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9 - 04 - 17
点击次数: 0
4月16日,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成立仪式暨大宁县乡村振兴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在县宾馆二楼会议厅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临汾市委书记岳普煜,北京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乡村振兴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全国著名“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市委常委、军分区政委王振富,副市长闫建国,市委秘书长扈新起、山西省林草局副巡视员宋河山以及县委书记王金龙,县委...
2019 - 04 - 16
点击次数: 0
4月16日,来自全国各地数十位“三农问题”权威专家学者及研究团队成员齐聚山西省临汾市大宁县,为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举行揭牌仪式,意促大宁县乡村振兴事业蓬勃开展。大宁乡村振兴研究院由大宁县委县政府牵头,旨在将大宁县打造为产学研一体化的综合性学习教育实践基地。在大宁县委县政府及中国乡建院、中国科学院、北京共仁公益基金会的共同努力下,研究院建立了乡村振兴战略人才培养师资库,并聘请“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教授...
2019 - 03 - 11
点击次数: 0
赵玲,全球和平妇女中国办公室总干事 我曾在没接触到中国农村大地时很想去非洲做志愿者,觉得或许那里能实现我的一些理想;农村调查后,我突然发现不用去非洲了,就在我们身边——甚至发现包括我们高校里的那些后勤服务的人员,那些打工的兄弟姐妹们,她们也是这样的一些孩子! 01我们身边有很多为弱势群体服务的女性很幸运的是,由于我从事的工作——从我在大学做志愿者参与中国的乡村建设事业,到毕业后...
2018 - 12 - 26
点击次数: 0
陕西是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发祥地之一,也是我国农业生产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早在6000年前,半坡人就在这里从事农业生产,饲养家畜,打猎捕捞,采集果实。大约2000多年前陕西已经沃野千里,孕育了源远流长的中华农耕文明。第八届全国农民合作社大会暨首届中国乡村振兴论坛袁家村峰会SMART乡创赋能胜利召开2018年12月21日至12月22日,由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袁家村、SMART度假产业平台联合主...
2018 - 12 - 16
点击次数: 0
12月15日,2018国际社会生态农业高峰论坛暨第十届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在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开幕。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社会生态农业 CSA联盟联合主办,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政府、成都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中共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共同承办。本届大会主题为“乡村振兴,绿色发展”,本将举行生态文明与乡村振兴高峰论坛,社会生态农业的未来高峰论坛,中国社会生态农业大会十周年,促进...
活动资讯
2018 - 09 - 28
编者按春节期间,“乡村建设研究”以“乡村与我们”为专题,推送了十数篇由高校学者、青年学生、工友等撰写的文章,集中探讨在“返乡书写”成为文化症候的时刻,到底该如何思考我们与乡村之间的关系。作为“乡村与我们”专题的续篇,今天我们推送一位深入参加乡村建设学术与实践活动的青年学生小艳(笔名)撰写的反思文章。从自己的成长经历入手,她梳理了自己对乡村的认识如何一步一步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如何得到一点一点重塑。作者说,“我终于从心理上走回了乡村。这条路太长了”。 一直想动笔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是个太普通的农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千千万万个走进的大学校园的农村学子一样:好好学习,离开家乡、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到不用种地的地方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这句话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对我而言是政治正确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可避免要干农活,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离开农村的,从来没把用在考试上的认真用在过干农活上。长到20几岁虽然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不了解任何一种作物完整的种植过程。跟80年代《平凡的世界》里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相比,我是在浮躁而焦虑的成长。初中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从村小的佼佼者到县城的“土鳖”,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城乡差距。我的方言是土的、我的衣服是土的、我的学习习惯是土的、我的文具是土的,我甚至不能接纳北方民居中最具特色的炕。我难堪的想着为什么别的同学家种在单元楼里,睡在床上,为什么他们的文具都是在文具店里精挑细选的?而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城里的小孩?没有人能回答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于村里,不愿意承认我们家的炕,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努力考出好成绩,努力想让老师喜欢我。按照一般电视剧套路发展,这应该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初中的三年我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一样,尤其是在数学上,我难以相信自己做出的答案,我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像一次赌博。一次次踌躇满志,又一次...
2018 - 09 - 20
2017年2月,我参与组织了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研讨会。会议邀请了关心三农问题的学者、农村基层干部,包括一些新时期走集体化道路的实践者,共同探讨今天中国农村集体经济的道路及其问题。会后,我们去了郝堂村参观,了解那里进行的村社内置金融实验的情况。塘约村、蒲韩社区和郝堂村三个案例,各自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在很大意 义上,它们之间的异同体现了新时期以来农村自下而上走集体化道路的条件和路径,值 得放在一起总结和辨析。事实表明,今天,重走集体经济的呼声首先来自于基层。2016年11月7日,浙江省18位乡村干部联名致全国农村干部群众的倡议书:“强化土地集体所有权,创新土地经营制度”在网上公布,反响热烈;22日,包括笔者在内的学者联署倡议:“改革,应重构集体经济的‘统一经营权’”,也得到了很多响应。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部分参会代表自发筹划了“尽早谋划第三轮土地承包政策,加大巩固土地集体所有权支持力度”的提案,在与政协汪晖委员讨论后,提交两会。“塘约道路”需要新的制度保证蒲韩社区的经验:社会建设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在比较的视野中,山西“蒲韩社区”作为综合性农协的发展历程和特点值得重视。这是一个始于1998年、自发形成的草根农民社会组织的伟大实践,在曲折中探索成长近二十年,依然生机勃勃,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返乡加入。它在发展中逐渐超越单一的村社边界而辐射与延伸,实现了农民跨村与跨社区的联合,今天已经是一个覆盖永济市蒲州镇和韩阳镇两大镇级行政区43个自然村,集合作金融、统购统销、城乡互动、儿童和社区教育、社区养老、手工艺传承为一体的“综合性乡村社区”。3865户社员加入其中,覆盖总人口的58%以上。理事长兼总干事郑冰原是小学教师,家里开农资站,从聘请专家免费给农民传授化肥农药的科技知识,到组织妇女们跳广场舞、整治村容村貌开始,逐步带领农民走出一...
2018 - 08 - 16
编者按:刘老石(1968-2011),本名刘相波,天津科技大学讲师,2002年加入“新乡村建设团队”,中国人民大学乡建中心项目主任、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北京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2010级博士研究生。历任《中国改革·农村版》编辑、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2010年8月,他从杭州调研回京,因车祸抢救无效,于2011年3月24日21时45分在天津市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不幸逝世,享年43岁。老石有名言:“青年是用来成长的,老师是用来牺牲的。”温铁军老师为老石写有挽联:他是一块铺路石,无论生前死后,得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你是一个志愿者,历尽蹉跎坎坷,惟留一甑一钵庇荫后人。但愿在铺路石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本文于2009年4月22日刊载于大学生支农调研论坛。 一、什么是修养?人生而平白,修养而至品格。我们从来不认为哪个人天定善念,因此整个人的品格教育就是把外在的观念内化到人的灵魂深处,成为其内在价值观念的一部分;同时又是把这种内化的品格外化为自己的行为习惯,并进一步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人格教育的全部内涵,也是人的修养的根本目标。修养可以分为大修养和小修养,“小修养”修养的是自己的品格善念,规规矩矩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但是“大修养”修养的却是自己如何对待整个世界,如何对别人负责,实现社会理想。我们的修养应该是内外一致,大小兼修。我们要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责任精神,同时也要有良好的品格和道德情操。这种修养绝不是上班工作式的每天八小时带着职业的微笑,下班收起笑容,这种修养是24小时的;这种修养也不仅仅是每天坐在办公桌后边或者报告台上去讲道理,这种修养甚至可以延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内化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但是同时内化的东西又要外化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并逐渐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成为自己的一种为人处事...
2018 - 08 - 09
苗春生,陕西长安人,1950年出生,现为长安民间雕塑艺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他的泥塑作品“水浒108条好汉”、“关中记忆”、“赶集”等佳作分别陈列于西安文博院,西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展厅。他是西安市首届“十佳”民间艺人,陕西省第二届农民艺术节特等奖获得者,2010年他代表陕西民间艺人在上海世博会上展示他的泥塑技艺达月余。事迹概述:苗老当过电影放映员、和朋友办过企业、办过养猪场、种植过果园,但他最痴迷的还是泥塑,闲暇之余,他总是钻研泥塑,坚持绘画,他就想把黄泥巴“折腾”出与祖先不一样的结果。就这样,三十年来,只要有空闲,不论寒暑昼夜他都执著于泥巴雕塑中,把半生所积淀的人生收获,融会贯通在泥塑中,一把竹刀几把泥,“捏”出了浓郁的关中民俗民情。  他的眼里土色最美土味最香大半生浸润在关中农村生活中的他,用黄土捏出上世纪关中农村热火朝天的生产生活场景。如今,这些土得掉渣渣的泥人儿已经名扬中外。捏出这些泥人的是一个叫苗春生的农民,他今年66岁,做泥塑将30多年,西安市长安区郭杜街道周家庄北村人。他自幼喜爱泥塑和绘画。74年被推荐去郭杜镇放电影,78年利用业余时间师从原美院民间泥塑老师刘学良学习泥塑,经过三十多年的不断摸索学习,从原来塑造的古典人物、佛像、神仙,到专注于表现关中农村的生活形象,这些作品再现了关中农村民风民俗情景,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尤其是那些宏大场面的泥塑作品,将人们的记忆拉回上个世纪的关中农村,被媒体誉为“生动的关中民俗教科书”。对泥土,老苗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我就是在土坷垃里长大的,小时候唯一的玩具就是泥巴,这辈子就没离开过黄土”,在他眼里,土色是最美的,土味是最香的。老苗的许多作品都是在叙述自己家里的故事,《推碾子的老人》讲述的就是自己父母当年的艰辛生活。老苗说:“在农村丰富的生活经历,都成了我创...
91页次7/23首页上页...  234567891011...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