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1 - 07 - 07
点击次数: 0
乡村振兴与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的两大国家战略,源自于对我国当代社会发展经验的总结和对复杂国际环境变化的判断。近代以来,乡村一方面是中国社会快速发展的重要载体,另一方面也愈发成为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压舱石”,并且还将持续在国内大循环的背景下发挥关键作用。因此,如何在两大战略思想的指导下,继续深入探索认知我国广大乡村的生态环境、历史文化、特色农耕等立体要素资源,进而引领城乡融合发展,推动乡村经济、社会、生...
2021 - 06 - 18
点击次数: 0
编者按2021年6月12日,在重庆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2021重庆乡村振兴与文旅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由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总干事黄志友代表主办方发布了由重庆日报、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爱故乡文学与文化专业小组联合发起的2021年度“口述乡村·故乡纪事”计划,面向全国征集1000篇述说乡村历史、描写乡村风貌的优秀文章,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写给乡村的一封信中国作...
2021 - 06 - 18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1年6月15日 – 7月18 日在线会议:ZOOM会议 & 小鹅通直播同声传译:全程提供英语/西班牙语/普通话三语翻译主办单位: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国仁全球大学堂合办单位:亚洲学者交流中心,全球和平妇女,墨西哥地球大学,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岭...
2021 - 04 - 06
点击次数: 0
中国的乡村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要到城里去,也越来越多的人要在乡村创业与生活,城乡融合逐渐成为社会发展的新趋势。位于福建省东北部的屏南县,于2015年起,抓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机遇,依托高山生态资源优势和文化资源禀赋,以传统村落文化创意为先导,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公益教育扶贫活动作为抓手,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来自香港、北京、上海、浙江、江西等海内外“新村民”驻扎乡村。并且,逐步探索出“党委政府+...
2021 - 01 - 07
点击次数: 0
长期将生态文明和乡村振兴作为发展宗旨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 CSA 大会已经成功举办十一届,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参与最广泛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力。CSA 大会的举办,促进了国内众多社会化生态农业的模式,如 CSA 农场、有机农夫市集、消费者合作社、食农教育等向前发展,赋予慢食、爱故乡等理念以新的活力和内涵,并且号召消费者健康饮食、参与监督,支持生态农业。2020年春节,突...
一懂两爱

杨平:杨云标:让沉默的大多数发出声音

2018/8/23 11:36:27
来源:
作者:

   通过让村民组织起来,在基层选举中体现自己意愿的尝试,杨云标明白,民主不是一个压倒另一个,各种势力和谐共处,最大程度地实现多数人的民主,让农民活得有尊严有微笑,才是最终的目的。

1998年,经过3年法律进修,杨云标从西安回到家乡安徽阜阳市南唐村。7年了,从一门心思把作恶的村干部拉下马到自己成为副村长;从愤怒维权,到组织成立合作社,帮农民低价购买化肥,尝试种植有机蔬菜;杨云标也从一个愤青般的热血青年进入了而立之年,开始变得沉稳而平和。他认识到,对抗是没有出路的;对抗不是目的,让弱势群体的意愿得以实现才是根本。维权的初衷已经遥远而模糊,但是一路走来,歪歪斜斜的脚印终于把他带入了更光明的所在。

叫合作社也好,叫老年协会也行,这是一个一直没有被批准的没有确切称呼的组织,只是一些农户的自由联合,目前这个非正式组织已经从最初的30多户发展到166户,跨了几个村。杨云标是组织者。今年春天,在村委会换届选举中,这个组织推动了一场特殊的乡村基层民主试验。

杨云标开玩笑地说,以前的5届选举,说是民主选举,其实是官主选举。他认为,只有联合才能实现和保障农民的选举权力。农村整体地位比较低,比如全国人大代表,几乎没有真正的农民,农民太缺少渠道表达声音,农民被制度边缘化了,他们的利益也会被边缘化。杨云标就是要唤醒沉默的大多数的意识,让他们能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次换届选举前,杨云标和他的老年协会逐家逐户进行宣传,同时办学习班,制作大量宣传相关政策法规的条幅,编排节目,寓教于乐。让村民们了解选举法到底是如何规定的,选出能真正带领老百姓干实事好事的人对每个村民都至关重要。

选举是热闹而紧张的,老年协会的成员有人自发盯着票箱,防止有人做手脚,并在盯票过程中随时动员投票者按自己的意愿投票。盯票箱的王介成已年届70,乡干部问他:“老年人呀,你这么认真图啥呀?”他回答“虽然我年龄大了,活不了几年了,但我还有儿子还有孙子。我希望我的儿孙活在一个老百姓能当家作主、没有腐败的村子里。”乡干部似乎也很震动,再也没有说话。选举结束,老年协会推选的候选人都以高票当选。

对于他们的组织无限扩大会成为社会不稳定因素的担心,杨云标觉得这完全不是问题。他们的组织不会太大,最后可能就是以村为单位,这只能有利于实现村民自治。他觉得组织起来的农民比分散的农民更具理性,有了组织的农民更容易发出声音,而最容易成为不稳定因素的往往是最被边缘化的、被剥夺感最强烈的农民,组织化越高的农民反而越保守。

选举已经过去半年了,南塘村依然平静。尽管因为贫穷和没有支柱产业,村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剩下的只是老弱妇孺,但这里有一股向上的气息,空气中弥漫着鲜活的生命力。

在村部,隔三岔五便有百余村民聚在一起,他们会一起击掌打节奏唱歌。他们请来阜阳市的律师事务所下到村里解答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面对城里来的几个律师,几乎每个人都能条理清楚地说出自己面临的难题,问律师通过什么途径可以解决,应该找什么部门,自己到底占不占理,落落大方,毫不怯场。

他们还举办为期5天的“傻子培训班”,提倡“傻子”式的奉献精神,讨论是什么支撑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走过了7年,剖析他们今年做的事情的对与错。所有的活动,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农民的思维方式。


文章出处:“南塘合作社”新浪微博 

转载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2b307d90102vhk0.html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