彩旗飘飘,囍字高挂,精装后的小毛驴市民农园格外喜庆。第二届新幸福主义集体婚礼就在小毛驴的打谷场上进行。婚礼走的是传统民俗路线,有新郎的诚挚求婚、有毛驴拉的嫁妆、有幸福长辈撒着麦麸开道、红绸的两头牵着新郎和新娘、当然还少不了新人的爱情故事。【婚誓】李慧娟&易贤涛:新郎新娘相识于2012年,因工作结缘,在同一个工作单位的时没有走在一起,分开后彼此惦记着对方,最后终于走到了一起,在平平淡淡的生活相知相爱,而且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小名“九月”。李冬梅&周鹏辉:新郎新娘相识于美丽的江南,2013年他们同在江苏嘉泽姬山书院...
2018 - 08 - 06
嘿,伙伴们!寒假干点啥,想好了吗?不如来南国古村穿越吧,探寻千年文化瑰宝,品味古人风骚,谈论今朝。一、活动背景:珠三角地区在工业化浪潮之下,仅存少数传统乡村。这些传统乡村包含着传统民居与建造、文物古迹等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各种传统民间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极其独特的价值,常被称为自然与人类共同的作品,人类的精神家园,传统文化的寄居地,中国人的血脉空间、中国文化的“细胞”、历史的“活化石”、“民俗艺术的博物馆”等。我们的发展不应该以牺牲古村为代价。我们希望通过努力为古村找到一条可持续的发展之路。我们希望以大学生支农调研为先导进入古村,挖掘村庄历史文化资源,整理村庄档案,对外发布古村信息,形成社会影响,以助力古村新生。二、活动特色1、生活成长:扫地叠被、刷锅洗碗,唱歌跳舞、体育锻炼,待人接物、分享交流——生活即教育,在点滴细节中悟道。2、团队成长: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小组学习、团队活动,倾听包容、理解欣赏——自强不息互助合作,体会团结的力量。3、思想成长:名师互动、教学相长,朝话反思、生命分享,讨论交流、辩论推演——倡导独立思考,在反思中认知世界和自我。4、行动成长:走村入户、主题调研,支教劳动、带动孩童,运动联欢、活跃村社——知行合一,在实践中成长。5、看江山如此多娇,感受东西南北乡土民俗;叹群众这般智慧,体味五千年华夏乡村;识全国支农青年,共叙生态文明新风尚;聚青春无限活力,助力乡村建设成长。三、会议地点: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料坑村大树农场大树农场位于深圳宝安区铁岗水库水资源保护区内,占 地230亩。大树农场由陈士华和一群乡村建设的小伙伴发起。采用与消费者“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的CSA模式。农场致力于让蔬果快乐地生长形成每种食物独特的味道;让鸟栖虫居于此,让蚯蚓、微生物回归土壤;让自然、阳光、水参与到田间劳作中。农场开展蔬菜采摘、自制果汁、手工豆腐、开心农场、儿童...
2018 - 07 - 18
提起发生在2013年4月20日的四川雅安地震,大家可能不陌生。但是,当争分夺秒的救灾抢险与众志成城的家园重建完成后,还有更重要的困难摆在灾民的面前。怎样让灾区人民在重建的家园中获得可持续的生计,是“灾后重建”在两年后今天的主题。2015年的这个夏天,有一队大学生志愿者来到了雅安灾区的山村里。他们包括来自西南大学多个院系、以及一些其他院校的大学生。而这次“暑期支农”的活动也带着特殊的任务,那就是协助雅安芦山县灾区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进行自身能力建设,帮助他们使用“电商”平台的信息化手段将特色水果卖出去。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学生志愿者们顶着炎炎烈日逐村进行耐心的走访调研,真诚的与农户交朋友,用自己了解的信息化技术帮农户打开思路。他们创造性地为山区水果拍摄的“大片”更是引起了外界的关注,得到了中国新闻网的专题报道。此次活动由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组织,为中国扶贫基金会委托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实施的“4.20芦山地震灾后产业重建与合作社能力建设”项目的一部分。中新网汉源7月26日(刘彦君)26日清晨,还不到7点,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支农大学生就奔走在四川雅安市汉源县富庄镇永兴村的乡间小道上。沿途看到哪家村民要摘果子下山卖,就连忙赶上去帮忙采摘,这是他们到这里第一天的安排。“我们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和村里的乡亲们‘交朋友’。”来自西南大学的吴潇雨告诉记者,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就能更好的深入基层,把外面的新东西带进村里,也为这里的孤寡老人、妇女、儿童做一些有益的帮扶。据了解,永兴村是四川省级贫困村,在“4.20”芦山地震中也受到影响。沿着蜿蜒的山路一路绕道山顶,满山遍野的果香沁人心脾。“这里每家每户都有几亩果园,这也是近3-5年来,村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脱贫致富的主要产业,这个季节,桃子、苹果、李子正当时。”永兴村村长黄成明告诉记者。然而,23公里的乡村公路,仍有8公里左右的泥巴路,而早前硬化的...
145页次14/15首页上页...  6789101112131415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