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18 - 12 - 26
点击次数: 0
陕西是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古代文明发祥地之一,也是我国农业生产开发最早的地区之一。早在6000年前,半坡人就在这里从事农业生产,饲养家畜,打猎捕捞,采集果实。大约2000多年前陕西已经沃野千里,孕育了源远流长的中华农耕文明。第八届全国农民合作社大会暨首届中国乡村振兴论坛袁家村峰会SMART乡创赋能胜利召开2018年12月21日至12月22日,由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袁家村、SMART度假产业平台联合主...
2018 - 12 - 16
点击次数: 0
12月15日,2018国际社会生态农业高峰论坛暨第十届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在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开幕。本次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社会生态农业 CSA联盟联合主办,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政府、成都市统筹城乡和农业委员会、中共成都市委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共同承办。本届大会主题为“乡村振兴,绿色发展”,本将举行生态文明与乡村振兴高峰论坛,社会生态农业的未来高峰论坛,中国社会生态农业大会十周年,促进...
2018 - 11 - 30
点击次数: 0
2018年11月23-24日,第二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第六届全国爱故乡大会于西南大学顺利举办。来自北京、重庆、福建、广西、贵州、云南、四川等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专家学者、一线实践者近400人参与会。从经济、文化、建设等多个方面深入探讨了乡村建设的历史经验与新时代中国乡村振兴案例。本次论坛由西南大学、重庆市北碚区人民政府、民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主办,重庆市规...
2018 - 11 - 08
点击次数: 0
编者按:大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小编为您揭开神秘的面纱,这一期爆个大料,推出大会日程。随后将陆续介绍分论坛、晚会和延伸内容。敬请期待。快来报名吧,小编在重庆火锅城等你!时间地点论坛时间:2018年11月23-24日(22日全天报到)论坛地点:重庆·北碚·西南大学 论坛主席温铁军教授、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乡村振兴中心主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
2018 - 11 - 08
点击次数: 0
一年一度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CSA大会终于来啦!时间:2018年12月14日-16日地点: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战旗村举办地介绍: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中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后视察成都的第一站就是战旗村,在这里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强调了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并嘱咐战旗村要“走在前列,做好示范”。当地政府牢记总书记的嘱托,不断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郫县唐昌镇战...
活动资讯
2016 - 12 - 05
2016年12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召开“构建生态村的建设模式”专家研讨会。研讨会以“生态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为主题,力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索乡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构建中国的乡村建设模式,并以乡村建设为载体,通过教育培训传播中国文化。此次研讨会邀请了国际、国内乡村建设研究和实践领域的领军人物,围绕生态村的建设展开了深入广泛的讨论。以下是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任廖晓义女士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经本人删改修正后与大家分享:我认为现在人类的当务之急是以共同体意识建造共同体社会,而建设共同体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回忆这八年“乐和家园”乡村建设的落地实践和之前若干年的研究,就是在探索这样一条学习型乡村的路径。怎么用中华共同体文化来建设学习型乡村?我们和同道同仁一起做了五个方面的探索: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植于社区的学习方案、基于修身的学习方法、富于创新的学习经验和利于天下的学习实践。一、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几大危机:身心分裂造成的生命危机、心脑分裂造成的精神危机、 物我分裂造成的生态危机、个群分裂造成的社会危机和义利分裂造成的经济危机,产生这些危机是因为思维方式出了问题,我们不能够指望造成这种危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危机,所以必须完成思维方式的全面转型,第一,要从物质思维到全息思维,物质只占世界的5%,我们把25%的暗物质和70%的暗能量丢了,便没有快乐,没有健康;第二,从碎片思维到系统思维,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式不可能治理乡村,这也是我为什么当时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环保走向了寻找总体式方案的原因;第三,从对抗思维到和谐思维,乡村治理不是像西医对待肿瘤那样切掉、冻死、饿死、一刀杀死,我们完全可以用扶正和调理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通过差异互补共生、尊重沟通包容、自立互助公益的方式来解决。我们把这...
2018 - 09 - 28
编者按春节期间,“乡村建设研究”以“乡村与我们”为专题,推送了十数篇由高校学者、青年学生、工友等撰写的文章,集中探讨在“返乡书写”成为文化症候的时刻,到底该如何思考我们与乡村之间的关系。作为“乡村与我们”专题的续篇,今天我们推送一位深入参加乡村建设学术与实践活动的青年学生小艳(笔名)撰写的反思文章。从自己的成长经历入手,她梳理了自己对乡村的认识如何一步一步变化,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如何得到一点一点重塑。作者说,“我终于从心理上走回了乡村。这条路太长了”。 一直想动笔不知道该写什么,我是个太普通的农二代。从小接受的教育和千千万万个走进的大学校园的农村学子一样:好好学习,离开家乡、离开农村,到城里去,到不用种地的地方去。我从来没有怀疑过这句话,这句话就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一样对我而言是政治正确的。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可避免要干农活,但是从小就知道自己是要离开农村的,从来没把用在考试上的认真用在过干农活上。长到20几岁虽然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不了解任何一种作物完整的种植过程。跟80年代《平凡的世界》里农村孩子的吃苦耐劳和脚踏实地相比,我是在浮躁而焦虑的成长。初中是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从村小的佼佼者到县城的“土鳖”,我第一次感受到那个时候还不懂的城乡差距。我的方言是土的、我的衣服是土的、我的学习习惯是土的、我的文具是土的,我甚至不能接纳北方民居中最具特色的炕。我难堪的想着为什么别的同学家种在单元楼里,睡在床上,为什么他们的文具都是在文具店里精挑细选的?而我为什么不是一个城里的小孩?没有人能回答我。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来自于村里,不愿意承认我们家的炕,我努力学习普通话,努力考出好成绩,努力想让老师喜欢我。按照一般电视剧套路发展,这应该是一个励志的故事。然而,初中的三年我像丧失了学习的能力一样,尤其是在数学上,我难以相信自己做出的答案,我的每一次数学考试像一次赌博。一次次踌躇满志,又一次...
2018 - 09 - 20
2017年2月,我参与组织了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研讨会。会议邀请了关心三农问题的学者、农村基层干部,包括一些新时期走集体化道路的实践者,共同探讨今天中国农村集体经济的道路及其问题。会后,我们去了郝堂村参观,了解那里进行的村社内置金融实验的情况。塘约村、蒲韩社区和郝堂村三个案例,各自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在很大意 义上,它们之间的异同体现了新时期以来农村自下而上走集体化道路的条件和路径,值 得放在一起总结和辨析。事实表明,今天,重走集体经济的呼声首先来自于基层。2016年11月7日,浙江省18位乡村干部联名致全国农村干部群众的倡议书:“强化土地集体所有权,创新土地经营制度”在网上公布,反响热烈;22日,包括笔者在内的学者联署倡议:“改革,应重构集体经济的‘统一经营权’”,也得到了很多响应。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部分参会代表自发筹划了“尽早谋划第三轮土地承包政策,加大巩固土地集体所有权支持力度”的提案,在与政协汪晖委员讨论后,提交两会。“塘约道路”需要新的制度保证蒲韩社区的经验:社会建设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在比较的视野中,山西“蒲韩社区”作为综合性农协的发展历程和特点值得重视。这是一个始于1998年、自发形成的草根农民社会组织的伟大实践,在曲折中探索成长近二十年,依然生机勃勃,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返乡加入。它在发展中逐渐超越单一的村社边界而辐射与延伸,实现了农民跨村与跨社区的联合,今天已经是一个覆盖永济市蒲州镇和韩阳镇两大镇级行政区43个自然村,集合作金融、统购统销、城乡互动、儿童和社区教育、社区养老、手工艺传承为一体的“综合性乡村社区”。3865户社员加入其中,覆盖总人口的58%以上。理事长兼总干事郑冰原是小学教师,家里开农资站,从聘请专家免费给农民传授化肥农药的科技知识,到组织妇女们跳广场舞、整治村容村貌开始,逐步带领农民走出一...
2018 - 08 - 16
编者按:刘老石(1968-2011),本名刘相波,天津科技大学讲师,2002年加入“新乡村建设团队”,中国人民大学乡建中心项目主任、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北京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2010级博士研究生。历任《中国改革·农村版》编辑、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总干事、国仁绿色联盟秘书长。2010年8月,他从杭州调研回京,因车祸抢救无效,于2011年3月24日21时45分在天津市武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不幸逝世,享年43岁。老石有名言:“青年是用来成长的,老师是用来牺牲的。”温铁军老师为老石写有挽联:他是一块铺路石,无论生前死后,得道筚路蓝缕以启山林。你是一个志愿者,历尽蹉跎坎坷,惟留一甑一钵庇荫后人。但愿在铺路石旁,能够长出满怀希望的春天。本文于2009年4月22日刊载于大学生支农调研论坛。 一、什么是修养?人生而平白,修养而至品格。我们从来不认为哪个人天定善念,因此整个人的品格教育就是把外在的观念内化到人的灵魂深处,成为其内在价值观念的一部分;同时又是把这种内化的品格外化为自己的行为习惯,并进一步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这就是人格教育的全部内涵,也是人的修养的根本目标。修养可以分为大修养和小修养,“小修养”修养的是自己的品格善念,规规矩矩做人,勤勤恳恳做事。但是“大修养”修养的却是自己如何对待整个世界,如何对别人负责,实现社会理想。我们的修养应该是内外一致,大小兼修。我们要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责任精神,同时也要有良好的品格和道德情操。这种修养绝不是上班工作式的每天八小时带着职业的微笑,下班收起笑容,这种修养是24小时的;这种修养也不仅仅是每天坐在办公桌后边或者报告台上去讲道理,这种修养甚至可以延伸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内化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但是同时内化的东西又要外化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并逐渐成为自己的一种生活习惯,成为自己的一种为人处事...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