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一懂两爱

崔国辉:“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

2019/7/21 22:27:34
来源:
作者:

文章转载自《天涯》2019年第3期

崔国辉:“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

“小毛驴”农园十周年合影

编者按:农业是人类所从事的最古老的生产、生活方式之一。在此基础上,诞生了伟大的农耕文明以及形式多样的文学艺术。因此,农业的生态、文化以及审美功能等应该得以更多发掘。本文是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2013年实习生崔国辉写的种菜日记,向读者展示了耕作一小片土地的苦与乐,方寸之间见出生命的蓬勃,以及无限的意趣。如果要像日本作家德富芦花那样呼吁,那我们会说:做一个新农夫吧,耕作你自己的土地!
作者简介:崔国辉,教师,现居天津。本文资料由作者本人提供。
作者附言: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简称“小毛驴”)于2008年由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及其团队创办,地处北京西郊凤凰岭山脚下、京密引水渠旁,是北京市海淀区农村工作委员会、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共建的产学研基地,也是中国CSA运动的开拓者、全国爱故乡计划的发起者、新农人的“黄埔军校”。笔者2013年作为实习生来到农园,随后转为工作人员,在那里做了三年的新农夫。给市民配送蔬菜的同时,我们自己也开垦了一片土地。在大地上劳作,收获的不止果实,还有体悟。 

文章转载自《天涯》2019年第3期,感谢《天涯》杂志长期以来对当代乡村建设事业的大力支持!

 

“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

2014年3月19日

终于分地了。伙伴们把试验田南侧倒塌的农业展览架清理走,又把地面略微平整,拿卷尺平均分成二十块,每块儿大约十平米,分给农园的工作人员和实习生种植管理。

集体劳动时,大家走近一看,地块儿划分有模有样:用废弃的塑料筐做隔断,中间的平整土地可以种菜,塑料筐里可以种花,真是一举两得!

抓阄分完地后,大家借来铁锹、洋镐、耙子、铁叉和小推车。有的地块儿以前耕种过,三下五去二就翻完了;有的地块儿瓷实,得用洋镐使劲儿刨挖;有的地面铺着厚厚的堆肥叶子残渣和草木灰,就得运走。有风,草木灰一锹铲起,四处飞扬,有人躲闪,有人纹丝不动埋头苦干着。

清理完毕,我去推了半车牛粪撒在地里,然后深翻一遍,将大块坷垃打碎。接着又用耙子耧了好几遍,像梳头发一样“打扮”着自己的地块儿,平整好苗床,静待播种。夕阳的光落在土地上,随着耙齿的移动,光和影变幻游移,像碎金一样翻滚。回头一看,漫天云霞,天空被风吹得如绸缎一般,光洁,有质感。

我的内心里溢满了幸福的感觉。做一个农夫,在土地上耕作,自有来于天地间最好的馈赠。

2014年4月3日

外出培训一周,回来已换了季节。满园桃红柳绿。不禁有些惋惜错过了几天大好春光,其中的每一天对于正开花、生叶的植物来说,变化都是极快极大的。

一回来就想着去菜园转转。用小推车去鸡舍旁弄了一车鸡粪(混合有土,已经发酵好了),均匀撒在地里,等着几天以后播种。风很大,一直忙到午饭时间。

用洋镐刨地,手磨了两个大泡,但播种以及和师傅们讨论农事是快乐的。劳作本身辛苦,但这个过程带给人的却是欢悦。看着那些90后的实习生们一边听音乐,一边佝偻着身子给小苗浇水,觉得农业是可以很美的。新一代农人的智慧,包括他们新的思维方式、新的理念,必将给这个行业带来巨大的活力!

2014年4月8日

种下六棵莴笋苗和一行芹菜。这些苗都是昨天剩下的,蔫蔫儿的耷拉着脑袋,失去了刚移出大棚时的神采。

师傅说,快拿去种吧,没事的,多浇点水它们都会活过来了。

我也这样觉得。蔬菜苗哪有那么娇气,只要根没折,花心还在,照顾好就一定会活过来的。于是,自行车前篓里放着几棵莴笋苗,车把上挂着铝桶,桶里装着瓜铲和水瓢。我就这样歪歪扭扭、叮叮当当地骑着,种菜去了。

天色渐晚。我先用瓜铲翻动几下土壤,再用手扒拉出一个小窝,然后将苗从育苗钵里倒扣出来,移进土里。本以为这些苗用不了多久就移栽完了,谁知栽完几棵莴笋苗,再抬眼望望群山,夜幕已经降临。我不由得心里一急,加快速度干起来。

栽完最后几根芹菜,浇完水,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猛然站直了腰,有点酸痛,刨坑的左手也隐隐发热,眼睛有些昏花。

“小毛驴”农园

2014年4月12日

饭后,去给菜苗松土和浇水。这些菜苗移栽有五天了,第三次浇水发现了许多变化。原先移苗时蔫着的叶子都舒展开了,茎秆精神抖擞地立着。芹菜枯死了几蔸,想是损坏了花心或者根部没有吸到水分,轻轻一捻叶子,便碎成粉末。可喜的是,成活的芹菜,明显可以见到当中位置生出了新的嫩叶,紧紧地抱在一起,像微小的花束。移来时扑棱开的长叶子也有枯的,但这已不要紧。新的芽叶里有新的力量,鼓动着新的血液。这是植物生发的力量。

看着水龙头哗啦啦地流出来的地下水,干净极了,然后灌到地里,被植物吸收,越发理解浇灌的含义。仿佛具有感情色彩。是营养,也是滋润。在我看来,太阳、粪肥、土壤、温度、风等等组成了一个类似物候的系统,这个东西你看不到,但是你能看到花开、草长,能感受到自然的召唤和来自内心的涌动的情意。

而人,如果说是具有植物的部分本性,同样沐浴在春光里,是不是也该有生发的朝气和急切感呢?

2014年4月14日

四月过半,绿树四合。杨树叶子、柳树叶子都长大了许多。扇子形的银杏叶也有铜钱大小了。

傍晚种下了六颗土豆,轻轻掩好。由于昨晚浇过水,土壤较疏松,适宜播种。土豆种从工具房的师傅那儿拿来,搁置了好几天,芽长,表皮有些干缩。唯有用心照料,望其出苗、生长、开花结实。

2014年4月18日

早饭后去地里,看到小油菜已经长出芽苗了,密密的一小片,长势可喜。同日种的空心菜和生菜暂未看出迹象。埂上的水萝卜苗也出来了,细嫩的紫茎,米粒大的幼叶,却拱开了土壤表层,样子颇有几分项羽举鼎的气概!

我在农园拥有这一小片地,需要我用心来打理。还原每一粒种子和每一棵菜苗本身,将其当做生命培育着,而我也需要它们的培育。给予我独处的机会,给予我劳作和拥有希望的机会,同时也鼓励我来这里相逢无数个美妙的清晨和黄昏。

我喜欢菜苗的欢喜生长而不语,我也喜欢自己的欢喜领会而静默。

2014年4月23日

今天来忙着种自留地的同事很多,大家热热闹闹地松土、移苗、浇水、搭架,直忙到天黑。显然,种菜带来的更多是小小的乐趣。也许,在每个人的内心,还有着一份收获的希望。

“小毛驴”农园里的春播

我先借同事的桶浇水,然后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移了一些苗栽上,手上糊满的全是泥巴。天黑了,水闸也关了,已经来不及搭架。大家披星戴月归家。

即将离开时,我俯身看了一下田埂。使我惊奇的事情就在眼前!土豆露出浓浓的紫绿色芽苞了,密密的一小簇,有三块儿已经出来了,其中一个土豆种竟然裸露在外面。真是罪过!长久以来未见青色,我已等不耐烦,常把双脚踏在小沟内,肯定踩着它们了;并且抠挖埂上的土来补别的小苗,以至于它们自己却露了出来。为了弥补,我立即取来一些润润的、碎碎的土给它们盖好。

种在地头角落里的玉米苗也出来啦!细细的、小小的、颤巍巍地从泥土里站起来了!翠绿色的小叶,紫红的苞叶,被朝阳一照,几乎是透明的,多么可爱而柔弱的生命呵!但是,我们看起来的柔弱,其内里却不知藏着多大的意志和倔强的生命力!

2014年4月27日               

出门两天,一回来急忙赶去看看自己的菜地。

惊喜的是菜苗长大了许多,仿佛正在长个儿的孩子,一段时间不见,一下子蹿高了不少。其中菜花、甘蓝等的菜心“纠结”在一起,引人想象一个圆圆的甘蓝或者白胖的菜花即将呼之而出。小小的玉米苗也长个儿了,虽瘦小,约两厘米高,但是给予其时间,必将长成粗壮的玉米杆子,结出黄亮亮的“棒子”。

对于我的菜苗,它们长大了,我慢慢觉得不该用统一的“苗”来称呼它们,就像孩子长大了,该叫正名了,而不是老喊“崽”和“娃”。好吧,芹菜已经褪去嫩黄,换为墨绿了;土豆终于大大方方、一簇簇地拱出来了,浓绿之中带点紫色,繁复的幼叶挤在一起;辣椒苗、西红柿苗都长高了,但是有些干瘦,“营养不良”得令人心疼;小油菜、小白菜就是一群鬼精灵,密密麻麻地挤成一大团,叽叽喳喳就像放学路上的孩子;播撒的其它菜籽,像空心菜、苦苣、生菜,也稀稀拉拉地露面了;水萝卜长在埂上,细细的紫茎,头顶椭圆的幼叶,美丽的简直像穿旗袍的女子!

但真正让我觉得它们的成长该进入新阶段的理由是:它们生虫了。

二十八星瓢虫穿着花外衣,或者在叶子上美美地啃食,或者酒足饭饱之后得意地留下一排金黄的虫卵。翻开一株绿甘蓝的叶子,中心处密密麻麻地叮着蚜虫,小如针尖,灰白都有,用手指一抹,黏黏地涂上指头。君不见,连菜青虫也出来了么!翠绿的身子几乎和菜叶一个颜色,但是你吃出来的洞洞难道不是最为明显的“罪证”吗!我的一棵甘蓝苗一直瘦小,今天才察觉到原来根部已经被咬断了,但是“罪犯”早已逃之夭夭!

怎么办!目前的办法只有把瓢虫抓住,消灭它的卵,不然泛滥了就奈何不了了;菜青虫的小身子,哎,也只有牺牲下了;治蚜虫有各种办法,但是地块儿小不好操作,姑且只能稍微控制一下,幸运儿们就留着继续玩吧、吃吧!说实话,即使不管这些虫子,它们也不至于使菜苗全部受损,说不定过一段时间,随着气候、温度等的变化,它们都会自动消失。可是话说回来,虫害又是怎么来的呢?土壤的问题?气候的问题?环境的问题?还是其他?这真是一门值得探究的学问。

深有体会的还有:根深则蒂固。尤其是移苗的时候,一定用心,不可埋得太浅,以免浇水时常被冲得东倒西歪。根扎不下去,站都站不稳,哪还能长高长大呢?对于撒播的种子,浇水的时候要采取漫灌方式,芽苗细嫩,像婴儿一样需要细心呵护。

   总之,你用心了,才能看到那些你用心的事(人)同样也在向你敞开。


崔国辉:“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

“小毛驴”农园里的收获

2014年5月10日

看看自己的地块儿。绿甘蓝和莴笋长势良好,甘蓝开始包心了。土豆秧逐渐扑棱开了。地头的一棵玉米苗又长高了,中午特意给它多浇了点水。

芹菜叶子蚜虫多,有的叶子都卷缩到一起了,拨开发现密布蚜虫,只好揪掉。

辣椒苗还剩两棵,长势一般。苦瓜苗两棵,长势也一般,高度大约十厘米,细细瘦瘦。它们的勃发会在哪一天呢?还是我该追点肥了?

番茄苗长高了,有些已经开出小黄花,搭架用处还是很大的,它们都乖乖地顺着长了。其中一棵最令人惊叹,茎明显已经从中间扭断了,我以为它过不了几天就会枯萎,但一周过后照样长得很好,并且结出了第一枚小小的番茄果!

十八棵白薯苗活泛过来了,叶片虽小又少,但有了精神气。师傅建议不多浇水就成,但我还是偷偷地给浇了几瓢。

埂上的一行樱桃小萝卜露出了肥硕的根茎,猜想不久之后可以收获。

叶类菜是需要多浇水的。其中小白菜已经吃过三次了。小油菜现在长势喜人,密密的。中午看到生菜也有好几片叶子了,脆嫩脆嫩的。空心菜还是架着两片生硬的叶子,像小孩儿玩的一字型螺旋桨玩具。

自然农法可以不除草,但自己还没到那个境界,就第一次蹲在地头拔掉了一些杂草,主要是灰灰菜和牛筋草。尽管自己内心也有一些矛盾之处。对于虫子,的确不应该赶尽杀绝或者为之变色,但该处理还是要处理吧,有的植株因为虫害严重不得不清理掉,有的虫害需要加强防范和治理。

   有人说对于杂草和害虫的命名是人类的偏见,其实他们是放错了地方的宝贝。但实际操作和管理起来,还是很头疼的。期盼着土壤改良了会好些。   

崔国辉:“小毛驴”种菜日记(2014)

菜农下班回家

2014年5月13日

上午,去看了一下菜园子。

逐渐习惯去看看每一样菜,看看它们又有什么新的变化。前天的一场雨,给够了墒,太阳一出来,地温也高,于是乎,菜苗呼啦啦地蹿起来了。

探手摸摸莴笋的根茎,粗壮了不少,叶子丰茂鲜嫩。绿甘蓝包起来已有拳头般大小;紫甘蓝才刚刚开始包心。无论大小西红柿,陆续开始结出果子,尖溜溜的一点青白,如黄豆或者米粒大小。而土豆,总共六簇,突然茂盛得令人不知所措。大田的土豆已经开出淡紫色小花了,我的虽然晚些,但也格外令人期待。

那株拦腰折断的西红柿彻底断了(不知何故),头上的叶子和花枯萎得日渐皱缩。非常敬佩它坚持了这么久,这是源自生命本能的不放弃。

土豆叶子上二十八星瓢虫很多,从叶面上能瞅见,便动手捉了一些。其中两只正在交媾,便将其移到路边等了一会儿。之前看过说消灭虫子时,有这种情况应该等等,毕竟虫子也有享受的权利——权当一个严肃的幽默笑话吧。由人及虫,不该打扰。

2014年6月3日

仔细算算日子,整整半月没有好好照顾菜地了。今日一看,变化之大令人感叹。

蔬菜长大长高了。最突出的是大西红柿,多为几个围成一圈,已有鸡蛋大小,泛着青白光泽,长得健康无比。小西红柿则是成串的结果,虽然不能比青枣长得再大了,但是等着被阳光和时间涂成成熟的红色吧!白薯分出新杈,长出了新叶。向日葵结出了“小圆盘”,每天毫无误差地跟着太阳转,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

草越加茂盛,围攻了茄子、玉米、白薯、叶菜等。野草主要以牛筋草、灰灰菜、野苋菜居多。竟然看到嫩嫩的马齿苋了,母亲曾用这种野菜给我们做过蒸饭,浇上香油、蒜汁,很好吃。

2014年6月6日

地头的一株向日葵开花了,金黄色的圆盘为渐暗的黄昏涂上了美丽的色彩。

有的土豆被雨水冲刷地露出了地面,有拳头大小。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种的西红柿,手上留下的味道久久不散,令人陶醉。食物的味道不一定到了味蕾才是享受,闻起来也是享受。

玉米又长高了一截。

2014年6月8日

西红柿长高了,需要继续绑藤。除去杂草。给茄子、玉米、白薯等追肥。惊喜地发现,我的小西红柿有一颗竟然红了!茄子已经开出紫色小花!

玉米和向日葵蹿出很高的个子。白薯爬藤了。

农园师傅随口给我说,小香葱要分蔸来种,白薯可以掐藤再移植,底肥很重要,一定要上足。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古谚真是不错!

我惊喜地发现这每一条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知识,而之前竟然从来没有发觉过。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乡村建设研究”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gSM-2BQUQ_0F6sMjYfjIw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