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建课堂
回到顶部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温铁军:乡土社会、现代化思潮与社会危机

2017-02-26
来源:
作者:

本文转自吾谷网,为温铁军教授2013年1月在中国乡村文明发展论坛上的演讲,未经本人审定。

主持人张孝德:下面开始我们的论坛主题报告部分,由温铁军教授围绕生态文明视野下的新乡村建设给我们做演讲,我们欢迎。

温铁军:谢谢张老师也谢谢国家行政学院,能够在国家行政学院开这个会真的是挺高兴的。我主要是讲乡村文明复兴所能够借鉴的理论结构,我们作为知识生产者在任何一个新的社会思潮和社会行动兴起的时候我们的责任是生产知识,是分享知识,知识生产过程应该是从实践中和从对历史经验的梳理过程中才可以形成的。

下面我就把我们当代人们在行动中所依据的西方思想体系先做出一点解构,大家理解为什么我们认为如果我们讲美丽中国,如果我们讲生态文明它是一个新的历史阶段,这个新的历史阶段当然是对于以前的工业资本主义文明那个时代的一种螺旋式上升。那个时代所形成的主流的思想理论体系,对中国现在追求生态文明本身是不适用的。第一部分其实是想讲西方两个对立的主流意识形态,在中国是不适用的。当我们说到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态的时候,我们应该知道今天包括左右对立的两大派斗争的那一套思想体系都本源于西方19世纪的阶级政治,那个阶级政治过程中到现在大家都受制于那个思想体系,随着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发展产生了资产阶级和工人阶级。工人阶级是被资产阶级制造出来的,这两大对立的阶级斗争是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期人类以西方文明主导的主流,对今天中国来说是不是适用,在思想理论界和社会上发生激烈的对抗性的冲突是人们仍然以为我们也是这样具有很强张力的无产阶级对抗理论。

我想解释一下看对立两个主流思想,一个是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一个是当代在我们现在高校或者是思想界比较普遍的公民社会理论,这两个理论对于中国来说恐怕都缺乏落地的条件,也就是说目前还是属于漂浮状态。当然各有各的不同意见,我只是表达我不同的看法,未必是对的。

我们到20世纪中后期随着西方进入产业过程矛盾,成二次大战以后,西方产业恢复,恢复以后产业转移。随着西方的产业转移在一般发展中国家确实出现了重复西方19世纪到20世纪上半期阶级政治的经验过程的现象,也就是一般发展中国家是重复的,但是在中国则不然。我们可以看得到西方的产业转移以后形成了公民社会主导,今天大家接受的包括我们教科书理论大家都接触的所谓公民社会这一套理论,因为公民社会问世,成为主流派生出来朴实价值论这是产业转移以后西方工业社会主流的思想体系。

对中国来说未必适用,给大家先看一个图。这一张图是很明显带有V字型的图,这个图说明什么呢?说明西方在战后恢复是高增长的,但是战后产业恢复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工业化,如同它在30年代造成严重的生产过剩,不可自己解决而走向战争一样。后来接着开始下降,下滑到80年代,下滑是什么原因呢?还是老原因,就是生产过剩。因为下滑不能维持资本主义工业化时代的增长,于是乎就导致对外转移产业,像大多数二战以后独立的发展中国家是从70年代开始接受西方产业转移,形成了自己本国的所谓经济增长,西方因为产业转移也同时把产业资本时代对立的资本家跟工人阶级的矛盾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一般发展中国家往往会被公民社会,就是转移产业走以后剩下变成白领为主,蓝领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了,中产阶级占大头。变成了一套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法制等等这样的理论体系,这是在产业转移以后不再有资本家阶级和工人阶级对抗性的矛盾,在那个阶级谈不到这个事,因为对抗性矛盾不可能有真正意义的人权。

乃至于今天制造软实力,控制全球文化的美国其实也是在70年代才基本上实现了所谓的普遍意义的人权。民权运动以后到70年代才有了,70年代大转移,转移出去以后剩下公民社会才有今天普世价值这一套东西,我们看这个道理,中间很明显的V字形,进入什么阶段呢?进入是因制造业的产业转移以后进入是金融资本阶段,现在西方的矛盾是金融资本阶段的危机爆发,也就是说资本主义不可能自我解决它的矛盾。要不打,要不下面转移。

工业文明时代的产业转移

现在是工业文明时代的产业转移完成进入新自由主义时代,其实是金融资本时代,在金融资本时代出现的公民社会这一套东西对于所有没有进入资本时代,停留在工业时代发展中国家都是阶段性的差别,我这个人比较中性我不讲对错,我说没有好坏也没有对错,只是你处在不同阶段。

如果你从处于产业资本阶段这些发展中国家去够处在发达国家的公民社会,恐怕够不着,就算够上了也有半半拉拉的感觉。这就是今天中国思想理论界,知识界大家说不清楚自己,感觉不对头,就是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这可能是一个背景。我做这些分析就是告诉大家两大西方体系,阶级斗争理论体系和工业社会理论体系对我们来说今天都未必是我们能够参考的。

当然人民可能说我们应该可以参考阶级斗争理论体系,今天左翼的知识分子比较认同是阶级斗争理论体系,这东西是不是对我们来说就是适用呢,部分适用。公民社会理论体系对我们适用不适用,也是部分的适用,因为我们已经出现了一个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中产阶级,大家知道去年就已经发布了,中国自己的调查是认为中国的中等收入人群占总人口的20%多,绝对值是3点多亿,认为中产阶级当然是追求公民社会。同时又2亿八千多万的打工人群,加上城市老职工队伍也是三个多亿。

乡村文明所需的基本社会结构

要讲乡村文明复兴,讲中国之梦,讲这些事的时候先得把基本社会结构做一点分析,西方这两大主流,阶级斗争理论和公民社会理论对我们有适用也有不适用的,我们能不能照搬,如果不能照搬我们就得创新,包括十八大全面论述生态文明理论,我们要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前不久在另外一个会上讲说农业社会叫农业文明,工业社会叫工业文明,这是一个历史螺旋形上升的过程。这样看就明白了生态文明一定是对原来传统的农业文明的继承和发扬,是一个对工业文明的告别,而对原来农业文明应该是一种继承和发扬,因此今天讲乡村文化它的意义就在于符合历史发展的自身规律。我们说西方是在金融资本时代,今天遭遇到金融资本时代的危机也不可能自我缓解,比如说向外转嫁危机造成的代价,在产业资本时代不可以自我化解危机,一定是对外转嫁的道理是一样的。

发展中国家现在之所以处于相对人权水平比较低,环保水平比较低,在座各位有环保志愿者,之所以看到今天发展中国家有这样大量的问题,应该知道其实像中国这样的属于典型的亚洲原住民国家,并不具有进入工业化的条件,只是因为被打了一百多年打的没有办法,别人用工业文明来打他,打的没有办法了就追工业,工业文明需要条件,中国并不具备。

第一石油,中国现在石油资源只有世界上1.2%的石油资源,天然气资源只有3%,但是你要让20%的人口,世界范围内你的人口占20%,让你的人口去实现工业化,依托这些资源是不可能的。水资源我们只有世界6%的水资源在中国,7%的耕地资源在中国,用这些资源支撑20%城市工业化是不可能的,能不能像西方人因为条件不够去搞殖民化,去掠夺和扩张那也不可能,还得向全世界提供商品,比如说搞的社会关系紧张,资源环境关系紧张。如果大家都搞像西方公民社会一样,现在所谓市民社会这一套追求和理论我们搞中国的环保运动,反水霸和反污染,这些东西如果搞就干脆不要进入工业化,这是一个悖论,我们叫多元悖论,生态文明是一个多样化的内涵。

你面对的矛盾是什么呢?面对的是一个多元悖论的矛盾,指望这么点资源不对外做市场的开拓,指望用国内这些资源支撑20%人口的所谓现代化是不可能的。也因此导致了另外一个悖论特别是西方普遍认为如果这15亿人口,我们现在是13亿,这15亿人像我们西方人一样实现现代化,那还得增加4个地球。意味着你们不可能,也不能这么干,你们想这么干这是对全世界的威胁,我们现在人均资源消耗量是美国1/4,美国总统说的很清楚,无论是现在奥巴马还是以前的克林顿,克林顿早讲中国人口不能有这么多,挺多留下3亿,今天奥巴马说中国不能搞美国的现代化,如果这样搞四个地球都不够。你们即使要想西方公民社会这一套说法,你自己的资源条件是一个悖论,无论是水资源,土地资源,矿产资源都不够。这个事弄不了的原因是我们强调乡土文明,强调生态文明的根本原因是在于面临的悖论是你不能突破的,你可以改变西方人对你中国威胁论威胁的分析吗。你要像他那么办觉得你中国的地球不够。当然你说和平崛起,人家说世界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没有和平崛起的,你又说和平发展行不行,那也不行,你要和平发展四个地球都不够。

现在这个混乱不是说我们每一个人不清楚,而是你定义这个发展本身是一个发展主义的内涵,这个发展主义内涵早被西方国家证明是不可能的。当然也有一些我甚至曾经批评过,弄过的很多思想家不高兴,我说马克思主义也是发展主义,当他认为人类告别温情脉脉的田园诗是给人类带来工业化大生产,这是发展主义的基本内涵。从西方思想总体上来说我们无论怎么学,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好好学西方,学来学去发现给定你的悖论是不能突破的。

从几千年农业社会中发掘乡土文明

为什么今天中国人找来找去找不出生态文明的提法,重新统领我们的思想,找出一个中国之梦,让大家有一点念想,我们还有梦吗,还有,那只有重新从你自己几千年的乡土文明,从农业社会中发掘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下面解释一下。关于两个50%的变化就不多说了,实际上中国能源进口超过50%,城市化率超过50%,就是危机不断在临界点上的条件,你想加快吗,你加快就到了危机爆发的临界点,如果这两个超过50%,对内对外危机都在临界点上,不是哪一届领导人是否英明决策,而是谁站在悬崖边上,不光是美国奥巴马跟国会去斗,解决财政悬崖的问题,我们在这个问题上也要做出很多艰难的选择。当然,资本利益集团做的选择就跟美国现在主流一样,是要把悬崖搭出一个边上再继续往前走,那当然是悬乎的随时掉下去,我们今天强调进一步资本化,这为什么是70%的有钱人想跑的原因,因为进一步资本化资源越来越少。

剩下怎么办呢?管它身后洪水滔天,我们现在主张乡村这一批人越来越被边缘化,原因是不符合主流要求,更多是把资源转成资本收益的趋势,这个趋势是仍然在疯狂之中的趋势,你跟他对话越来越难,只要大家变成一种自说自话的局面尽管我们一直笑咪咪面对主流的挑战,更多是趋向排斥性。资本的排斥性越来越强,因为资源越来越少,芸芸众生依存于这些资源的生存就越来越变成一种矛盾,某种程度上会很尖锐。

我们往下看可能得知道西方自己这一套思想和行动并不能够解决所谓贫富差别,也是在越来越加快着这两级分化的速度,我们以美国为例,美国是经济结构高度现代化的国家,它GDP85%。以上来源于以金融为中心的服务业。

大家知道仅法律服务这一项在美国GDP中占30%多,我们今天作为加强法制这一套说法会导致中国GDP第三产业服务业越来越高,这是追高度现代化国家,并不能够解决贫富两级分化,为什么现在债台高筑呢,就因为二次分配,0.4是危险值,一定要用大量的财政拿来补才可以补相对下降0.4左右,如果财政不能再补了,大家要压缩财政,它的社会矛盾就会很激烈。这一次所谓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所谓占领华尔街就是这样的结果。

我们看发展中国家,所谓第三产业占比最高的是印度,而印度同样贫富差距很大,这些道理就不多讲了。下午要开中欧的经济论坛,他们在讨论欧洲债务危机,欧盟总体上不再是合法所谓主体,已经超过了这个合法性的底线,我们刚才说这50%的危机西方已经突破了,突破以后就危机频发,就是解决自己危机的能力已经凸现出了。中国所谓真正意义的比较优势,我们说恰恰中国有庞大的乡土社会,我们激进的现代化思潮是把乡土社会改掉,加快城市化,这恰恰是加剧危机爆发,我们客观看我们凡属于以往的危机向乡土社会转嫁代价的就是软着陆,我现在出了一本书是《八次危机》,这些也不再多讲了。有兴趣的可以看这本书。

我们知道今天最主要对中国而言是比较优势的是政府债务率相对还比较低,因此我们才说这次2008年华尔街金融海啸转化为全球危机以后,中国之所以可以渡过危机最主要原因是这些年加强了新农村建设,我们大体上向农村投资了6万亿,这6万亿打造了一个危机软着陆的基础,已经有文章说过了,不多讲了。只是说当前因为投资向三农返还,所以一定程度上出现了典型的东方理性的复归。

乡土文明应体现价值理性

我特别强调一下乡土文明中一定有一种理性,而且这个理性应该是一种价值理性,我刚才所讲到乡土中国应对危机还是工具理性的讨论,真正应该讨论是价值理性,这个价值理性是指东方的经济发展经验可以用东方理性来归纳,不一定非得像我们现在主流一样归集到西方理性上。

这所谓价值理性的分析是我们对于农村社会的总结,就是农户理性和村舍理性。我们会发现它能够有效把所谓工业时代造成的严重外部通过内部的机制来处理,这些是知识生产中一个核心。如何结合我们乡土文明的发展形成新的知识生产和新的知识分享,希望在座的年轻人特别是院校年轻人我们现在要讨论是东方理性中的乡土中国的农户理性和村舍理性,这两种结合会导致东方理性中最核心机制,就是内部化机制在相互社会发展中或者是乡土社会应对全球危机这样的经验过程中得到越来越清楚的体现。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Case / 相关资讯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冷战曾将世界一分为二      西方文明主导的人类资本主义历史,在二战之后进入到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分割世界、全面对峙的“冷战”阶段,把世界变成了以“意识形态”配套地缘政治划线的两大帝国主义体系。冷战所产生的制度框架,因“内在具有政治正确”而被强权推行,其本身并无任何理性可言。而这个框架又被两个同属于西方的超级大国包装成“自由主义”及“社会主义”的两个思想理论、教育文化体...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一、讲座主题:      国仁乡建大讲堂/国仁读书会(第一季)邀请了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潘家恩,作题为《百年乡建与现代中国》的第四场直播讲座。      近代以来持续至今的中国百年乡村建设,本来就是中华文明受外部冲击而反应形成二十世纪中国经验的有机组成部分,其区别于长期对立状态的激进主流,并体现在乡村...
2020 - 07 - 25
点击次数: 0
一、讲座主题:      国仁乡建大讲堂/国仁读书会(第一季)第三讲邀请了福建农林大学农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松良老师,作题为《乡村治理的生态学视野》的直播讲座。      2020年两会之后,三农领域出现一些新态势,比如疫情压力凸显粮食生产重要性,三农政策倾斜和投资力度加大,优质乡土生态资源成为香饽饽,农村“数字经济”亟待拓展...
2019 - 11 - 25
点击次数: 0
1、内容介绍:      乡土是中国的底色。中国的转型需要从土地束缚中走出来。可西方教科书知识对农业现代化过程的概括忽视了小农村社理性的传统。2019年11月6日,温铁军教授在中国人民大学作“乡土中国的七十年变迁”主题演讲。他认为中国“三农”的变迁和中国在资本稀缺的情况下,工业化需要从农业、农民提取剩余密切相关。这是客观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五十年代、八十年代的两次土...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