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我们的村寨到底有多少种可能如果不一一呈现出来也许连我们村寨自己都还不知道 在前段时间的村寨故事会我们听到了来自村寨伙伴的故事我们看到了每个返回村寨的人与村寨之间彼此陪伴与成长的历程 在短视频大赛中我们更是看到了村寨的真实生活之美而这种美好恰恰是最值得分享的内容 另外我们村寨的伙伴也因为这样的一些机会表达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自信了这是我们这些活动的价值之一对于联盟而...
活动资讯
2018 - 08 - 03
1998年,从西北政法大学毕业的杨云标回到了家乡,带领乡亲们上访。此后的13年间,从早年的维权协会到后来的老年文艺队,再到创办合作社,杨云标和他的乡亲们经历了三重身份。表面看,杨云标领导的安徽阜阳兴农合作社,既无心争取政治舞台,也没有多少经济实力,他的心思在人的建设上。如何让传统的乡村自治重新焕发活力,杨云标的试验是一面镜子。制度困境2001年4月,农民杨云标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政治机遇。南唐村换届选举,把上一届村干部们告倒的他当选文书,另一个维权骨干唐殿林当选村主任。杨云标向本刊记者回忆,虽然当初维权时大家口头承诺将来不做村干部,但后来却发现无论维权如何激烈,撤换的永远是村干部这一级,人换了一茬又一茬,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既然每次换人都一样,还不如自己干”。在这之前,杨云标的头衔是农民维权协会的召集人。从1995年前后,就开始有村民向上反映农民负担过重问题,从镇里到区里再到市里,材料写了一大堆,却都石沉大海。“交了公粮交提留,建校费、河工费、修路费……村里隔三差五就要收钱,交不上钱就拉东西抓人,甚至邮递员送个汇款单,不给点好处费都拿不到。”村民们说起当时的处境都历历在目。1998年,在西安读完3年大专的杨云标回家,他本来是回来准备律师资格考试的,投诉无门的乡亲们知道他学过法律,便悄悄找上门来向他讨教。“那时候都不敢白天去,怕村里报复。”最早参与维权的村民们都记得,每到夜晚,杨家的小院便聚集了前来反映问题的人,甚至有河南的农民大老远赶来让他支招。杨云标也确实有些与众不同的招数。他把举报材料一路从省里写到中央,还两次跑到北京上访,打出了“安徽农民告官”的牌子。2000年10月,事情终于有了结果,省委督察室派人来调查,清账时村干部们送礼买衣服的钱都记在老百姓头上,被集体撤职。为了继续反映其他村子的问题,杨云标召集大伙成立农民维权协会,虽然它一直没有得到政府部门的承认,但却是杨云...
2018 - 07 - 19
综合农协这种农村社会经济组织方式,20世纪诞生于日本,并迅速在韩国和台湾地区全面推广。它依法设立、覆盖全地域和全体农民,以金融、经营、社会、文化等综合功能全面保障三农,使得农民组织及其组织保护下的农民成为合理共享市场利益的主体。无论风云变幻、政事更迭,该组织方式屹立百年不倒,且至今仍然拥有不断推陈出新的改善能力。综合农协的组织方式在中国大陆有没有可能实行呢?我们发现,在山西永济市,有一个自1998年设立的农民合作组织,历经15年,至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不输于日韩台的大陆本土的综合农协。山西运城地区永济市的蒲韩乡村社区。它缘起于1998年在蒲州镇寨子村建立的“科技服务中心”,2000年又建立了“妇女文化活动中心”,在当地党政主要负责人的大力支持下,2004年经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为社团,正式设立了“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2007年更名为“果品协会”。由于业务范围超越蒲州,跨蒲州和韩阳两个乡镇,所以,自取了“蒲韩乡村社区”的名字。农民口头禅还是称其为“协会”。这个协会根植于规模足够大的农村社区——这是协会内部能形成长期可持续、循环式发展的基本条件。协会横跨蒲州、韩阳两个乡镇共24个行政村和19个自然村,会员四千多户,服务的农民群众超过2.5万人,占了两镇总人口的一半。这个协会拥有经济、社会、文化的综合性功能——这是使得一个规模化的社会经济体成为生产、消费、分配、交换紧密联系的有机体的根本举措。现在,蒲韩乡村社区已经成为拥有大宗农产品运销、有机农业种植和技术推广、农资购买和消费品购销、手工艺品生产与销售、信用合作,以及老年服务、健康服务、垃圾处理、社区教育、农耕文化等多种功能齐备的综合性的“三农”协会。这个协会做到了农民共富、利益共享、城乡合作、社区稳定有序——而这正是我国破解“三农”难题所期望的主要目标。协会以农民土地入股方式推动土地流转,形成有机农作物机械化规模生产,并通过产后与...
2018 - 07 - 07
编写按:本文为2017爱故乡年度人物候选系列人物故事,情归故里,共建家乡,让我们相遇爱故乡! 推荐人:邓丽 2014爱故乡年度人物推荐理由:袁辉老师舍弃优越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来到巴东山区从事支教工作,长达六年之久。他勤勉认真,作风踏实,教育教学方法新颖,成绩优异,备受学生们的欢迎和喜爱,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赞誉和上级教育部门的高度认可。袁辉老师用他无私无畏的精神,用自己的才华和对教育的真情,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当代青年支教乐章。人物简介:袁辉,生于1988年8月,江苏新沂人,2012年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学系,当年9月来到湖北省巴东县清太坪镇姜家湾教学点从事志愿支教工作,2014年3年进入清太坪镇白沙坪小学,仍然从事志愿支教,工作至今。 人物事迹概述:五年支教期间,志愿者袁辉主动承担大量教育教学任务,发挥特长,积极创新教育教学方法,寓教于乐;在周围多所中小学开设古典诗词课程,努力传播古代优秀文化;为一位患有“成骨不全症”而不能到学校上课的孩子无偿上门送课,每周两到三次,风雨无阻,已逾四年;争取各种社会力量,包括红十字会、公益基金会、多所高校社团等组织和个人在助学、教育扶贫、长短期支教方面支援本地乡村教育。 袁辉,江苏徐州人,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历史系。2012年9月来到湖北省巴东县清太坪镇姜家湾教学点从事志愿支教工作,2014年3月进入白沙坪小学,工作至今。作为外乡城里人的袁辉老师克服了山区的种种外在困难,精神上展现出了优雅和淡然,他是位不折不扣的硬汉。在姜家湾教学点和白沙坪小学的教育教学工作中,他始终勤勉认真,作风踏实,教育教学方法新颖,成绩优异,备受学生们的欢迎和喜爱,也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赞誉和上级教育部门的高度认可。袁辉老师用他无私无畏的精神,谱写了一曲曲感人肺腑的乐章。 创新教学方法,传播优秀文化袁辉在校长期承担多门重要课程,本学...
2017 - 12 - 03
“今天,我们必须买一件外衣和一双与之配套的鞋;明天,还得买一块手表和一条项链;后天,我们又必须在一所大公寓里安放一套沙发和一盏青铜灯;接着,我们还必须有地毯和丝绒长袍;然后是一座房子,几匹马和马车,若干油画和装饰品……”—— 列夫. 托尔斯泰(俄罗斯作家) 当大多数都说世界人口基数大是当前全球生态危机愈演愈烈的最大原因,也有批判现代技术是“双刃剑”(见上一节),很少有人考虑到目前的消费是另一个症结,人们已经习惯被鼓励尽量购买物品,以为那是作为人天经地义的权力。不知什么时候读到一个外国学者写的一篇题为“人口和消费是两头大象(Population and consumption are two elephants)”的文章,我如梦初醒,消费真是一个大问题。经过深入学习和思考,我现在认为消费是比人口问题甚至更大得多的问题,因为人口是自然问题,长消由自然因素制约得更多,消费是社会问题,长消全看人类自己。遗憾的是,人类仍然在加速在消费主义的方向上一路疾行。吉林人民出版1997年出版的“绿色经典丛书”之一的艾伦.杜宁(Alan Durning)的《多少算够:消费社会与地球的未来(How Much Is Enough ?The Consumer Society and the Future of the Earth)》一书(以下简称《多少算够?》,正是揭示消费及其主义是造成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杜宁说:“消费主义真正的精神实质就是让人们把消费当作人生追求的终极意义,并且在意识形态领域利用消费主义价值观念对人进行精神控制。”生活离不开消费,但消费不是生活的全部,人类还要满足其他精神上需要。然后自工业革命以来,消费被无限鼓励,成为促进生产的动力。人类深陷消费泥潭不可自拔,带来不可逆转的生态环境问题和资源难题。《多少算够?》出版时的1992年,全世界存在3...
119页次20/30首页上页...  15161718192021222324...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