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9 - 05 - 23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在北京五道营Veggie Table素食餐厅,我见到了分享收获农场掌柜、国际CSA联盟联合主席、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总干事石嫣女士。她刚参加完由联盟举办的一次“产消面对面”活动,喝着咖啡,接受了有机会的采访。有机会:请您先介绍一下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现阶段的情况。石嫣:目前,联盟最重要的工作是一年一期的CSA大会,还有新农人培训以及政策层面的推动。现在有很多...
2019 - 05 - 11
点击次数: 0
本文为梁少雄在娴院演讲内容,由娴院平台整理成文。我们现在说我们自己的人生打拼都是为了生活,都是为了使劲的挣钱,让孩子有一个很好的教育,让自己老了之后不生病,生病了能到医院支付起高昂的医药费。可是恰恰是我们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的过程当中,我们忽视了生活的底色,我们看不见生活了,我们的生活好像就除过挣钱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了,我们内心的冲动和价值需求到底在哪里?解放自我 追求理想梁少雄我自己现在是两个孩子...
2019 - 04 - 27
点击次数: 0
乡村振兴“落地”,培育基层干部是关键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其作为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对“三农”工作的高度重视。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和《乡村振兴规划(2018-2022年)》进一步为实施乡村振兴描绘了宏伟蓝图,其中关键是深化农村改革,激活乡村发展活力,深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积极响应中央一号文件和教育部...
2019 - 04 - 17
点击次数: 0
4月16日,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成立仪式暨大宁县乡村振兴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县宾馆二楼会议厅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乡村振兴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全国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市委常委、军分区政委王振富,副市长闫建国,市委秘书长扈新起、山西省林草局副巡视员宋河山以及县委书记王金龙,县委...
2019 - 04 - 16
点击次数: 0
4月16日,来自全国各地数十位“三农问题”权威专家学者及研究团队成员齐聚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为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举行揭牌仪式,意促大宁县乡村振兴事业蓬勃开展。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由大宁县委县政府牵头,旨在将大宁县打造为产学研一体化的综合性学习教育实践基地。在大宁县委县政府及中国乡建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共仁公益基金会的共同努力下,研究院建立了乡村振兴战略人才培养师资库,并聘请“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
一懂两爱
2018 - 05 - 05
合初人的创始人朱艺这样介绍:耕久原名荣升,一年半前,为明农耕之志,自己更名“耕久”。2014年2月加入合初人,参与覆盖免耕实验项目,后任项目田间执行负责人至2015年3月项目结束。之后,开始独立承担合初人自费的“覆盖免耕与自然农法实验”任务,同时负责合初人自主的“返乡生态小农CSA生计实验”的生产任务。近四年来,从“过劳动关的痛苦经历”建立起“亲耕自食其力”的信心,从农法的迷茫、纠结,到收获“道法自然”的信念,耕久的亲耕生活,与合初人、与合初人的菜园子一样,从热闹到宁静,因为真心回归自然与田园,更因为努力“脑体并用、知行合一”,于是,一个平凡的返乡青年,有了耕读生活中生命真实的收获与成长:从浮躁、迷茫,到自信、谦卑,到志向坚定。——这就是合初人自然农园最美好的“收成”。下面是耕久写的这些年自己的“蜕变”经历。八月,我在良食峰会小论坛上的分享题目是《合初人的菜园“毁”了我》,今天我直接说:合初人“毁”了我。为什么要用这个标题呢?因为没有其他的标题更能表达曾经的我与现在的我的差别。“毁掉”一个浮躁、迷茫的我,“重建”一个自信、谦卑的我。 一、我为什么会留在合初人我能有这么大的改变,最重要的是我能在合初人待下来,再过两个月,我就来合初人整四年了。这个问题很多人都问过我,尤其是看到我一个人能在山区村里待这么久时,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现在我认真地想来,这里面有三个原因:第一,我对金钱没有狂热的追求。虽然一度我也狂热过,个中经历,现在想来仍然感慨万千,那时,幸好耳边常常浮现出爷爷的话语:“挣再多的钱,都买不来一个好名声”。我是留守儿童,是爷爷带大的我。爷爷终其一生都践行着他那“视名誉为自己生命”的信念。爷爷曾经参加解放初期的土改工作队,后来是村里的文书,虽然因为家庭责任放弃了升迁的机会,却在乡里很受人尊重。奶奶就是普通的农村妇女。对于我们这个刚刚过温饱线的家庭来说,爷爷的正直...
2018 - 09 - 28
编者按春节期间,“乡村建设研究”以“乡村与我们”为专题,推送了十数篇由高校学者、青年学生、工友等撰写的文章,集中探讨在“返乡书写”成为文化症候的时刻,到底该如何思考我们与乡村之间的关系。作为“乡村与我们”专题的续篇,今天我们推送一位深入参加乡村建设学术与实践活动的青年学生小艳(笔名)撰写的反思文章。从自己的成长经历入手,她梳理了自己对乡村的认识如何一步一步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如何得到一点一点重塑。作者说,“我终于从心理上走回了乡村。这条路太长了”。 一直想动笔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是个太普通的农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千千万万个走进的大学校园的农村学子一样:好好学习,离开家乡、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到不用种地的地方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这句话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对我而言是政治正确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可避免要干农活,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离开农村的,从来没把用在考试上的认真用在过干农活上。长到20几岁虽然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不了解任何一种作物完整的种植过程。跟80年代《平凡的世界》里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相比,我是在浮躁而焦虑的成长。初中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从村小的佼佼者到县城的“土鳖”,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城乡差距。我的方言是土的、我的衣服是土的、我的学习习惯是土的、我的文具是土的,我甚至不能接纳北方民居中最具特色的炕。我难堪的想着为什么别的同学家种在单元楼里,睡在床上,为什么他们的文具都是在文具店里精挑细选的?而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城里的小孩?没有人能回答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于村里,不愿意承认我们家的炕,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努力考出好成绩,努力想让老师喜欢我。按照一般电视剧套路发展,这应该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初中的三年我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一样,尤其是在数学上,我难以相信自己做出的答案,我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像一次赌博。一次次踌躇满志,又一次...
2018 - 08 - 16
编者按:刘老石(1968-2011),本名刘相波,天津科技大学讲师,2002年加入“新乡村建设团队”,中国人民大学乡建中心项目主任、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北京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2010级博士研究生。历任《中国改革·农村版》编辑、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2010年8月,他从杭州调研回京,因车祸抢救无效,于2011年3月24日21时45分在天津市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不幸逝世,享年43岁。老石有名言:“青年是用来成长的,老师是用来牺牲的。”温铁军老师为老石写有挽联:他是一块铺路石,无论生前死后,得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你是一个志愿者,历尽蹉跎坎坷,惟留一甑一钵庇荫后人。但愿在铺路石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本文于2009年4月22日刊载于大学生支农调研论坛。 一、什么是修养?人生而平白,修养而至品格。我们从来不认为哪个人天定善念,因此整个人的品格教育就是把外在的观念内化到人的灵魂深处,成为其内在价值观念的一部分;同时又是把这种内化的品格外化为自己的行为习惯,并进一步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人格教育的全部内涵,也是人的修养的根本目标。修养可以分为大修养和小修养,“小修养”修养的是自己的品格善念,规规矩矩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但是“大修养”修养的却是自己如何对待整个世界,如何对别人负责,实现社会理想。我们的修养应该是内外一致,大小兼修。我们要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责任精神,同时也要有良好的品格和道德情操。这种修养绝不是上班工作式的每天八小时带着职业的微笑,下班收起笑容,这种修养是24小时的;这种修养也不仅仅是每天坐在办公桌后边或者报告台上去讲道理,这种修养甚至可以延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内化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但是同时内化的东西又要外化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并逐渐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成为自己的一种为人处事...
2018 - 07 - 20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但对安徽这个农业大省来说,土地是大多数人唯一的生计,也许是这个缘故,安徽农民常常走在改革前列。30多年前,那些最初在土地承包到户的协议书上按下手印的小岗村农民曾经敢为制度改革之先;14年前,皖北阜阳市颍州区三合镇南塘兴农村的农民们为了保护土地权益联合进京维权,声震全国;如今,维权抗争早已尘埃落定,那些安然还乡的农民们依然是乡村建设中的吃螃蟹者。有钱赚的公益正月里的薄雾细雨挡不住依然彻骨的寒意,有些青翠的稻田展现出江淮平原的早春光景,比起这时节仍是一片肃杀的华北多出不少生气。破五第二天,笔者根据备好的攻略,坐刚开辟没几年的农村公交专线在阜阳市郊孙庄路口下了车,一位撑着伞的年轻女孩立马迎了上来,她是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派来支援南塘兴农合作社的长期志愿者付丽,随之拐进村中马路,一眼就看到了200米外的合作社综合楼。这座白色三层小楼建于2008年,乃是台湾著名生态环保建筑师谢英俊的作品,根据生态环保的理念,建筑材料都取材于本地,并由村民自行建造。走进去,一股干净整洁、清爽新鲜的气息扑面而来,整座楼设计高挑敞亮,风格大异于本地其他建筑,据说乃是典型的台湾建筑风格,夏日里尤其凉爽通风。合作社的理事长杨云标正在二层办公室相候,地上摆着好几箱新酿出的酒,有一瓶不慎磕破了口,伴着满屋子的高粱酒香,性格豪爽大气的杨云标就此打开话匣子。在杨云标看来,让农民生活得更幸福,寻找能赚钱的商机是头等现实问题。合作社早些年曾考虑引入乡村留守老人编织产业,现如今又计划开展有机农业暨乡村观光旅游产业,但已经实现盈利的酒厂是这两年最为成功的实验。2010年,合作社开始创办股份制酒厂,向村子里的老人家讨教酿酒的古法,以自产的高粱酿造纯粮食酒,如今已是第二年结出硕果。目前酒的年产量大概是7~8吨,而盈利达到了6万元左右,并实现了向股东分红——当然,为了回笼资金,分给股东的是自己酿的酒,...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