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8 - 11 - 30
点击次数: 0
2018年11月23-24日,第二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第六届全国爱故乡大会于西南大学顺利举办。来自北京、重庆、福建、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专家学者、一线实践者近400人参与会。从经济、文化、建设等多个方面深入探讨了乡村建设的历史经验与新时代中国乡村振兴案例。本次论坛由西南大学、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政府、民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主办,重庆市规...
2018 - 11 - 08
点击次数: 0
编者按:大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小编为您揭开神秘的面纱,这一期爆个大料,推出大会日程。随后将陆续介绍分论坛、晚会和延伸内容。敬请期待。快来报名吧,小编在重庆火锅城等你!时间地点论坛时间:2018年11月23-24日(22日全天报到)论坛地点:重庆·北碚·西南大学 论坛主席温铁军教授、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乡村振兴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
2018 - 11 - 08
点击次数: 0
一年一度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终于来啦!时间:2018年12月14日-16日地点: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举办地介绍: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视察成都的第一站就是战旗村,在这里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了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并嘱咐战旗村要“走在前列,做好示范”。当地政府牢记总书记的嘱托,不断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郫县唐昌镇战...
2017 - 12 - 28
点击次数: 0
“谁说故纸堆上是沉睡的历史?历史可以启发我们的未来!来北碚读了几年书,我们都知道北碚城市的缔造者、乡村建设的伟大先驱卢作孚先生,但他的手稿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太珍贵了!”12月24日中午,西南大学中心图书馆底楼大厅阳光和煦。该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学生、西南大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宣讲团成员宋展飞看到展出的卢作孚、晏阳初、陶行知等“历史大人物”手稿时激动不已。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了“产业兴旺...
2017 - 12 - 16
点击次数: 0
2017年12月15日上午,“第九届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主题发布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共有100多位相关政府领导、专家学者、媒体新闻界朋友以及实践生态农业的农民出席。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温铁军、联合国粮农组织中国首席代表Vincent Martin、农业部科教司教育处纪绍勤处长、贵州铜仁碧江区政府文皓玉副书记、中国CSA联盟总干事石嫣等嘉宾先后在发布会上发言。发布会现场本次主题发布会由三个环节组成...
活动资讯
2018 - 07 - 25
“幼有所长、壮有所用、老有所终” ,这是西昆村书记孔庆平的美丽乡村建设理想;保护古建筑、完善学校、发起孝行之家、成立合作社、尝试生态农业,这是孔书记带领西昆村民正在行动的爱故乡之路。内心的不断觉悟使他逐步放下人间的虚幻名利,文化的日益生长使西昆渐渐变成生态文明的乐土。一片青山绿水、一个书记、一群村民、一些志愿者、许多心血、许多汗水…… 西昆村的道路会给我们很多不一样的启发。福建省福鼎市管阳镇西昆村,地处山区,位置偏僻,这几年却渐渐被外人熟知。西昆村风景很美,山环水绕,但慕名而来的人们多数不是为了欣赏风景,而是想感受这里浓厚的文化氛围。经历几百年风雨的孔氏家庙;保护完好的古村落群;纯公益性质、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的德成学校;纯自然生态种植的有机红米……这一切的传承与发展,都离不开西昆村村委书记,孔子第七十三代世孙——孔庆平。诚信创业,以德服人1969年,孔庆平在孔氏后裔的聚居地、素有江南孔裔第一村之称的西昆村出生。身为孔氏之后,他从小就谨记以诚信处事,以仁善待人。秉持着这样的信念,1988年高中毕业后,他开始尝试步入社会:因为承包田地种西瓜,理念新,为人热诚,成为了当地第一个西瓜创收万元户;因为人际交往广泛,善于调解纠纷,他被镇里的人称为“管阳老大”;因为喜欢园艺花卉,他开始尝试鲜花销售与盆景园林设计,这项事业,一做就是十多年,即使曾经遭遇过2001年百年一遇的零下九度冰冻,使得30亩玫瑰园全部受灾,即使经历了2006年桑美台风的侵袭,所有花卉几乎毁于一旦,他也没有放弃,诚信经营、用心做事使得他的花卉销量几乎涵盖了福州到温州104国道的沿线城市。合作社法颁布之后,2008年,孔庆平便组建了艺农花卉专业合作社。2009年,福鼎市开始筹备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邀请孔庆平担任联合会会长,他应承下来,用心组建,不仅不拿一分钱工资,很多时候还要垫资,终于把合作联社的队伍从当初的50...
2017 - 12 - 17
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生态扶贫 乡村振兴第九届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开始报名啦!时间:2017年12月29日-31日地点: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本次大会举办地——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举办地介绍贵州铜仁,古有"黔东各郡邑,独美于铜仁"的赞誉,今有"黔东明珠"、"黔东门户"之称。铜仁市是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示范区,是首批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市,是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也是著名的革命老区。碧江区地处武陵山脉中部,与湘、渝、鄂三省相邻,并与湖南省凤凰县、麻阳县接壤。碧江区是武陵山扶贫规划中6个重点建设的中心城市之一。具有良好的自然资源条件等优势。这里聚居着苗族、侗族、土家族、仡佬族等少数民族大会背景第九届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定于2017年12月29-31日在贵州铜仁碧江区举行,本届大会的主题为“生态扶贫,乡村振兴”,由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清华大学社会学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办,贵州省铜仁市碧江区人民政府、铜仁市锦江投资有限公司承办,指导单位与支持单位如下:【指导单位】农业部市场与信息司农业部政策与法规司农业部科教司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驻中国办事处国际社会生态农业联盟(URGENCI)联合国企业契约组织UNCOMPACT铜仁市人民政府国家认证认监委注册认证中心【支持单位】国家行政学院生态文明研究中心公共经济研究会中国乡村文明研究中心大中华区慢食协会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研究与交流部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志同道禾公益助农平台中国人民大学校友会社区伙伴PCD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农合之家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好农场RealFarm社区支持农业平台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
2016 - 12 - 05
2016年12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召开“构建生态村的建设模式”专家研讨会。研讨会以“生态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为主题,力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索乡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构建中国的乡村建设模式,并以乡村建设为载体,通过教育培训传播中国文化。此次研讨会邀请了国际、国内乡村建设研究和实践领域的领军人物,围绕生态村的建设展开了深入广泛的讨论。以下是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任廖晓义女士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经本人删改修正后与大家分享:我认为现在人类的当务之急是以共同体意识建造共同体社会,而建设共同体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回忆这八年“乐和家园”乡村建设的落地实践和之前若干年的研究,就是在探索这样一条学习型乡村的路径。怎么用中华共同体文化来建设学习型乡村?我们和同道同仁一起做了五个方面的探索: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植于社区的学习方案、基于修身的学习方法、富于创新的学习经验和利于天下的学习实践。一、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几大危机:身心分裂造成的生命危机、心脑分裂造成的精神危机、 物我分裂造成的生态危机、个群分裂造成的社会危机和义利分裂造成的经济危机,产生这些危机是因为思维方式出了问题,我们不能够指望造成这种危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危机,所以必须完成思维方式的全面转型,第一,要从物质思维到全息思维,物质只占世界的5%,我们把25%的暗物质和70%的暗能量丢了,便没有快乐,没有健康;第二,从碎片思维到系统思维,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式不可能治理乡村,这也是我为什么当时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环保走向了寻找总体式方案的原因;第三,从对抗思维到和谐思维,乡村治理不是像西医对待肿瘤那样切掉、冻死、饿死、一刀杀死,我们完全可以用扶正和调理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通过差异互补共生、尊重沟通包容、自立互助公益的方式来解决。我们把这...
2018 - 09 - 28
编者按春节期间,“乡村建设研究”以“乡村与我们”为专题,推送了十数篇由高校学者、青年学生、工友等撰写的文章,集中探讨在“返乡书写”成为文化症候的时刻,到底该如何思考我们与乡村之间的关系。作为“乡村与我们”专题的续篇,今天我们推送一位深入参加乡村建设学术与实践活动的青年学生小艳(笔名)撰写的反思文章。从自己的成长经历入手,她梳理了自己对乡村的认识如何一步一步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如何得到一点一点重塑。作者说,“我终于从心理上走回了乡村。这条路太长了”。 一直想动笔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是个太普通的农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千千万万个走进的大学校园的农村学子一样:好好学习,离开家乡、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到不用种地的地方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这句话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对我而言是政治正确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可避免要干农活,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离开农村的,从来没把用在考试上的认真用在过干农活上。长到20几岁虽然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不了解任何一种作物完整的种植过程。跟80年代《平凡的世界》里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相比,我是在浮躁而焦虑的成长。初中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从村小的佼佼者到县城的“土鳖”,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城乡差距。我的方言是土的、我的衣服是土的、我的学习习惯是土的、我的文具是土的,我甚至不能接纳北方民居中最具特色的炕。我难堪的想着为什么别的同学家种在单元楼里,睡在床上,为什么他们的文具都是在文具店里精挑细选的?而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城里的小孩?没有人能回答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于村里,不愿意承认我们家的炕,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努力考出好成绩,努力想让老师喜欢我。按照一般电视剧套路发展,这应该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初中的三年我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一样,尤其是在数学上,我难以相信自己做出的答案,我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像一次赌博。一次次踌躇满志,又一次...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