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10 - 27
点击次数: 0
在新冠疫情暴发时,他们为了保障食物供给,在各自的岗位上坚守。他们是种粮的农民,是为一线医护人员送餐的外卖小哥,是在重重压力下组织员工加班稳生产的粮食企业人,是为空巢老人送菜的社区大姐…… 他们就是我们的粮食英雄!今年的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也是联合国粮农组织75周年的纪念日。10月16日至2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与头条搜索共同举办了“粮食英雄”投票活动,选出在疫情一线为了保障...
2020 - 10 - 22
点击次数: 0
为加快推进城口县乡村振兴试点示范工作,进一步加强乡村振兴人才队伍建设,10月9日-12日,由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与四川战旗乡村振兴培训学院、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共同主办的城口县乡村振兴试点示范专题培训班在四川成都战旗村圆满完成。来自重庆市城口县的党政干部、村两委负责人、集体经济负责人及部分市场主体共40人参加学习。本次培训班邀请到中央党校、浙江农林大学、重庆农科院等高校专家授课。内容围...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实践前沿
2018 - 09 - 27
4月19日,湖北省村镇建设规划管理综合培训班在武汉市开班,来自全省各市、州、县(市、区)的村镇规划建设管理干部、技术人员等,约300人参加此次培训。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村镇处处长万应荣在开班仪式上发表了动员讲话。本次培训由省住建厅村镇处副处长肖国洪、王志勇主持。本次培训班邀请到了众多领导和大咖专家授课,课程内容涵盖乡镇生活污水治理、特色小镇建设、农村危房改造、市民下乡和农业进城等政策解读,“四位一体”建设乡村的方法实践,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在规划建设中的应用,及国家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模式和机制等方面。乡侬将为您重点解读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温铁军、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湖北省村镇建设协会理事长王伟华的授课内容。今天给您分享的是温铁军教授的演讲主题——《市民下乡与农业进城——供给侧改革的一种理解》,精彩观点如下。“三农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主任温铁军演讲主题《市民下乡与农业进城——供给侧改革的一种理解》在演讲开场,温教授给武汉市政府4月7日出台的鼓励市民下乡的“黄金二十条”点了个赞。他指出,国家提倡市民下乡农业进城已经有10年了,现在武汉市敢为天下先,做出符合生态文明战略的决策,提出市民下乡参与式农业的相关政策调整,这个做法完全符合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精神。以推进一二三产融合为焦点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可以说是在引导人们构建一种社会化的生态农业体系。农业具有经济、生态、社会和文化等多方面的功能,不应该只是农民来从事农业,市民下乡与农业进城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概念。市民下乡不同于资本下乡。以前很多农民对自己身边的资源环境、传统文化、历史传承、旅游休闲资源等等都没有价值意识,但是在市民眼里,这些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市民下乡,可以对各种农村资源重新“赋值”,一方面“市民下乡”参与式的三产化农业,可以促进社会资源的空间流动与融合而具有生态文明的多功能性,另一方面借助互联网...
2016 - 12 - 05
2016年12月5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学堂召开“构建生态村的建设模式”专家研讨会。研讨会以“生态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为主题,力求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探索乡村建设的途径和方法,构建中国的乡村建设模式,并以乡村建设为载体,通过教育培训传播中国文化。此次研讨会邀请了国际、国内乡村建设研究和实践领域的领军人物,围绕生态村的建设展开了深入广泛的讨论。以下是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主任廖晓义女士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内容经本人删改修正后与大家分享:我认为现在人类的当务之急是以共同体意识建造共同体社会,而建设共同体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回忆这八年“乐和家园”乡村建设的落地实践和之前若干年的研究,就是在探索这样一条学习型乡村的路径。怎么用中华共同体文化来建设学习型乡村?我们和同道同仁一起做了五个方面的探索: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植于社区的学习方案、基于修身的学习方法、富于创新的学习经验和利于天下的学习实践。一、立于整体的学习方向工业文明给人类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几大危机:身心分裂造成的生命危机、心脑分裂造成的精神危机、 物我分裂造成的生态危机、个群分裂造成的社会危机和义利分裂造成的经济危机,产生这些危机是因为思维方式出了问题,我们不能够指望造成这种危机的思维方式来解决危机,所以必须完成思维方式的全面转型,第一,要从物质思维到全息思维,物质只占世界的5%,我们把25%的暗物质和70%的暗能量丢了,便没有快乐,没有健康;第二,从碎片思维到系统思维,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式不可能治理乡村,这也是我为什么当时从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环保走向了寻找总体式方案的原因;第三,从对抗思维到和谐思维,乡村治理不是像西医对待肿瘤那样切掉、冻死、饿死、一刀杀死,我们完全可以用扶正和调理的方式来解决我们现在很多的问题,通过差异互补共生、尊重沟通包容、自立互助公益的方式来解决。我们把这...
2018 - 09 - 20
2017年2月,我参与组织了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研讨会。会议邀请了关心三农问题的学者、农村基层干部,包括一些新时期走集体化道路的实践者,共同探讨今天中国农村集体经济的道路及其问题。会后,我们去了郝堂村参观,了解那里进行的村社内置金融实验的情况。塘约村、蒲韩社区和郝堂村三个案例,各自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在很大意 义上,它们之间的异同体现了新时期以来农村自下而上走集体化道路的条件和路径,值 得放在一起总结和辨析。事实表明,今天,重走集体经济的呼声首先来自于基层。2016年11月7日,浙江省18位乡村干部联名致全国农村干部群众的倡议书:“强化土地集体所有权,创新土地经营制度”在网上公布,反响热烈;22日,包括笔者在内的学者联署倡议:“改革,应重构集体经济的‘统一经营权’”,也得到了很多响应。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稳步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部分参会代表自发筹划了“尽早谋划第三轮土地承包政策,加大巩固土地集体所有权支持力度”的提案,在与政协汪晖委员讨论后,提交两会。“塘约道路”需要新的制度保证蒲韩社区的经验:社会建设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在比较的视野中,山西“蒲韩社区”作为综合性农协的发展历程和特点值得重视。这是一个始于1998年、自发形成的草根农民社会组织的伟大实践,在曲折中探索成长近二十年,依然生机勃勃,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返乡加入。它在发展中逐渐超越单一的村社边界而辐射与延伸,实现了农民跨村与跨社区的联合,今天已经是一个覆盖永济市蒲州镇和韩阳镇两大镇级行政区43个自然村,集合作金融、统购统销、城乡互动、儿童和社区教育、社区养老、手工艺传承为一体的“综合性乡村社区”。3865户社员加入其中,覆盖总人口的58%以上。理事长兼总干事郑冰原是小学教师,家里开农资站,从聘请专家免费给农民传授化肥农药的科技知识,到组织妇女们跳广场舞、整治村容村貌开始,逐步带领农民走出一...
2018 - 08 - 20
本文梳理了农村集体经济制度改革的30余年历史,以“公共性”和“经营性”两方面的强弱界定了具有集体性的农民合作组织形式,辨析了“合作经济”、“集体经济”、“社区合作经济”等相关概念。值得注意的是,作者提出在行政化集体经济(公社集体经济)和公司制或股份合作制集体经济之外的第三条道路:社区性、综合性的乡村合作组织。这类集体经济组织兼具经济性、公益性,“以集体社会资本辖制集体经济资本”,统合乡镇地域内规模化的社会与经济综合发展。作者特别提醒:要始终警惕打着合作经济和集体经济组织改制的旗号实则大行私有化其实的行为,在实践中探索既不依赖行政力量又独立于资本的集体经济形式。摘要本文梳理了围绕农村集体经济制度改革的30余年历史,分辨了人民公社集体、股份合作制集体和社区合作集体;合作经济、集体经济、股份经济与社区(社群)经济的不同,提出不宜将适合发达地区的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推向全国。本文以蒲韩和金店两地的农民组织为例说明,借鉴东亚综合农协经验和本土经验的社区性、综合性乡村合作组织,是在公社集体制和公司制或股份合作制之外,能激发村庄活力和形成经济社会良性循环的第三条路。关键词:社区合作组织 东亚综合农协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 产权改革 股份合作制正文1987年1月,中央政治局发出“将农村改革引向深入”的文件,提出要构建“社区性、综合性”的“乡村合作组织”,30年后,2016年12月29日,中央再次发文“稳步推进农村集体经济产权制度改革”,展示了接续30年前改革的重大信号:一是重视集体经济;二要将集体经营性资产确权到户。将近40年、跨两代人的农村改革,迄今人们熟知的是包产到户的改革解放了农户让农民家庭经济破土而出的成长史,而不太熟悉的是曾经的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变身为乡、村、组后的集体经济到底怎么样了?夹带在经济改革大潮中的集体经济是不是消亡了?其实,历经坎坷的集体经济并没有全部消亡,而...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