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国际比较
2019 - 06 - 22
在有限的资源基础上,韩国何以创造出汉江奇迹、新村运动呢?乡村内部的驱动力在哪里?作者于2017年9月及2018年11月参访了韩国乡村,观察到韩国乡村如何让有限的资源,得到无尽的利用。本系列共分为五篇,本篇为第二篇,将介绍位于韩国南部的庆尚南道山清郡,由金英洙博士创立的教育机构——“蒲公英共同体”。韩国行程的第三天,金英洙博士带我们参观了由他创立的“蒲公英共同体”(Dandelion Community)。创立二十多年来,该团体致力于韩国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和乡村教育。这个共同体也是一个社会企业,当地人称金博士为金代表,这个“代表”相当于组织的法人代表。金英洙博士认为,人生最宝贵的是两件事:一个是关注土地,一个是关注人。而农民,是把这两个关注点连在一起的最好载体。离开土地,我们会失去生存的基本资源;离开人,我们会失去社会关系。对此,他提出了严峻的问题:土地正在变好吗?土地在与各种各样的污染争战,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中,土地需要争取生存空间。人呢?答案亦然。金博士认为,我们需要通过一些努力,把坏土变成好土,把坏人变成好人。这也是他设立蒲公英共同体、开办蒲公英学校的关键考虑。边学边干金博士的蒲公英共同体,位于庆尚南道的山清郡,在智异山山麓的西边。智异山是韩国第二高山,主峰天王峰高1915米。整座智异山是一座国家公园,生态环境良好。金博士主要做的事情,就是在蒲公英共同体里,发展生态农业和生态教育。1991年起,他们夫妇就开始做教育,主要做初中和高中教育。这里的在校生不多,只有30个人,初中生和高中生合在一起,每个在校生要在海外学习至少三个月,也接受海外学生来此进行学习交流。我们去参访时,就有两个美国清教徒的孩子在那里交流。金博士跟我联系,也是希望将来能把他的学生派到中国,到中国的农场,而不是大学去学习。让学生们真正身体力行,深入中国民间,去劳动、学习和交流。蒲公英的学费,每个月约合人...
2019 - 06 - 16
韩国是个资源有限的半岛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村,资源更加有限。而就是在有限资源的基础上,韩国发起了影响全球的新村运动。韩国乡村内部的驱动力在哪里呢?作者于2017年9月和2018年11月两次参访韩国乡村,观察到韩国乡村是如何通过细致而隐微的工作,让有限的资源,得到更多利用的。本系列共分为五篇,本篇为第一篇,介绍位于韩国南部的庆尚南道山清郡的HESED共同体。2016年10月底,我和韩国的金英洙博士夫妇,做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这对伉俪讲述了他们在韩国做了三十多年的“蒲公英共同体”。他们表示,希望与中国的农村机构建立互访关系,互帮互助。为了更好地安排金博士夫妇到中国参访,我想要了解更多韩国乡村的情况。2017年9月,我组织了一个中国农村研究者和实践者的参访团,一共七人前往韩国。我原本联络了六七位农民一同前行,他们正在从事有关农村社区发展的具体实践。然而,由于当时中韩关系交恶,所有组团旅行停止。作为个体申请签证的农民,拿不出韩国个人签证所需的房产证、信用卡金卡、足够大额的银行存款等资产证明。故所邀农民最终无一能成行。于是,在一边啧啧称叹,一边扼腕遗憾中,我们在韩国度过了十天行程。为了弥补缺憾,我不断记录整理,希望让未访者也有机会分享韩国农村社区建设的经验。此次韩国农村的参访行程中,我的核心体会是:如何对有限资源,进行无尽利用。韩国人的“劣等感”韩国的人均资源十分紧张,而韩国人称之为“劣等感”(“劣等感”为韩语里的汉字词汇,接近中文的“自卑感”)。2018年韩国有5116万人口,其中一半人生活在首尔及附近地区,该地区只占全国面积的11.8%。韩国的城市化率在2013年达到91.04%的巅峰后,就开始了逆城市化,城市里的人口开始减少,越来越多的人涌向乡村。相比之下,2018年初中国的城市化水平是58.52%,与韩国1981年的水平(58.47%)相当。从城市化角度看,中国还处在城镇化...
2019 - 04 - 27
作者简介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后,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和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经济学博士,永春县生态文明研究院·人文建设委员会·专家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中国国情分析、中国农村现代化、中国金融发展与农村金融、金融工程与衍生工具。 摘要:韩国资源有限,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村资源更加有限。有限资源基础上,为何却创造出汉江奇迹、新村运动奇迹呢?外部驱动因素常被讨论,但乡村内部的驱动力在哪里?韩国参访的案例表明:每一个团队都有一个好管家 ;每一个好管家,都组织了一支好团队;每个好团队,都进行了跨界合作与创新。在城市化、工业化、全球化高歌猛进的时候,他们埋首乡村、躬耕田野、服务本土,走了一条少有人走的窄路。播种下的梦想与希望,如同芥菜种一般,由小小的一粒,经年之久,长成了大大的树。由这些细致隐微的工作,有限的资源,得到了无尽的利用。他们的工作,符合了一则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2015年中国的中央一号文件,一个突出亮点就是首次提出“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创新思路。在这之后,“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字眼,至少十多次出现在中央和各大部委的政策文件中,并被着力推动着。“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或曰“六次产业”、“第六产业“的思想,并非中国首创,主要来自日本综合农协(JA)综合研究所今村奈良臣1994年首倡的“六次产业”。今村奈良臣最早提出的六次产业,是在加法效应层次上,即农村地区各产业相加,实现“1+2+3=6”。意即,农业不仅指农畜产品生产,还应包括与农业相关联的第二产业(农畜产品加工和食品制造),以及第三产业(流通、销售、信息服务和农业旅游等)。后来,六次产业又升级为乘法效应层次,即六次产业还应是农村地区各产业之乘积,也就是“1×2×3=6”。意即,农村产业链中若其中一个产业的产值为零,...
2019 - 01 - 15
“六次产业”是一个新造词汇,它是东京女子大学教授今村奈良臣在1996年最先提出的。“六次产业”不仅包括作为第一产业的农林水产业,还包括食品加工等第二产业以及流通、销售等第三产业。它的目的是通过由农业从业人员获得迄今为第二和第三产业获得的加工和流通利润等附加价值,使农业获得活力。这种经营的多元化就是“在农业中创造六次产业”或者农业的“六次产业化”。将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加起来或相乘,都正好是“六”,所以才有了“六次产业”这一新名词。“六次产业”的形态非常丰富,例如农产品的品牌化、向消费者直销、经营餐厅、提供住宿、发展农业观光等都可以称为六次产业。和之前传统的农业(畜牧、水产业)相比最大的区别是,我们的农民(畜牧、水产业从业者)不只是种田、种水果蔬菜(或者养殖牛羊、家禽、水产类等),还需要考虑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深度加工及销售。随着深度加工,产品的附加值有了很大的提高,并且直接面对市场,对于产品的销量、质量的把控、市场的接受度、顾客的反馈有深入的了解和感受后,从业者会考虑如何提供更高的品质以满足客户的需求(以前是毫不关心)。发展“第六产业”的根本目的是为了振兴农业农村,改变农业发展前景,所以要坚持以农业为主体;基本做法是通过一、二、三产业的相互融合,提升农产品附加值,提高农民收入;基本趋势是让第二、第三产业附着其上,逐步使原本作为第一产业的农业变身为综合产业。可以说,“第六产业”是发展现代农业的真谛。以往,作为第一产业的农业仅仅局限在农产品生产过程,“第六产业”则融合了第二产业的食品加工业、肥料生产等制造业,以及作为第三产业的农产品流通、销售、信息服务等,形成生产、加工、销售、服务的一体化。“第六产业”的核心在于“一体化”和“融合”。生产加工流通销售的一体化,使得在产地增加农产品附加值成为现实,使得农业从业者与不同产业、不同领域,如食品加工业、旅游业、高科技产业开展合作成为现实。近...
2018 - 05 - 09
编者:本文根据温铁军教授2016年12月29日在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顺义基地对首尔大学生访问团讲座记录发言录音整理而成。已由温铁军教授亲自审定各位韩国来的朋友,我们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欢迎大家,希望能够感到我们的温暖。 刚才你们吃午饭的地方是我的学生经营的。他们是一对夫妻,从硕士到博士一直都在我这学习。现在已经成了青年创业者,并且是在农业中创业成功的年轻人。男生(程存旺)现在博士还没有毕业,女生(石嫣)博士后已经完成了,还在瑞士达沃斯论坛获得“世界青年领袖”称号,还是世界社会农业CSA联盟的副主席。说到这个CSA,我们翻译成中文就叫社会农业。这个运动在首尔很发达,有很多人参与。你们现在来开会的地方是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背面是山,秋天来会很漂亮。现在让白亚丽来介绍梁漱溟中心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她曾经大学二年级就下乡,后来是我的硕士研究生。他的丈夫是去年毕业的我的博士研究生。白亚丽: 我是上大学的时候,参加温老师发起的支农调研,就是大学生去农村主动跟农民群众结合的活动。所以当时就受温老师的影响,开始加入这个乡村建设运动。我们机构叫做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主要做三块工作:第一块是叫做培养年轻人去到农村,包括针对全国200多所高校的大学生社团,也培养一些去到农村驻村一年的大学生志愿者,称之为农村优秀人才项目;还有就是返乡青年。所以大家看到这上面的照片都是介绍一些年轻人在村里面参与农村发展,很多是实习生,都是在村子里搞农业的,有参与生态农业的,有参与组织农民合作社的。第二块工作是我们在全国建立的很多试验区和试验点,以合作社为抓手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现在大概有300多个合作社的网络。这个照片是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到其中一个合作社调研时的拍的。第三块是组织农民的产品对接城市的消费者,也叫城乡互动的项目。大家来到这个地方,是我们做培训的基地,每年都会举办很多培训,面向青年志...
2018 - 09 - 03
不足十年,20 世纪似已负载着沉重的记忆,渐行渐远。犹如一处悄然远去、已遭漠视的背影。不同于 19 世纪,这一世纪的终了甚至无奠予世纪末的颓废与奢华,相反,负载着诸多轻盈的期盼与畅想。的确,我们并非在 1999 或 2000 年送别 20 世纪,这一炽热的世纪早已在其 80 年代的终结时分落下了帷幕。短暂的世纪?或“极端的年代”?或如《魔鬼代言人》一片中阿尔·帕西诺以他特有的恣肆,酣畅着魔鬼撒旦的宣言:“20 世纪是我的世纪”?或者如 30 余年前的瑞士电影《2000 年,约纳森将满 21 岁》的片头题记:20 世纪的所有预言,都是关于革命的预言;20 世纪的全部记忆,都是革命遭到失败的记忆?全球化的新世纪创造着“新”的时间:一个永远封闭的现在时,萦绕着纤巧、温馨的怀旧。于是,历史丧失了其纵深,20 世纪 80 年代,启动全球化进程、终结冷战的时刻,成为新一代历史地平线的尽头。20 世纪历史的记忆因而碎裂纷扬。如同历史始终是“胜利者的清单”,可言说的,必定不是关于失败的记忆。20 世纪的诸多热战——尤其两次世界大战,似乎无从回避,也无需讳言,但覆盖了 20 世纪后半叶的、最重要的历史事实与记忆:冷战,却遍遭冷遇,似一个必须放逐的邪恶幽灵,一处需以帷幕遮挡的狰狞废墟。当历史的言说首先启动了遗忘而非记忆的机器,一点历史的回顾似成必然:先是彼时的英国首相的富尔敦演说,亦称“冷战宣言”。1946 年,人类战胜法西斯的狂欢庆典后不足一年,3 月 5 日,丘吉尔在其富尔敦演说中称“一个苏联的势力范围”正在形成,并且“在全世界范围内”存在着“共产主义的第五纵队”,“从波罗的海的斯德丁到亚得里亚海的里雅斯特,一道铁幕缓缓落下,将欧洲一分为二”。这一宣言将延续半个世纪之久的全球冷战正...
2017 - 08 - 11
一、发达国家全球金融资本与现代化政体的双重危机2008年西方金融资本核心区“华尔街金融海啸”次第引发了全球危机和发达国家债务危机,引发了海内外理论界和政策界的广泛关注。这场全球危机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内在相关性,本质上是由西方主要国家的政府扩张信用造成的。从迄今为止的演变进程来看,主导国家的金融衍生品泡沫破灭不仅引发了金融危机,也暴露了具有全球普遍意义的、愈演愈烈的财政(政府债务)危机。正是由于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都是政府独有之政治强权创造的信用体系危机,我们才说这场全球危机不仅是经济的,其实质也是源于西方的现代上层建筑的政体危机, 或称现代政治危机;其所以引发西亚、北非的政治动荡,则可归因于这种政治体制的泛意识形态化的普世价值,在危机爆发时直接地、显著地作用于高成本上层建筑的逻辑结果。(一)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特征渐次暴露出来的发达国家债务危机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方面,这是一场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与以往人们较多讨论的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差异显著,却内在具有同源性;另一方面,从新世纪第一个10 年西方政府不断增加债务的演化情况看,西方债务危机并未结束,进入第二个10年仍然在不断地蔓延、发酵,有些情况下还可能激化、恶化。1. 发达国家的政府负债规模。根据2009 年9 月《经济学人》杂志设立的“全球政府债务钟”,到2009 年底,全球各国负债总额突破36 万亿美元,2010 年8 月底全球债务已达到39.6 万亿,直逼40 万亿大关。与发展中国家过去的债务压力相比,发达国家今天的负债局面更为严峻。2009 年全球债务中,前10 个债务最高的国家负债总额占全世界全部债务 79.09%,除中国和印度外,其他8 个均为发达国家;这8 个国家的政府债务总额达到28 万亿美元,占全球全部债务的74.4%。也就是说,当前的全世界政府债务中,绝大部分债务是发达国家的。从债务的相对规模来看...
2018 - 07 - 11
一.没有一个十九世纪中期写的文本,像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一样,一直平稳地流传至今。没有一个十九世纪中期写的文本,像《共产党宣言》一样,直到今天还一直有效。甚至今天,这个文本的所有段落,都还对的上——甚至比1848年更符合——当代的现实。从在当时很难说明显的前提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得出了被后来一百七十年历史的展开充分巩固了的结论。在本文中,我将给出进一步发人深省的例子。 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受启发的先知、是能够在水晶球中读出从他们的直觉来看异常的存在的巫师吗?不。他们只是比别人更好地——在他们的时代,对我们的时代来说也如此——理解那个定义了资本主义、作为资本主义的特征的存在而已?马克思一生致力于通过对新的经济(从英格兰的例子开始)、和新的政治(从法兰西的例子开始)的双重考察,来深化这一分析。 我在《1917年10月革命,一个世纪以后》(October 1917 Revolution, a century later, 2017),第三章,《读资本论》第四十一页写到过这个主题。 马克思的大作——《资本论》——呈现了一种对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社会以及何以资本主义与更早之前的社会形式不同的,严格的科学分析。《资本论》第一卷便深入了问题的核心。它直接地澄清了私有产权所有者之间的商品交换的普遍化的意义(并说明了,这个特征是现代的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的,哪怕之前商品交换就已经存在的),特别是,价值和抽象的社会劳动的出现和支配。从那个基础出发,马克思引导我们理解了,何以无产阶级把他或她的劳动力卖给“有钱人”这件事情,确保了资本家剥削的剩余价值的生产,而后者,反过来,又是资本积累的条件。价值的支配,不仅统御着资本主义经济系统的再生产;还治理着现代的社会与政治生活的方方面面。商品异化这个概念,指出了那个意识形态机制——社会再生产的总体的统一,就是通过这个机制得到表达的。这个为“马克思主...
2018 - 08 - 02
如果说,劳伦斯·奥利弗版的《哈姆雷特》仍是英国 / 欧洲文学正典对二十世纪中叶历史情境的一次幽灵性的叩访,那么苏联导演格里高利·柯静采夫在一九六四年执导的《哈姆雷特》则更加折射出冷战文化映照于对垒双方的内在裂痕和彼此纠缠。影片不仅和奥利弗版的《王子复仇记》一样是鸿篇巨制,而且是冷战时代两大阵营的莎剧改编的双峰。可以说,它们共同标识着《哈姆雷特》乃至莎剧电影改编的高度,迄今为止,仍难以逾越。柯静采夫的《哈姆雷特》作为一部苏联电影,在冷战的又一轮对抗、紧张的氛围中入围威尼斯主竞赛单元并赢得了评委会特别奖,三年后获得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提名,赢得了欧洲各国的多种奖项。关于这版《哈姆雷特》,人们经常引证的是英国电影学教授理查德·戴尔的评述 :“荒谬的是,对莎剧改编最有力的两部电影作品(柯静采夫的《哈姆雷特》和《李尔王》)并不是在英国,而是在苏联诞生。”—从今天的后见之明的角度看来,此间真正“荒谬”的,不仅是冷战逻辑的信奉者自身的矛 / 盾陷落,而且是欧洲经典在冷战年代所扮演的远非单纯的文化角色,以及它所发挥的、不无怪诞的社会功能。经历了欧美世界“百年和平”,经历了十九与二十世纪之交的“现代主义”文化冲击之后,二十世纪两场世界大战带来的全球灾变,经历着将人类一分为二的冷战分立 ;分崩离析的世界现实,令欧洲经典—文艺复兴到十九世纪的欧洲文化、文学、艺术,获取了特定的象征位置,在渐次演化为“崇高客体”的同时,蜕变为“空洞的能指”,或曰再现重写的界面。有趣的是,冷战格局的形成,造成了全球性的政治、军事、经济的对抗,世界大战,尤其是核战争的威胁,令全人类经历着置身火山口上的、持续的危机情势。也正因如此,冷战时代两大阵营事实上达成了一种岌岌可危的制衡状态, 除了边缘地带的局部冲突与战争 :朝鲜战争、古巴导弹危机(其后遗效应 :柏林墙的兴建)、越南战争 两大阵营之间,处...
2018 - 07 - 13
〔提要〕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是大家对它的主要期待之一,是和社会的知情权,社会沟通的基本方式,以及政治运作的基本方式密切相关的。通过对媒体的公共性、阶级性与利益集体的关系,“去政治化”、国——党体制与阶级话语的消失,媒体“去政治化的政治化”与新秩序,网络传媒,阶级话语的变调,反对政治与意识形态霸权的三重构成,意识形态分析中“国家”概念的有效性,大众传媒的立场与知识分子的立场等诸多问题作的论述,我们可以更深刻地理解“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问题。〔关键词〕大众传媒;公共性;去政治化;政治国家;立场汪晖: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读书》杂志执行主编。许燕: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博士后访谈时间:2004年8月(本文是2006年3~4月间汪晖根据采访记录重新整理而成) 媒体的公共性、阶级性与利益集团的关系许:您对自由主义、思想史方面很有研究,能不能从这些方面谈谈媒介?汪:媒介这个概念本身比较模糊,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媒介,大学、商店、组织都是媒介。我想您问的是大众媒介,尤其是新闻媒体,比如报纸、电视、广播等等。大众传媒在现代社会扮演重要角色,大家对它的主要期待之一,是它的公共性。媒介的公共性是和社会的知情权、社会沟通的基本方式,以及政治运作的基本方式,密切相关的。媒介的转变既是公共领域发生转变的结果,也是推动公共领域发生转变的动力。关于公共领域这个概念,已经有很多讨论。比较重要的是哈贝马斯在《公共领域的结构性转化》中做出的,它被界定为一个介于国家与市民社会之间的领域,它的基本原则是参与性的、平等的和理性的对话,平等表现在任何人都可以进入(非排他的),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成员,对话必须是在平等基础上的理性的对话。稍早一些,汉娜·阿伦特用公共空间这个概念描述相近的领域。在王权社会,王公贵族、皇室都是处在社会顶层的特权阶级,他们以公共的名义代表整个社会。因此,公共领域与国王...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