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1 - 04 - 06
点击次数: 0
中国的乡村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要到城里去,也越来越多的人要在乡村创业与生活,城乡融合逐渐成为社会发展的新趋势。位于福建省东北部的屏南县,于2015年起,抓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机遇,依托高山生态资源优势和文化资源禀赋,以传统村落文化创意为先导,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公益教育扶贫活动作为抓手,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来自香港、北京、上海、浙江、江西等海内外“新村民”驻扎乡村。并且,逐步探索出“党委政府+...
2021 - 01 - 07
点击次数: 0
长期将生态文明和乡村振兴作为发展宗旨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 CSA 大会已经成功举办十一届,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参与最广泛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力。CSA 大会的举办,促进了国内众多社会化生态农业的模式,如 CSA 农场、有机农夫市集、消费者合作社、食农教育等向前发展,赋予慢食、爱故乡等理念以新的活力和内涵,并且号召消费者健康饮食、参与监督,支持生态农业。2020年春节,突...
2020 - 12 - 26
点击次数: 0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中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两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在当前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去依附”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成为新时代的主旋律。而相对于全球化而言的本土化,也迎来了推动城乡融合与县域经济发展、乡村振兴与区域内循环系统构建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今年是新时代乡村建设20年,也是百年乡村建设在21世纪的延续。党的十...
2020 - 12 - 18
点击次数: 0
爱故乡-乡村文创研习营是由北京爱故乡、中国乡建院、同心乡创、未来村及窝村里文化联合发起创办的面向乡村文创实践者及乡村建设参与者的实操性研讨学习交流活动。举办时间:2021年1月9日-10日举办地点:北京同心公社乡村振兴,文化先行乡村振兴,不仅仅是基础设施等硬实力的持续增强,更要在文化上促进软实力的不断提升。文化是乡村的根脉,也是剪不断的浓浓乡愁,活在传统文化中的乡村才会生生不息。乡村文化的复兴与乡...
2020 - 11 - 30
点击次数: 0
11月19日屏南龙潭村喜迎宁德撤地设市20周年暨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成立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左二)和宁德市委副书记曾智勇(右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右一)、屏南县委副书记、县长柳岳(左一)共同为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致辞 党帅致欢迎辞,他说,“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汇聚了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福建农林大学经济学院“...
田间行者
2020 - 06 - 09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又实在;生病了一定要找对面的大夫打针,两天就可以康复;理发就找巷头的小姐,技术纯熟又不会一直问你的小孩考第几名。那是婆婆妈妈经年累月用心琢磨后,才画给家人的地图。搬离眷村后,我们想起一群好朋友,这些百工认真地为我们准备日常所需。看着他们,我们也开始学习有意识地用双手建立更圆满的生活方式,用心缩短人际距离,并且深刻体认到,过多 的物质贪求有时反而让生活一团糟。 新村小商号就是我们想分享的生活地图,每个人也该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脱掉一次性包材,让包装垃圾少一点有很长时间我们都迷思于:换上一个“好”的包装,就是让商品大卖最快的捷径。“好”的包装是指:最能打动目标客群的设计,喜气的、气派的、文艺的、实用的,不需要太精进内容物的质量,只需要换包装就可以。的确,相衬的包装更抓人眼球,更不会让生产者的用心付诸流水;然而,有多少时候,我们不因内容物的讲究而购买,单纯为了短暂拥有那些漂亮的包装而埋单。这样一条“生产—消费—丢弃”的单向线性模式,便是造成全球废弃物失控的主因。新村小商号作为一个极微型经济体,示范性地演示了物质的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1,除了致力生产端商谈进货使用大包装以外,还会直接将产品装进店内的大桶,再邀请消费端自备容器并依所需用量来装填,达到从源头到消费减少甚至杜绝一次性包装废弃物的购物模式,挑战大众的消费习惯。习惯的养成确实需要时间的适应与意识的修正...
2019 - 09 - 19
【编者按】稻麦如浪,五谷清香。在收获的金秋时节,我们迎来了第35个教师节。过去一年中,我校涌现出了一批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的“四有教师”典型,各个学院对其中的部分优秀教师进行了专访。值此教师节来临之际,新闻网特推出《立德树人好老师》专栏,通过讲述这些优秀教师立德树人、筑梦农大的故事,展现他们坚定信念、率先垂范、教书育人、勤勉治学的时代风貌。何慧丽是三农问题研究者中的行动派,也是新农村建设实践者中的理论家。很多人都能走入农村、观察农村、讲述农村,但像何慧丽一样在其中完成了对他者和自身的双重改造,却是少之又少。她将自身十余年知行合一的乡建经验和情怀通过其课堂教学与实践教学,传递给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何慧丽用行动响应了习总书记对涉农高校教师“以立德树人为本、以兴农强农为己任,多出科研成果、多培养知农爱农新型人才”的热切期待。 执著追梦,踏实求学少年时立志奋发图强为追梦。和大部分的农村孩子一样,年幼时的何慧丽在自然中汲取了生活的智慧和韧劲。乡村生活的记忆是从山上探索一条新径;是与伙伴捉迷藏、摘果实;是看万物有灵、百畜怀情,这些成为她乐于探索、勇于开拓的精神家园,也是她最终回归乡土、融入百姓的初心之本。她也曾无比向往城市,学习是“逃离”农村的重要途径,自懂事起便专心致志,奋发读书,争取第一名。回忆高中那段时光,她忍不住打趣道,“那时候家庭条件艰苦,一个夏天只有一套衣服穿,满脑子只有学习。”“乡土底色”让何慧丽在求学中更加注重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本土之学。上世纪90年代,当西方哲学社会科学学说与思潮大量涌入高校时,,何慧丽却在武汉大学的书摊上饶有兴趣地翻阅大卫•格里芬[美]的《后现代思想启蒙》、尾关周二[日]的《共生的理想》;课余之外,她还为韩国留学生做家教,自学并讲解《道德经》、《庄子》等传统经典。而在中国农业大学任职后,她继续在北京大学和中国...
2019 - 05 - 11
本文为梁少雄在娴院演讲内容,由娴院平台整理成文。我们现在说我们自己的人生打拼都是为了生活,都是为了使劲的挣钱,让孩子有一个很好的教育,让自己老了之后不生病,生病了能到医院支付起高昂的医药费。可是恰恰是我们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的过程当中,我们忽视了生活的底色,我们看不见生活了,我们的生活好像就除过挣钱之外,其他的都没有了,我们内心的冲动和价值需求到底在哪里?解放自我 追求理想梁少雄我自己现在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有两个孩子,然后我爱人和孩子我们都在乡村里面生活,我们希望我们用乡村的元素,可以去处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教育和我们的医疗。而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当然也越来越被社会所关注,也有很多城市里面的朋友,也开始去有一些尝试和践行。因为只要我们生活着,我们都要去思考生态的问题,因为生态是可以超越资本、超越国度、超越阶级的。在这个村庄里面我们有6对夫妻,然后有5个孩子,我们每一年里面有12个年轻的大学生,当然也有村子里面走出来的这些农村青年。大家在我们这里学习一年时间,就是只要你对乡村发展有兴趣的,大家都可以来参与学习。然后我们在村庄里面,除过社会公益的这一部分,这个后面会重点讲到,那我们也在尝试着怎么让我们这些公益行动能够更加可持续的延续下去,也就是现在的我们探索的社会企业。当然这个社会企业在最近这几年是一个非常火的话题,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组织机构和社会层面都在推。但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们中国有最好的社会企业家,就是当年的卢作孚在北碚所开展的镇域试验,以及张蹇老先生在南通所开展的市域范围内的试验,这些都是我们中国本土的经验。所以我们在当下去学习西方的这些经验的时候,我们又如何能够把我们本土的这些老前辈们他们所探索的,把一方发展和一方治理一方文化结合起来,这些经验能够很好的去学习。我觉得这是我们现在应该去思考的一个话题,当然现在能参与这些事情,我觉得其实他都不是一步一步设计好的。对于我个...
2019 - 03 - 11
赵玲,全球和平妇女中国办公室总干事 我曾在没接触到中国农村大地时很想去非洲做志愿者,觉得或许那里能实现我的一些理想;农村调查后,我突然发现不用去非洲了,就在我们身边——甚至发现包括我们高校里的那些后勤服务的人员,那些打工的兄弟姐妹们,她们也是这样的一些孩子! 01我们身边有很多为弱势群体服务的女性很幸运的是,由于我从事的工作——从我在大学做志愿者参与中国的乡村建设事业,到毕业后投入社会发展的推动过程,我有幸结识了这片土地上无数个平凡的、任劳任怨的女性,那些朴素的父老乡亲们,还有那些质朴的农村孩子们。今天,我虽然是作为全球和平妇女联会中国办公室的总干事来参会发言,但是我觉得真正占人口最多数的人——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是最基层的这些女性和父老乡亲们。他们为整个社会的发展,以及人类历史的进程贡献了很大的力量,可是我们在很多所谓高层的会议当中往往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我想,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表达,而是他们可能缺少表达的机会。所以,我在这里的发言是希望能为这些隐藏在我背后的千千万万的妇女们、底层的父老乡亲们,还有那些底层的孩子们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曾经有一位印度女学者写过一本书就叫《沉默的另一面》(布塔利亚·乌瓦什著,马爱农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是关于英国独立和“印巴分治”这一重大历史进程中许多女性以及底层民众所付出惨痛代价——然而主流的历史记录中却很难听到他们的声音。我们知道40年前中国改革的起点是在农村,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建立开始,到后来的苏南模式、乡镇企业的迅速发展,到农业税的取消,整个农村的政治、经济和政策层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40年来,我们看到农民都能进城打工了,能挣钱了,这些进步都是大家目睹的。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近些年来农村孩子在大学的校园当中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不光是大学教育,在基础教育上,近20...
12页次1/3首页上页123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