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1 - 01 - 07
点击次数: 0
长期将生态文明和乡村振兴作为发展宗旨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 CSA 大会已经成功举办十一届,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参与最广泛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力。CSA 大会的举办,促进了国内众多社会化生态农业的模式,如 CSA 农场、有机农夫市集、消费者合作社、食农教育等向前发展,赋予慢食、爱故乡等理念以新的活力和内涵,并且号召消费者健康饮食、参与监督,支持生态农业。2020年春节,突...
2020 - 12 - 26
点击次数: 0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在当前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去依附”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成为新时代的主旋律。而相对于全球化而言的本土化,也迎来了推动城乡融合与县域经济发展、乡村振兴与区域内循环系统构建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今年是新时代乡村建设20年,也是百年乡村建设在21世纪的延续。党的十...
2020 - 12 - 18
点击次数: 0
爱故乡-乡村文创研习营是由北京爱故乡、中国乡建院、同心乡创、未来村及窝村里文化联合发起创办的面向乡村文创实践者及乡村建设参与者的实操性研讨学习交流活动。举办时间:2021年1月9日-10日举办地点:北京同心公社乡村振兴,文化先行乡村振兴,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等硬实力的持续增强,更要在文化上促进软实力的不断提升。文化是乡村的根脉,也是剪不断的浓浓乡愁,活在传统文化中的乡村才会生生不息。乡村文化的复兴与乡...
2020 - 11 - 30
点击次数: 0
11月19日屏南龙潭村喜迎宁德撤地设市20周年暨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成立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左二)和宁德市委副书记曾智勇(右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右一)、屏南县委副书记、县长柳岳(左一)共同为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致辞 党帅致欢迎辞,他说,“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汇聚了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福建农林大学经济学院“...
2020 - 10 - 27
点击次数: 0
在新冠疫情暴发时,他们为了保障食物供给,在各自的岗位上坚守。他们是种粮的农民,是为一线医护人员送餐的外卖小哥,是在重重压力下组织员工加班稳生产的粮食企业人,是为空巢老人送菜的社区大姐…… 他们就是我们的粮食英雄!今年的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也是联合国粮农组织75周年的纪念日。10月16日至2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与头条搜索共同举办了“粮食英雄”投票活动,选出在疫情一线为了保障...
一懂两爱

杨瑞欢:既然选择,便全力以赴 第24届大学生支农调研交流会感悟分享(人才计划)

2018/9/28 9:56:11
来源:
作者:

杨瑞欢,陕西宝鸡人,西安石油大学化学工程与工艺专业应届毕业生,梁漱溟乡建中心人才计划十三期学员,在校期间随社团参加过多次下乡活动,现在山西省永济市蒲韩新青年公社学习。

毕业的时候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下乡了,因为以前有参加过社团组织的下乡活动,所以对于下乡的一切一点儿也不陌生。

我们九个人组成的下乡队伍叫左权梦之队,所有成员均来自全国不同地区,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奔赴山西省晋中市左权县石匣乡姜家庄村——一个坐落于太行山深处的偏僻小山村,村子不大,但山清水秀,一片好风光,七天的生活便在这里开始了。

七天时间真的很短,心里清楚自己基本为村子做不了多少事情,更多的是完成团队规划要完成的任务,努力做好自己该干的事情。

在村子里生活的日子过得很快,期间了解了一些村里的故事、历史、文化等等,所了解到的东西于我个人而言并不那么重要,算是开阔了眼界,重要的是与村民、与老人们交流接触的过程,每次下乡都喜欢与老人们聊天,倾听他们的故事。我每次入户调研得到的“有价值”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在和乡亲们闲聊,聊生活中的琐事,听他们的生活经历,在我看来很多东西不能太刻意,一味地向乡亲们问自己想要的东西,会让他们感受到强烈的压迫感,反倒会适得其反,如果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和一位老人聊天,聊得很开心,哪怕有价值的东西不多,但只要老人开心,在我看来这就是价值所在。

在一个只有2G网络、甚至会因下雨随时断电断网的村子生活一周,时常会看到一些队友的焦虑,习惯了网络不离的我们,对于与外界隔绝的宁静生活反倒有些难以适应,这真的是需要我们去反思的。在姜家庄旁边的自然村里生活的人们,真的几乎身处桃花源,那份安宁、安逸,是那么的美好却又不可思议。在我们的认知里,似乎基本到处都已经是4G的网络,人人或家家至少都有一部电话,然而在姜家庄并不是。在这个互联网遍布的时代,我们对于网络及相关电子产品的依赖性似乎太强了,以至于没了网络,生活都不知所措似的,这样的状况是否有些病态呢?

依然记得村里钟爱小花戏和广场舞的阿姨们,她们优美的舞姿,对于舞蹈的热爱。年过半百的她们,年轻时忙着操持家务、为生活不断奔波,生活慢慢变好了,她们也逐渐开始追求精神上的富足。虽说阿姨们的年龄基本都是我们的两倍,但是学习能力一点也不逊色于我们,对于我们教的舞蹈,阿姨们会自发组织起来用一上午的时间很认真地练会,而与阿姨们相比,我们像是丝瓜藤一样,经人扶持才能站起来,阿姨们教的小花戏,阿姨们不在的时候我们几乎没有自主学习过。这样的我们,让人感觉有些不思进取,或许不思进取太过严重,但不珍惜别人的付出是有的,对事的态度也是应该反思的。

和很多村庄一样,姜家庄的留守老人也是比较多的,没有留守儿童,只有留守老人,因此老人们的生活是比较单调的,偶尔出门和邻里拉拉家常,也不太外出走动,生活得倒也平静安逸。欣慰的是,我接触到的老人们基本都很健康,健康是福,确实如此,平日里在院子里种点蔬菜,再在离家不远的地里种一些粮食,生活基本自给自足,同时有大山的庇护,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喝着香甜的泉水,这样平凡朴实的生活真的很令人羡慕呢。谁还要说农村的生活不如城市?

生于乡村,却很少真正走近乡村,对乡村了解甚少,每一次的下乡对自己都是一种沉淀,会让自己反思很多,可惜的是,短期的下乡真正为农村带去的太少太少。我只希望让留守在乡村的人们知道,这个社会上还有一群人在关注着他们,在以一种微不足道的方式注视着他们,只希望这短短的下乡能带给他们些许温暖。

不知道未来是否会有机会再下乡,不论如何我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关注着生我养我的乡村,他乡亦故乡,愿所有农村越来越好,人们越来越幸福。

  文章出处:“蒲韩新青年公社”微信公众号 

  转载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OjYdCuR1hRvRozOPcabujw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