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国际比较
2018 - 08 - 14
当代资本主义是整体性的垄断资本主义。垄断集团紧紧地控制着所有的生产系统,控制着世界经济。“全球化”只是一个名头,用来指称垄断集团为控制全球资本主义的边缘国家(欧美日三角合作伙伴之外的世界)中的生产体系而发号的一整套施令,其实质不过是帝国主义发展的新阶段。因此,资本积累过程——在资本主义的各种历史形式中使我们能够定义资本主义本质的东西—的动力正是寻求最大限度的帝国主义租金。这种不断增长中的不平衡本身又进一步导致了经济体系的金融化。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盈余无法投资于生产体系的扩展和深化,过度的“金融投资”也因此成为垄断控制下继续积累的唯一选择。  这就是在我们眼前迅速扩大的“新自由主义”体系,它是整体性垄断资本主义的体系,已实现了(帝国主义的)“全球化”和金融化。该系统显然无法克服日益增长的内部矛盾,它注定会继续发展这种矛盾。在这样的条件下,垄断资本已公开向工人和人民宣战,并通过“自由主义没商量”这句话表达出来。这一时刻为我们提供了更为长远的历史机遇,它要求的是大胆无畏地构想激进的替代方案,使工人和人民能够发动攻势。这些构想,以当代现有资本主义的分析为基础,必须直面即将构建的未来,抛开对过去的感怀和幻想。 垄断所有权的社会化  废除垄断资本的私有财产原则。不废除垄断集团的私有财产,所有关于监管金融操作、让市场重新透明化以及在这些改革基础之上确定共识前提都不过是蒙蔽群众罢了。这等于是要求垄断集团违反自身利益来“管理”改革,无视他们保留了一千零一种方法来避免这些改革目标的实现。  替代性的社会方案应当逆转垄断策略下当前社会秩序的方向,以确保就业最大化和就业稳定,确保正常工资与社会劳动生产力共同增长,必须根据民主原则治理垄断机构。通过国有化废除垄断私人所有制,最初的法律行动不可避免。具体的制度方法,则比我们已然了解到的“自主”或“合作”要复杂得多。需要创造新的工作方式以便在经...
2018 - 07 - 24
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数千年未曾中辍过传统文明的古老民族国家,若从其实体经济总量看,业已发展为世界第一工业大国。中国之不同于西方的经验到底是什么?假如我们承认现代化实际上是以国家总体上实现工业化为主的一系列制度配套过程,那么,我们就可以去掉意识形态化的种种说辞,仅从“理性”这一角度来看中国所构建制度的所谓“比较优势”,这有可能对现代化制度变迁及其路径选择的研究具有启发价值。本文对已经引起关注的两大比较优势——政府理性和村社理性的对立统一关系,及其在国家工业化的资本原始积累及产业扩张中的相辅相成作深入分析。前者是从中国工业化的组织保障特点上而谈的,后者是从现代经济发展的基础单元特点上而谈的。兹分而述之。 一、中国现代化“比较优势”之一:政府理性 关于政府理性,大多侧重于从政治学视角进行研究,比如“政府理性是指政府整合国家与社会的机制与能力”,认为“权力型”的政府理性应向“权利型”的公共理性转变; “所谓政府理性……对后发展国家而言,它包括三个主要内容,即政府致力于经济发展的明确目标性,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政府政策的连贯性”;也有认为政府理性是指其“权力型”,这个“权力型”的政府理性应向“权利型”的公共理性转变。而本文所指的政府理性,主要是从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追赶现代化进程中政府直接参与配置资源的经验来做归纳演绎。 市场与政府是两种不同的资源配置方式。相对于自由市场理论所强调的市场均衡发轫于个体化的理性经济人的概念而言,中国人所经历的是经济领域中的政府理性生发的过程:建国后的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国家资本主义体制下都是工业化原始积累的主导力量;政府是国民经济体系的内在的参与者,而不是外在协调者,因政府行为以“出于利益考量在经济领域直接行使‘进入权和退出权’为特征”,是谓“政府理性”。 中国的现代化成绩之所以令人瞩目,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
2018 - 05 - 30
[内容提要]中国正在经历或已经经历了一场巨变。在经济领域,这个巨变主要表现为市场经济的创制; 在社会领域, 这个巨变主要表现为社会阶层和地区关系的结构性重组; 在文化领域, 这个巨变主要表现为市场机制在文化领域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这篇论文将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论述这些巨变中的一个巨变, 即“去政治化的政治”的形成。Abstract: China is experiencing a fundamental and multifarious transformation. In the economic sector, the market economy is decisively established. In the social domain,social s tratification and regional restructuring are taking place. In the fie ld of culture , marketization is gaining dom- inance. Thispaper aimstoreveal oneimportant aspect of China ’scurrent transformation, i.e ., the formation of de- politicized polity. 一、中国与六十年代的终结2005 年 8 月初, 国立新加坡大学为庆祝百年校庆举行了一系列学术讨论会, 其中一场的主题是“亚洲的六十年代”。尽管中国的六十年代在讨论中被来自韩国、日本、马来西亚、泰国、美国等国家的学者反复提及, 但除了我本人应邀担任这场讨论的评议人之外, 没有中国学者在这个场合发表论文。在我的经验中, 这不是偶然的。1998 年, 当全世界——欧洲、亚洲、美洲等等——都在纪念 1968 年的学生运动和社会...
2017 - 12 - 07
1. 失去的土地在缅甸,独裁统治的结束引发了围绕土地的争斗。在缅甸西部城镇皎漂(Kyaukphyu)附近,如今建起了一座天然气终端。走在经过那些弯弯曲曲的白色管道的那条路上时,拉翁梅(Hla Ohn May)仍会落泪。这位46岁的农妇有5个孩子,在这片面向孟加拉湾蓝色海水的绿地上,她曾经拥有一块自己的田地。后来她和其他村民的土地被一家财团买下,财团成员包括中国国有企业——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oration)和韩国大宇(Daewoo)。皎漂现在是中国政府投资的两条巨大跨境能源管道的起点,这让这些荒野海滨成为某些人口中“中国的西海岸”。快速开放中的缅甸正努力利用其所处的亚洲战略要冲位置,上述事态是这种努力的很大一部分。拉翁梅和其他农民曾经用来种植大米和豆类的肥沃土地,现在只不过是工业园里的景观,被篱笆围起来,由身着橘黄色连体裤的公司员工精心修剪。拉翁梅拿到了278万缅元(按当前汇率计算合2250美元),但她觉得自己被便宜打发了,因为她放弃的是自己拥有过的唯一生产性资产。说到那个天然气终端的影响时,她说:“因为我们不再拥有那些土地,我们成了不得不为其他人打工的穷人。我每天看到那些建筑物都会哭。”对那些潜在投资者和缅甸新政府的真正改革家来说,土地纠纷是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的计划。2012年,缅甸议会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自1988年以来所谓的强占土地问题。该委员会在去年11月表示,它接到了大约1.7万宗投诉。活动人士表示,这只是实际纠纷数量的一小部分。在据估计有三分之二的人口直接或者间接依赖农业的缅甸,据称被强占土地的受害者大多是农民。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简称:全民盟)在去年的大选中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土地纠纷为...
2018 - 09 - 29
2016-08-17 薛翠 乡村建设研究内容提要:巴西沿袭殖民庄园经济制度,土地财产高度集中,历来土地冲突频发,催生以土地改革为抗争目标的组织。巴西城市化率几近85%,但近年出现去工业(de-industrialization)现象,失业率上升,而农村土地又被大地主、财团与跨国公司垄断,形成排斥劳动的高度机械化农业。因此,城市贫民或者无地农民陷入困境,进退两难。本文以巴西无地农民运动(Movimento Dos Trabalhadores Rurais Sem Terra,简称MST)为个案,论证其采取非暴力改良手段,从占领土地入手,逐步推动社会改革。MST诞生于1984年,领导逾2,500宗的土地占领,约37万农户受惠。MST在占领土地之后,组织农民改善民生,盖学校和诊所,争取农业贷款,促进农业生产,建立合作社,举办文化活动等。 关键词:巴西,农民运动,土地改革,占领土地,合作社MST标志[1]巴西无地农民运动之歌 (Hino do MST)词:波戈(Ademar Bogo)曲:奥利维拉(Willy C. de Oliveira)来吧,编织我们的自由双臂使劲开垦大地在勇气的庇佑下展开我们的抗争与弟兄姐妹在那土地上并肩耕作来吧,举起拳头斗争以群众力量建设未来我们的故土永恒强大由人民力量创造举起双臂,挥写我们的历史使劲消灭那些压迫者竖起那鲜明的旗帜唤醒那沉睡的故土明天的成果属于我们劳动者!我们的力量从火焰中释放胜利的渴望终将实现坚定地打拼斗争自由故土,工人与农民我们引路之星终将获胜引言1980-1990新自由主义风行,拉丁美洲陷入现代化的沼泽,促成左翼成功动员群众,通过选举上台执政,形成‘拉美向左转”现象,像1998年委内瑞拉社会主义统一党查伟斯、2002年巴西劳工党卢拉、2006年玻利维亚社会主义前进党莫拉莱斯、2006年厄瓜多尔主权...
2018 - 09 - 29
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就陷入了结构性危机。如今,在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期的时候,这个过程已经显露无疑。  该如何区分结构性危机与那些同样周期性的、反复出现的、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这种现象不仅限于“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而是任何类型的制度都有可能出现。区别在于,所有制度通常具备的纠正偏差机制在结构性危机当中已经使制度本身远离了平衡,不再有效。  让我们来分析当前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结构性危机的一些最重要矛盾,以及不可能的解决方案一、地理空间和确保资本不断积累的经济部门的缩小和耗尽  当代资本主义发生的是怎样一种情况?它已经占据了世界的各个地方,使所有地方都加入到商品化过程中,占据一切用于海外扩张的必要空间。  但是,自然资源正在日益枯竭,农村人口已经准备好了接受非常低的经济补偿,让他们的土地用于建设从高购买力地区转移来的外包生产的工厂。  这个全球性的被占领过程在19世纪末完成,在20世纪上半叶呈现饱和迹象。但在拯救资本中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这是一个先破坏再重建的过程,开始了比迄今为止我们认识的资本主义制度更大规模的扩张时期,但这一时期最终也在1968年自我灭亡。于是,出现了各种拯救资本的因素:  ·中国重新给资本提供了一块净土和超过10亿的人口,从而改变了市场上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力量平衡。  ·金融和货币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出现前所未有的扩张,尤其是美国宣布放弃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  ·帮助拯救资本的海市蜃楼,即所谓的“金砖国家”出现,也称新兴经济体,它们是让资本积累得救的最后希望。  资本主义已经失去了它得以扩张的原始动力,推动它向前进的发动机已经停止转动。正如荷兰经济学家维姆·迪尔克森斯和西班牙学者安德烈斯·皮克拉斯所言:资本主义的发展建立在每一时期剩余资本的再投资基础上。为了使资本主义有效运行,必须获得...
2018 - 09 - 13
时间:2011年2月9日,13日地点:世界社会论坛,塞内加尔达喀尔大学  说明:2011年2月9日至13日,世界社会论坛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举行。这也正是埃及社会运动如火如荼之际。我们也就此与出身埃及的著名理论家和社会运动的组织者萨米尔·阿明和其他埃及知识分子进行了多次交谈和讨论。这里发表的文字是根据与阿明先生的两次谈话记录整理而成。    萨米尔·阿明:埃及人,依附理论的最重要理论家之一,长期致力于第三世界的社会运动,是The Third World Forum和World Forum for Alternative的创始人和主席。  汪晖: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人文与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读书》杂志前主编。  刘健芝:香港岭南大学副教授,长期从事亚洲和第三世界的社会运动,是World Forum for Alternative的副主席。    汪晖:萨米尔,谢谢您关于埃及运动的短文。我们都非常关心埃及正在发生的事情。现在许多地区的媒体将突尼斯、埃及发生的运动与先前的中亚颜色革命相提并论,但这种论调混淆了这些运动之间的重要差别。我的直观的印象是:这是一场不同于1989年以来的那些亲西方的、肯定资本主义体制的颜色革命的革命。这场大规模民主运动不可避免地包含着对于美国全球霸权的抗议。在网络上已经刊载的那篇文章的开头,您指出埃及是美国控制全球的计划的一块基石,正由于此,美国不会容忍埃及的任何越出其全球战略的行动,这个行动也是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实行殖民统治所需要的。这也是美国要求穆巴拉克立即实行和平过渡的唯一目的。他们希望穆巴拉克任命的情报头子苏力曼来接任,以维系这一全球战略的基石。您能否谈谈你对运动本身的看法?    阿明:我的短文谈的是对立方,即美国和埃及统治阶级的战略。很多人不了解这个情况。现在我想谈一下群众运动的成分与战略。  反对力量有四个组成部分。第...
2018 - 09 - 29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回溯20世纪范畴的诞生与1900年前后中国思想界中帝国主义理论分析之间的复杂关系,论证现代中国的“世纪”意识与20世纪紧密连结。它与过去一切时代的区分不在于一般时间,而是对此独特时势的把握。在此独特历史时刻,人们不得不思考18、19世纪甚至更早的欧洲和全球问题,为现代中国创造出自己的前史,以辨别中国在全球视野中的独特位置。后半部分以20世纪初思想论争为线索,研究这一独特时代意识在政治论争、历史研究和哲学-宗教论述中的呈现,分别论述时间轴线上的社会形态之辨、空间维度上的中华之辨、内在性维度上的交往与自我表达(语言的性质)之辨,以及超越性维度上的普遍宗教和“正信”之争。在帝国主义与文明论双重阴影下,中国思想对独特性的探寻抗拒和解构了伴随帝国主义时代而来的普遍历史,但其基本方向不是确认特殊性,而是重构普遍性。[关键词]20世纪  帝国主义  民族主义  独特性  普遍性一、“20世纪”已经存在“世纪”概念的流行是一个偶然的现代事件。对于一个时代的分析很少能够准确地与世纪的刻度完全吻合,也正因为如此,历史学家们发明了诸如“长世纪”或“短世纪”这样的概念,以描述一个可以用细节、事件或逻辑加以界定的时期。在历史研究中,这一概念的运用几乎完全是事后追溯的结果。在所有关于世纪的描述中,19世纪具有某种轴心地位。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Hobsbawm)的19世纪三部曲,描绘了1789—1914年的世界演变,其著名的区分是1789—1848年的革命年代、1848—1875年的资本年代和1875—1914年的帝国年代。这一年代叙事与贝利(ChristopherAlanBayly)的《现代世界的诞生(1780—1914)》(TheBirthoftheModernWorld1780to...
2018 - 09 - 26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人民战争是政治的最高形式。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政治的战争,而不仅仅是一场技术的战争。战争的高度政治性正是人民战争的特点。毛泽东在1936年写作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指出:战争“是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阶级和阶级、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相互斗争的最高形式。要是不了解战争及与它相关联的那些条件,“不懂得它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战争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指导战争,就不能打胜仗”。武装斗争必须与群众路线、统一战线、根据地建设等政治过程相互配合,就是战争的政治性的体现。由于战争是有政治性的,战争的决定性因素是人,从而存在着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区分。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战争是没有正义性的,反对帝国主义霸权及其瓜分被压迫民族的战争是带有正义性的,这个判断就是正义战争的概念的基础。抗日战争与抗美援朝形态不同,但都是对于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称霸世界的态势抵抗。以武装的革命打退武装的反革命是中国革命的特点,以跨国抵抗战争的形式对抗帝国主义战争,则是新中国建立初期为保卫和平而采用的军事性的政治手段(或政治性的军事手段)之一。抗美援朝是一场区别于国内革命战争、民族解放战争等人民战争的正义战争。正义战争的范畴包含了两个方面的判断,即一方面以和平为目标,另一方面必须超越一般所谓和平主义,即以战争促和平。毛泽东在朝鲜战争的背景下重申《论持久战》所探索的和平与战争的辩证法,指出核威慑所形成的战略平衡并不能导致和平。正义战争的概念是与必须终止帝国主义战争逻辑的诉求密切相关的。革命战争、正义战争的最终目的是永久和平,但既然是战争,和平的目标就必须与有效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相关联。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不但拥有核武器,而且拥有装备了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军舰、坦克、火炮和各种轻重武器的强大的海陆空军;由于刚刚经历了欧洲和亚洲的战火,美军富于战争经验。在朝鲜战争中,美军...
2018 - 09 - 29
一、资本主义漫长的崛起  悠久的资本主义历史由三个不同的连续阶段构成:(1)漫长的准备期,即从前现代社会的通常组织形式朝贡制度向资本主义的过渡,这一时期持续了800年,从公元1000年一直到1800年;(2)19世纪短暂的成熟期,“西方”在这一时期确立了统治地位;(3)由“南方的觉醒”(这是我在2007年出版的著作的标题)引发了资本主义长期“衰落”,在这一过程中,南方人民及其国家重新获得了改造世界的主动权,这也是发生在20世纪的第一波浪潮。这场斗争是与反对资本主义全球扩张密不可分,是超越资本主义从而向社会主义过渡之漫长道路的潜在动力。进入21世纪,开始出现了南方人民和国家独立自主发展的又一波浪潮。  在前现代世界,所有发达社会典型的内在矛盾——这些矛盾并非“封建制度” 的欧洲所特有——说明了连续出现社会-技术革新浪潮的原因,而正是这些浪潮构筑了资本主义的现代性。  最古老的一波革新浪潮源自中国。变革始于宋朝(11世纪),在明清时期得到进一步发展,这使中国在技术创造力以及集体劳动的社会生产率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直到19世纪才被欧洲超越。“中国浪潮”之后是“中东浪潮”。这次浪潮发生在阿拉伯-波斯湾的哈里发帝国,其后经过十字军东征,出现在意大利的城邦。  最后一波浪潮是指古代朝贡制世界向现代资本主义世界的长期过渡。这次浪潮发生在征服美洲大陆的冲突之后,始于欧洲的大西洋地区,300年来(1500-1800年)一直表现为重商主义。逐渐开始统治世界的资本主义,是最后这一波社会-技术革新浪潮的产物。首先在大西洋和中欧地区,之后在美国,以及后来在日本出现的欧洲的(“西方的”)历史资本主义形式,逐渐形成其自身特征,尤其表现为一种建立在剥夺基础上的积累模式:首先是对农民的剥夺,其后是对作为附庸融入全球体系的外围地区人民的剥夺。因此,这种历史形式与不断构筑、再生产和加深的中心-外围对立密不可分。 ...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