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国际比较
产品类别: 国际比较

专访萨米尔∙阿明:冷战、泛阿主义与“第三条道路”

阿拉伯民族的形成和现代化的断裂

澎湃新闻:阿拉伯民族主义在二十世纪中东世界是一支重要的推动力,阿拉伯民族的现代化进程又决然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进程。以埃及为例,我们该如何理解阿拉伯民族和其现代化进程?

萨米尔∙阿明:首先我们得理解所谓“阿拉伯民族”的复杂性。我们说“阿拉伯民族”是一个民族,是因为我们说同样的语言——受教育人群说的语言是同一种。大众的语言,也即是方言,则彼此相似,但也有些差异。 这和伊斯兰有一定关系,但只能说是有一点关系,因为很多穆斯林也不是阿拉伯人,比如说波斯民族——伊朗人,又比如土耳其。

但在历史上,这个(阿拉伯)民族除了第一任和第二任哈里发在位的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之外,从来都没有真正团结起来。 就算在这些哈里发的时代,权力集中程度都是很有限的,实质上的权力分散在整个地区的多个王朝手上。 因而整个地区实际上存在着不同的生产方式,不同的归属,不同的贸易渠道——一方面是跟印度和中国,另一方面是通过拜占庭连接南欧和地中海区域,还有就是通过波斯和斯拉夫人贸易。

形成所谓阿拉伯区域的各个地区,其本身也拥有不同的久远历史,比如说埃及的历史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超过5000年,其中很多传统在阿拉伯时代也保留下来了——比如当代埃及的行政、分省区划等等,都跟5000年前的古埃及时代没有太大区别。埃及可以追溯到一个很古老的国家,而埃及又属于更大的一个——阿拉伯民族。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大叙利亚地区——包括了今天的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约旦。这个区域拥有共同的语言基础——阿拉姆语,很可能是耶稣基督说的语言,往上可以追溯到腓尼基人的文明。这一区域的传统更倾向于分散化,而不是集中化。埃及就有很强大的中央权力,很像中国。而大叙利亚就并非如此,更加分散。

还有就是伊拉克地区,也就是原先的美索不达米亚,巴比伦地区。这里跟伊朗关系复杂。有时候是伊朗的一部分,有时候从伊朗独立,有时候征服伊朗。这里有自己的文化,一直延续到今天。

当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在1500年前后吞并除了摩洛哥以外的整个阿拉伯地区的时候,整个地区慢慢衰落了。欧洲逐渐变为了中心——首先是意大利的城市,然后是伊比利亚半岛,西班牙和葡萄牙对美洲的征服,然后是英国、法国、比利时崛起的资本主义。所以奥斯曼帝国变成了欧洲系统的边缘。对阿拉伯地区的支配也逐渐从奥斯曼转移到了欧洲人。

拿破仑入侵埃及之后,埃及的帕夏(行政长官)穆罕默德 ∙ 阿里感到我们必须现代化。其实,第一个以日本“明治维新”的方式现代化的国家,是19世纪初期的埃及。这是一场非常巨大的改革,他结合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国家主义的控制——国家建设工业。那时候埃及的钢铁产量高过了所有德意志邦国的总合,埃及的棉花织物产量也高过英格兰。尽管农村仍然占到80%,但也有一些和工业体系相连接的农村工业。

所以,穆罕默德 ∙ 阿里认为埃及有能力成为一个想象中的欧洲式先进国家。他还认为埃及可以通过征服“解放”整个中东。他发动战争占领了整个大叙利亚。

澎湃新闻:所以说20世纪的泛阿主义要追溯到穆罕默德∙阿里,是吗?

萨米尔∙阿明:是的。他和奥斯曼交战,几乎打到了伊斯坦布尔,他的军队也是一支混合了埃及人和叙利亚人的军队。这时候是英国人阻止了阿里,从而拯救了奥斯曼帝国——因为他们希望保留奥斯曼统治,不要让这个地区进入工业化。到了1870年代(阿里的孙子)帕夏伊斯梅尔的时代,埃及要比明治时代开始时的日本还要先进很多。埃及本来会是一个强大的现代化国家,但是它没能变成那样。伊斯梅尔犯了一个错——他认为参与那时候全球化的游戏会是一步好棋。他从欧洲的银行借钱,用来投资,建设苏伊士运河,发展铁路。这样一来,国家就陷入了外债陷阱,也给了英国人借口,让他们在1882年介入干涉和占领。英国对埃及的占领从没有在法律上正式化,形式上埃及是独立的——不是殖民地也不是保护国——但英国军队一直在埃及驻扎。所以英国人事实上统治了国家。

接下来是瓦解埃及的工业。埃及的土地制度原先比较类似中国,土地国有,分配给小农。英国则把土地转手给地主,创造了大地主阶级。这些土地被用来种植棉花,出口给英国。 

泛阿主义制造的政治真空,被政治伊斯兰填补了

澎湃新闻:那纳赛尔的泛阿主义又是如何崛起的呢?

萨米尔∙阿明:大部分埃及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从来都不能接受英国统治。他们利用一战的机会,在1919年发起了一场规模浩大的革命——民族主义与民主主义的革命。他们不要回到穆罕默德 ∙ 阿里那种独裁统治,要欧式的议会制民主制。

经过一些谈判,最后他们形成了妥协。直到1952年纳赛尔掌权以前,埃及政治由两支政治力量所占据。一是开始时的民主主义的民族主义者,像孙中山的国民党,他们也是现代化的支持者,不是要回到过去的那种民族主义。然后是由大地主等等组成的保守主义者,他们支持保持依赖他国的现状。当埃及的所谓自由主义者——民主主义资产阶级没办法以自己的力量带动进步,共产主义的影响就开始扩展了。这就是我们所谓的红旗飘扬在尼罗河上,这个时间段大概是1942年到1952年。

在这段时间中,埃及社会分裂为了两种力量,一方是共产主义者,另一方是反动保守派。纳赛尔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掌权的。纳赛尔主义是民族主义的,不是民主主义的,是反帝的,带有社会主义色彩的——他有一些这方面的改革,但是很有限。他在工业、银行、大商贸上推行了一些国有化改革,也实行了土地改革——剥夺了大地主,但并不是服务于大众,而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富农阶级。也就是说20%的农民获得了利益,80%的什么都没得到。

在1955年召开的万隆会议中,纳赛尔和周恩来的会见非常具有决定性。周恩来跟他解释“新世界体系”的构想,而纳赛尔对此完全没有想法。更糟糕的是,帝国主义的力量不可能接受这种设想,他们通过以色列进行代理人战争—— 1956年的第二次中东战争和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六日战争”)——以此干预中东政治。

澎湃新闻:1967年的“六日战争”可以说是中东政治的一个分水岭。纳赛尔获得了苏联的支持,尤其是有军事支持。

萨米尔∙阿明:1967年的战争证明了纳赛尔的政权实际上是虚弱的。无论是在建设国家方面,还是军队建设方面,政权都缺乏人民的实际参与。军事力量不止意味着武器装备。你也得有很强的政治支持。军队腐败也是大问题。纳赛尔的军队其实像国民党的军队。

澎湃新闻:所以,尽管纳赛尔得到了苏联的支持,你仍然认为他的民族主义成分要多于社会主义成分?

萨米尔∙阿明:是的。纳赛尔同时镇压了埃及的两支主要政治力量——共产主义者和反动保守派。从而他创造了一个政治真空——国家去政治化了 (depolitization)。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穆斯林兄弟会才崛起的。他们占据了这个真空的位置。

此前,伊斯兰一直在社会中存在着,以仪式的形式,和政治的关系并不紧密。你可以是共产主义者,可以是反动保守派,但你日常都可以过伊斯兰的宗教生活,没人会对此有什么意见。但纳赛尔的独裁政治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人民不参与政治了,尤其是1967年战败之后。这就为政治伊斯兰的兴起创造了条件。

穆斯林兄弟会是1927年在英国人治下建立的,还受到了沙特的支持。其目的是为了反制逐渐兴起的社会主义的影响。但他们并没有成功,这也是他们逐渐转向恐怖主义色彩的小团体的原因。纳赛尔政府试着镇压他们,但是并没有处理穆斯林兄弟会之所以诞生的基础,没有加强世俗政治的基础。

纳赛尔政府反而是采取了非常机会主义的策略。他强调说“我们是穆斯林,我们是穆斯林”。这并非泛阿主义的动员,而是国内政治的需要。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这两个国家,只不过他们是复兴党执政。 

冷战、第三条道路

澎湃新闻:你提到代表政治伊斯兰的“穆兄会”在一个政治真空中崛起,但是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后,政治伊斯兰崛起之前,阿拉伯也经历了一段很短的左翼浪潮,它受到了1968年在法国爆发的左翼运动的影响。

萨米尔∙阿明:的确,埃及也在1968年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不过与其说是欧洲的影响,不如说是直接受到中国的影响。举例来说,那时候,在埃及共产党中,我们分成了两派,一派更倾向于苏联,另一派更倾向于中国,倾向于毛。

澎湃新闻:中苏的论战和分道扬镳的确影响到了大量第三世界国家。

萨米尔∙阿明:没错。但这其实也和我们的国内形势有很大关系。它关乎我们的政权和我们的阶级情况。亲中派认为国家的未来在于团结80%的贫农阶级、城市中的工人阶级,以及觉醒了的民主主义的城市中产阶级;亲苏派支持纳赛尔,因为他们认为主要的敌人只有帝国主义。说的就好像帝国主义在埃及国内部没有同盟一样。

澎湃新闻:关于这一点,你曾经提到过,阿拉伯的革命或早或晚都走向了民族主义的道路。阿拉伯的共产党被民族主义收编,边缘化。似乎国际主义从来没有办法在阿拉伯地区扎根。

萨米尔∙阿明:左翼,至少是埃及、叙利亚、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左翼,一开始是相当独立的——独立于纳赛尔主义者和复兴党们,甚至还是跟他们有冲突的。他们认为,反帝国主义不可能不依赖于大众的力量,我们用的词是大众、人民,不是社会主义,我们要的是人民共和国。这意味着迟些我们可以走向社会主义——一种可能性,但不那么确定。我们不能排除社会改革来反对帝国主义,我们需要大规模的、快速的社会改革。

但这时候苏联认为不行。他们说,我们现在在反对帝国主义方面已经有第三条道路了——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外的第三条道路。那就是纳赛尔的道路,你们应该支持纳赛尔。所以在埃及、叙利亚、伊拉克的共产主义者内部,很快就出现了分歧、分裂。

澎湃新闻:可是,我们平时理解中的“第三条道路”更像是既反对美国又反对苏联的道路。

萨米尔∙阿明:错了!所谓第三条道路是反对资本主义也反对共产主义,但是不见得反对苏联。他们需要苏联的支持,军事支持。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有时候是两回事。事实上,在那时候,苏联已经不再输出革命了。在埃及的共产主义者中,我们这些跟随毛思想的人就说,纳赛尔的道路不行!在反对帝国主义上,我们和纳赛尔主义者一致;但是在社会议题上,我们又反对纳赛尔主义者。

但是我们完全失败了。在埃及左翼中间,我猜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倾向苏联,我们剩下三分之一就出走了。这也造成人们形成了一种对埃及左翼的印象,认为他们是苏联的支持者、纳赛尔的支持者和复兴党的支持者。于是他们不再代表任何“替代性”道路,而是变成了建制的一部分。这也是一场灾难。这也是“阿拉伯之春”最终失败的原因之一。

澎湃新闻:二十世纪的大多数“第三条道路”看起来都陷入了泥潭。

萨米尔∙阿明:没错。在非洲现代史上有一个很短的时期,十到二十年左右。这个时代可以说是民族主义风行,马里、几内亚、加纳,然后是坦桑尼亚、刚果、马达加斯加,埃塞俄比亚。这些国家都有类似的愿景,现代化,团结人民。但是他们距离马克思主义的概念很远,他们不承认阶级,以为可以团结所有人。这些国家形成了对帝国主义的反击。正是这同一群人,后来为了维持自己的权力,又接受了资本主义的秩序,引入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回到了资本主义的世界体系,对非洲人民的支持很快就变成了对独立国家的专制统治。这是一整个社会和政治的灾难,也导致这些政权越来越不受欢迎。所以这才有了“阿拉伯之春”这场2010年代始于突尼斯、在埃及变得更重要的反对政权的规模巨大的运动。

那时候我在埃及,2011年,反对穆巴拉克的运动在街头聚集了1500万人。 现在埃及的人口大概是9000万。所以运动的规模是空前的。那时候,穆斯林兄弟会没有参与运动,前后七天都没有参与——因为美国叫他们不要参与。然后,他们又加入了运动。这场运动是半自发的,松散的。运动是为了反对政权,强调的是社会因素——农民要求土地,工人要求薪水,中产阶级要求民主,妇女要求权利……但是运动没有长远目标,没有战略。所以运动最后失去了方向。正是因为这样美国才能要求开始所谓的选举,快速的选举。那时候我们这些埃及的共产主义者说,我们不要选举,我们需要运动继续下去,迟一点再选举。我们首先得改变力量对比,改变社会力量。但美国人要求民主、秩序。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在充满争议的大选中胜出了。他以为他可以轻松地统治国家。然而他不行,暴力很快就升级了,人民开始讨厌穆兄会。3000万人上街抗议穆尔西(注:关于这些大规模游行的人数,不同机构的统计数字相差很大),很大规模的游行。美国人让军方射击示威者,但是军方领袖——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有那么愚蠢——自己掌控了政权,逮捕了穆尔西。军方统治比纳赛尔时代更糟糕,它支持的是新自由主义。这就是我们埃及人今天的处境。

再说到第三条道路,我们需要看到它的历史背景。我们现在是在一个倒退的阶段。社会对不再关心政治了,留下了巨大的政治真空。这个真空被瓦哈比教派占据了,而他们是最为反动的。他们将伊斯兰当作基本身份,而不再考虑阶级、民族和其他维度。

第二个万隆还有可能吗?

澎湃新闻:2015年你写过一篇讨论万隆会议的文章,里面提到我们需要另一场万隆会议来想象世界的另一种可能性。但前面你也提到,万隆、第三世界和“第三条道路”本身有着很复杂的状况。你怎么理解万隆的意义?

萨米尔∙阿明:你知道,万隆会议经过了很长的准备,而共产主义者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1952年的时候,我们一群主要来自埃及、伊拉克、叙利亚的共产主义者和伊朗、土耳其等地的同道中人一起掀动了一场辩论。杜鲁门不是在1947年说世界分成了两个阵营嘛。他把苏联和苏联阵营的东欧国家称为“糟糕的共产主义独裁国家”,把美欧称为“自由世界”。苏联阵营一年之后反唇相讥,日丹诺夫代表斯大林,也表示说世界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是社会主义的,另一个是资本主义的,大体上其实很像杜鲁门的说法。他们眼中的社会主义仅限于苏联和东欧——甚至那时候已经是1948年了,他们都没有预见到中国共产党的胜利。他们也没有提到中东、越南,一点都没有。

我们那时候就批评日丹诺夫的报告。我们说这篇报告只是杜鲁门报告的翻版——同样的分割,完全忽略了那些处于资本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之外的国家。这些国家是帝国主义的边缘,也就是拉美、亚洲、非洲的大多数国家。

我们在看到中国革命的胜利后说,其实世界上不止是两大阵营,而是三大阵营——社会主义国家,包括了中国;然后是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西欧、日本;然后是全球的南方国家——亚非拉。那时候中国和苏联是一个阵营,所以我们很礼貌地写信给中国表达我们对日丹诺夫报告的意见。周恩来在万隆的表态大概意味着我们是对的,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强的信号。这样的问题到了1957年之后,尤其是1960年1961年的时候,就比较明了了,尤其是1963年中共的“25条”(《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

所以这是万隆会议的根源。万隆会议不是从苏加诺、纳赛尔和尼赫鲁这些领袖们的头脑里凭空跳出来的。他们作为各国新兴的统治阶级,觉得大家要一起做一些事情来反对帝国主义的世界秩序。这就形成了“不结盟运动”。我曾经写过,不结盟运动那时候意味着不和现存的国际秩序“结盟”。

澎湃新闻:但今天我们看到,原先的第三世界已经发生了更多变化:拉美的左翼运动陷入了低谷;中东仍然充满冲突;在诸如印度这样的国家,右翼的政府将在未来继续掌控政局;亚洲国家之间也仍然有各种矛盾。我们仍然能想象一场新的,在全球南方之间形成合作的万隆会议吗?

萨米尔∙阿明:万隆是一个符号,它可以有很不一样的内容。今天的情况的确变化了,如果有另一场万隆会议的话,它会和之前那场很不一样。回到今天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相似之处,也有相异之处。相似的是我们仍然面临着帝国主义中心——美国、西欧、日本。他们仍然保持着对世界——对全球南方的控制。他们也不能接受中国成为新的经济中心。

而不同的是,南方国家的内部矛盾和南方国家间的矛盾,因为第一波反帝民族主义的失败而变得严重。这一波民族主义类似国民党,他们失败之后留下了政治真空,而反动的政治力量——以宗教身份、民族身份、语言、族群等等为基础,就占据了这个位置。而帝国主义是系统支持这套力量的。我们今天面临的这种情况,意味着我们必须重新思考“英特纳雄耐尔”——重建一种国际主义,连接人民和劳工,连接农民大众和觉醒了的中产阶级等等力量的国际主义——这比仅仅是工人阶级、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要更普遍。我们需要重建这种条件以形成一种积极的替代性力量。


文章来源:“澎湃思想市场”微信公众号;《澎湃新闻·思想市场》对埃及马克思主义学者萨米尔∙阿明做了专访,请他谈二十世纪阿拉伯世界的历史进程。 

文章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src=11×tamp=1530616925&ver=976&signature=UsC1Laxq-ADnyvU2Dwohvf8jmXmxD2sqf-*fXTihAPjMIoVTe*3MXp-POGn78WX8eJ9PaXWBFR37bsyAjDriKef72jMiXHYA3EQFAA9okxVZZEDwwnZ9-MGCNPCnQFaK&new=1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 发布时间: 2020 - 05 - 21
    凤凰网财经讯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世界经济陷入停摆。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全球危机,全球经济正面临着需求供给双重冲击,任何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值此变局关键时刻,凤凰网财经联合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以“全球经济与决策选择”为主题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为期7天的超级财经周里,嘉宾们观点犀利,金句频出。随着新冠病毒的蔓延,全球粮食贸易问题、国内粮食安全问题,农产品的生产及流通问题都出现新挑战。如何重新审视我们的粮食和农业问题?如何以疫情为契机带动农业转型与乡村振兴?在5月13日的“2020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上,著名“三农问题“专家、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分析了疫情影响下的三农形势,他提到2008年发生华尔街金融海啸时,全球曾经出现了38个饥饿国家,而今年的形势更值得关注。温铁军分析,因为和粮食有关的供应链即物流,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影响。过去能够通过调存来解决粮食短缺问题。在今年这种形势之下物流或供应链的断裂,会导致对粮食调运的不利影响。此外温铁军表示,供应链断裂本身还造成一个严重影响。由于我国粮食生产的化学化程度高,石油农业已成既成事实。因此当供应链发生断裂的时候,以过度依赖用化肥农药除草剂等化学品来维持农业产量的生产方式会受到较大冲击。“从三农的形势来说,第一大值得关注的就是疫情是否会影响粮食安全,农业生产”,温铁军说...
  • 发布时间: 2020 - 04 - 06
    印度著名左翼作家、知识分子阿兰达蒂·罗伊近日在《金融时报》上刊出《“大流行”是一个传送门》一文。在文中,作为印度知识分子,罗伊分析了“大流行”对印度的威胁,为它产生的次生灾难做了时间线的梳理和在场的报道式分析。此外,作为全球左翼知识分子的一员,她也分析了大瘟疫所揭露出的我们与世界的关系,并提醒我们,不要渴望回到“正常”,没有什么比回到“正常”更糟糕的了,我们需要把这场瘟疫看作一个传送门,从这里开始想象和抵达一个新的世界。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澎湃新闻·思想市场》经罗伊授权翻译刊发,以飨中文读者。阿兰达蒂·罗伊,印度作家、社会活动家、左翼知识分子,著有《微物之神》、《极乐之邦》文|阿兰达蒂·罗伊译|伍勤谁还能继续用“病毒式传播”(gone viral)这个用语而不打个寒战?谁还能在看到任何东西时——门把手、纸板盒、一包青菜——不去想象它可能附着着那些看不到的,不死却没有生命的,带着吸盘的斑点,随时等待着吸附到我们的肺部?谁还能想象不带恐惧地亲吻一个陌生人,跳上一辆公交车,或是把孩子送到学校?谁还能想象享受那些普通的乐子而不去评估其风险?我们中的谁在现在没变成一个侃侃而谈的流行病学家、病毒学家、统计学家或预言家?又有哪一个科学家或医生没在暗自向上苍祈祷奇迹发生?哪一个神甫没有(至少是偷偷的)向科学俯首称臣?甚至在病毒正大肆扩散的同时,谁又能不被城...
  • 发布时间: 2020 - 01 - 07
    摘 要:本文从历史个体的角度出发, 对日本农业协同组合 (以下简称农协) 在历史上存在的意义以及使其发生演变的条件做出具体分析, 建构农协理性的分析框架, 诠释农协理性的两个属性——基层横向综合农协的合作属性与纵向联合会的垄断属性的内涵与关联。此外, 通过农协20世纪60年代至2000年前后的具体数据得出:在内外部经济变化的过程中, 日本农协以系统综合性事业经营的替代方式, 继承与强化了原本基于东亚社会农户理性与村社理性的内部化处置外部性风险的机制, 其不单是合作经济组织, 同时也是在整个农村地域体现国家意志的、经济社会政治等综合性的垄断组织。关键词:农协理性; 合作属性; 垄断属性; 内部化;作者简介:侯宏伟, 副教授, 研究方向:农民组织化、农村发展;E-mail:houhongwei@htu.edu.cn;       温铁军, 教授, 研究方向:国际农业比较, E-mail:wentj@ruc.edu.cn。;收稿日期:2019-06-13基金:河南省财政专项课题 (豫财科[2017]188号);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 (16BJY099); 中国人民大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学科) 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 (16XNLG06);河南师范大学博士启动课题 (qd16138);1 问题...
  • 发布时间: 2019 - 09 - 19
    主讲嘉宾:温铁军,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建学院执行院长。先后在多个中央和国家机关从事政策研究;2008年获中国人民大学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和谐中国年度人物奖”。 关于中美贸易战,我们不能被网络上热议的标题党所蛊惑,越是情绪化的讨论越容易引起许多分歧。在贸易战这个角度上,经过三十多年发展,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外资占中国产业的高比例的控股权。实际上,贸易战并不仅仅打疼了我们,也打疼了外资。在中美贸易谈判中,谈到阿根廷会议的时候,美方突然加码,且我们原来要求他改变的那些对中国侮辱性的话语,比如你们偷窃知识产权,他仍然坚持写进去;要求你写明已经连续发生空难的波音737max要买多少架;要求所谓治外法权,美国不仅要监督,还要派人来你这监督,这是殖民地时期的东西,所以哪个领导敢签这协议?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几乎让无可让。所以你看我们这次反制裁之后,波音737max我们不仅不买了,你还得给我退了。当前,学界已有基本共识:世界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从中方的角度看,经过特别漫长的斗争,特别是流血牺牲的斗争才建立了相对完整的国家主权,在主权问题上没有让步余地。我们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正直接面对后贸易战时代的来临。但中美如此深刻的矛盾是如何演变而来的,我们可以从中国...
  • 发布时间: 2019 - 08 - 26
    5月出发前,查以色列的天气,似乎并不算太炎热。但当我们真正置身其中时,车外动辄50摄氏度的高温让我们不禁好奇:以色列,怎么能在如此干旱和炽热的自然环境中,成为农产品和农业技术的输出国?我们带着这个问题,从自然资源、农业技术、公众教育、农村发展以及共同体的营造等几个方面,观察这个死海之畔的国度如何理解和实践农业和食物体系的可持续发展,在死海边找到活水,也希望和国内的读者探讨其中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1、活水、死海和盐碱地探寻以色列的水源,必须先来到位于以色列最北部的黑门山(Mount Hermon)。山脚下,肥沃的良田,以及大型的灌溉设备,跃然眼前。〇五月的黑门山,山顶还有积雪,山脚下,第一季的麦子已经被大型农机收割完毕,肥沃的土地,在等待第二季的耕作再驱车半个小时,就能来到边境的但城(Tel Dan)自然遗产国家公园,这里有以色列最大的瀑布。在茂密的树林里上溯瀑布的源头,一路上奔涌的山泉水由黑门山的积雪融化所形成。冰凉而清澈的山泉,蕴藏着无穷的能量。水源,能够滋养一方土地。正是它们,让山脚下那一片现代化农业景观应运而生。〇黑门山的冰泉水活泼热烈,沿途滋润了无数生命继续向南驶去,来到碧波荡漾的加利利湖畔。这里是中东最重要的淡水湖之一,水产资源非常丰富。它养育着湖畔的人民,让他们能够在数千年前,就在此栖息繁衍。同时,加利利的透彻湖水,塑造了诸多重要的文明形态,诞生了一系列“神迹”。我们追...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