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建课堂
回到顶部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我们的村寨到底有多少种可能如果不一一呈现出来也许连我们村寨自己都还不知道 在前段时间的村寨故事会我们听到了来自村寨伙伴的故事我们看到了每个返回村寨的人与村寨之间彼此陪伴与成长的历程 在短视频大赛中我们更是看到了村寨的真实生活之美而这种美好恰恰是最值得分享的内容 另外我们村寨的伙伴也因为这样的一些机会表达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自信了这是我们这些活动的价值之一对于联盟而...

梁漱溟:青年与时代

2017-05-17
来源:
作者:

厅长,各位先生,各位同学:

我们到成都,承各方面邀约讲演。最初的时候,觉得对于初中同学讲话不大容易,尤其是谈到问题更是不容易,但是我很愿意同青年朋友见面,所以在讲演的日程中,还是排定了。今天我见着诸位,充满了许多意思,充满了许多要说的话,充满了与青年同学见面的一种热烈情绪。因为我总觉得每一个青年都很可爱的。

我不知道诸位自己觉得没有,人在青年时代,实在是为许多人、许多方面的眼光所注意。这个注意,可以说是有很多好的意思,但也有很多不好的意思在内,因为人在青年时代,是一个很好活泼,很好利用,而且力量很多的份子,所以你也要来注意青年,他也要来注意青年,至少其中的一半都不免有这样的一个用意。

我去年到日本参观,看见日本普遍设有青年学校,这种青年学校,在日本是比较一个新的事情,在教育上也是比较一个新的办法。在他从前是有一种青年训练所及一种实业补习学校,到去年的时候,将实业补习学校同青年训练所合并起来,改设为青年学校。这个青年学校所注意的有“精神训练”“军事训练”“职业训练”等。现在青年学校在日本已经普遍设立,虽不强迫人学,但是差不多十之八九的青年都人了这种学校。除了这个学校以外,在日本还有一个青年团的组织,据说是一个修养的团体。本来在日本乡村里面团体很多,有职业团体、经济团体、地方自治团体,然而在这许多团体里面,“青年团”要算是顶重要的,顶活跃的了。日本每一个乡村里面,都有这种青年团的组织。在日本的教育当局,对于这种事情看得非常之重要。不但是教育当局重视,就是日本的统治阶级,日本的政府都想把他们的意思灌输到青年,都要想法子运用这些青年,说得不好听一点,都想利用这些青年。他们对于这些青年格外做工夫,他们晓得每一个青年都很活泼,很有力量,而且也好做工夫;下过工夫以后,很好替他们完成他们的目的。这种情形,不单是日本如此,苏联也是如此。苏联对于青年的教育,青年的训练,与青年的组织,都是特别的注意。在意大利也是如此,在德国也是如此,差不多好多国家,尤其是像刚才所说的几个国家,他抱着一种主义,怀着一种野心,要想达到他们的目的,对于青年更是特别注意,都是给他们一种训练,给他们一种组织,他们这种作法,一半是很好的意思,一半也是免不了利用青年的意思。像这种情形,不知道我们的青年觉得没有?觉得我们青年在今日这个时代实在是最为各方面所注意,大家都看重没有?

现在再拿中国国家来说,当然应当看重你们,应当看重你们青年,也应当对你们青年作一种特殊的教育工夫,作一种训练与组织。可是我们的国家没有像苏联意大利德国那样的对青年作工夫,没有怎样的训练大家、组织大家;就是作了一点,也还作得不够,作得不好。这种情形,从一方面说是缺陷,但从另一方面说,也许是一种好处,就是免得可爱的青年被野心家利用。然而从缺点上来说,我们处于今日这样的时代,青年人实在是最有用的,正好培养来应付我们的国难,应付我们现在社会的改造。要完成中国社会的改造,非靠大家不行,这样就须给大家一种训练,一种组织。可是此刻没有作好,这是一个缺点。刚才我说,给大家说话,一面觉得很难,一面也很愿意,心中有很多的话想给大家说,感触最深的情绪,就是这一点,就是不知道大家有这个觉得没有。我们的国家对大家的训练组织,来得很缓,很不够,这是一个缺点;但是另一方面,也许是一个好处。我们的国家没有利用青年,没有像其他的国家,其他的政府有计划的来训练青年,组织青年,或者可以说是没有那样的野心。我们也只是盼望我们中国的青年都能启发一点自觉心,都有一个自爱的意思,都有一个向上的志气。假定大家都有这种自爱向上的心,那末,就应当来认识大家的任务,互相勉励,负起自己应负的任务,这样也许比较国家来训练大家、组织大家——像苏联意大利那样——还好一点。不过讲到自爱、向上,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只说出这个意思拿来提醒大家,希望大家互相勉励,担负时代的任务。这个任务,就是刚才我说过的两个任务:

一是应付国难。

一是完成社会的改造。

因为这两件事情(国难与社会改造)正是我们中国所遭遇的两大事实。中国老的社会,老的文化在近百年来因为世界大交通,受到西洋人的影响而变化,而破坏崩溃,到今天差不多。没有什么存留的了。从今天往前去,就是要建造一个新的社会,完成这个社会的改造。这个完成中国社会改造的任务必在我们青年人的身上。这是一个很大的任务。因为年纪大了的人恐怕不够担当,未来的中坚力量一定是现在的青年。这一点要希望我们的同学深刻的认识。现在我们是在社会改造的时代,这个社会改造的工夫要靠我们的青年来完成。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我们民族危难的此刻应付国难的任务。这个事情,在眼前也得要靠成年人,可是中国的国难,不是三年两年可以渡过的。要继续来应付国难,挽救民族的危殆,还是要靠我们的青年,以上说的这两点(国难与社会改造)都要希望我们青年同学来负担。认清了我们的题目,大家彼此互相勉励的来担负这两个任务。

在担负这两个任务上,我还有一点要提醒大家的,就是团体生活的注意。所谓团体的生活,就是要有组织的能力与有纪律的习惯。这是我们所最缺乏的,中国人在近百年来的失败,就是因为中国人对于团体生活没有习惯。中国人散漫,中国人不合作,就是不会过团体的生活的明证。今后新的中国,一定要靠中国人习惯团体的生活,一定要靠中国人养成组织能力。这两点也不能不期望于大家,因为有许多成年人,习惯已经固定,不易改变,而青年人就很容易得多。在团体生活里面,须要有的两条件,也得分别的说一说。

第一个是纪律的习惯。团体一定要有纪律。这个纪律习惯,我想比较容易养成,如大家所受的童子军训练,如一般学生及民众所受的军事训练,大概都可以帮助我们养成纪律的习惯。所谓纪律习惯是什么?就是在人多的时候,还能够不因人多而紊乱,还能够有一致的行动表现,并且这种行动非常的敏捷,如同一个人行动一样,这个就是好的纪律。

第二就是组织的能力。纪律习惯在集团生活中是很要紧的,而同时应当注意的还有组织能力。组织的能力不是像刚才所说的受军事训练可以养成的,组织的能力是要靠大家在平时种种的团体生活中培养来的。大家能够彼此商量着办事,这就是组织的能力,单纯的服从不是组织能力,单纯的发号施令也不是组织能力。培养这种能力是很不容易的,团体生活没有组织能力也是不行的。所谓组织能力,就是所谓民治的精神。团体生活中的民治精神是一定很必要的,如果大家能够注意培养在团体中的组织能力——民治精神——则严重的困难可以应付,中国社会的改造才可以完成。

我现在综合的说一说:

第一,希大家觉得这个青年时代,你们最为各方面所注意。此刻中国的国家还没有像苏联、意大利那样组织大家,训练大家,只好希望大家自己勉励自己,担当起当前的任务。

第二,要完成中国社会改造,应付中国国难。现在应该彼此勉励,同时集中精神,培养团体生活,养成纪律的习惯与组织的能力。


Case / 相关资讯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冷战曾将世界一分为二      西方文明主导的人类资本主义历史,在二战之后进入到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分割世界、全面对峙的“冷战”阶段,把世界变成了以“意识形态”配套地缘政治划线的两大帝国主义体系。冷战所产生的制度框架,因“内在具有政治正确”而被强权推行,其本身并无任何理性可言。而这个框架又被两个同属于西方的超级大国包装成“自由主义”及“社会主义”的两个思想理论、教育文化体...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一、讲座主题:      国仁乡建大讲堂/国仁读书会(第一季)邀请了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潘家恩,作题为《百年乡建与现代中国》的第四场直播讲座。      近代以来持续至今的中国百年乡村建设,本来就是中华文明受外部冲击而反应形成二十世纪中国经验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区别于长期对立状态的激进主流,并体现在乡村...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一、讲座主题:      国仁乡建大讲堂/国仁读书会(第一季)第三讲邀请了福建农林大学农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松良老师,作题为《乡村治理的生态学视野》的直播讲座。      2020年两会之后,三农领域出现一些新态势,比如疫情压力凸显粮食生产重要性,三农政策倾斜和投资力度加大,优质乡土生态资源成为香饽饽,农村“数字经济”亟待拓展...
2019 - 11 - 25
点击次数: 0
1、内容介绍:      乡土是中国的底色。中国的转型需要从土地束缚中走出来。可西方教科书知识对农业现代化过程的概括忽视了小农村社理性的传统。2019年11月6日,温铁军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作“乡土中国的七十年变迁”主题演讲。他认为中国“三农”的变迁和中国在资本稀缺的情况下,工业化需要从农业、农民提取剩余密切相关。这是客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五十年代、八十年代的两次土...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