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实践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实践前沿
2020 - 04 - 16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的路子。从“山底人家”到“山顶药家”,从“山口”到“村口”和“门口”,从“等、靠、要”到“比、赶、超”,城口在生态经济、畅安交通、内生动力等方面深挖资源、精做文章,实现生态资源的综合效益最大化,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效衔接,努力啃下脱贫攻坚战最难啃的硬骨头。从重庆出发,沿高速公路驾车行驶将近4个小时,在四川省万源市石塘镇下高速,再沿快速通道走六七十公里,就到了城口县城。如果在石塘继续沿高速公路往前走,再有差不多4个小时就到了西安。城口县地处秦岭以南、长江以北的中国南北气候过渡带,在气候和地理位置上都有点像“北方的南方,南方的北方”。这个“重庆最北端”是长江三峡腹地通往大西北的重要连接点,也是重庆平均海拔最高的区县和曾经集“老、边、山、穷”于一体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新一轮脱贫攻坚过程中,“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城口走实走宽生态经济之路,补齐交通基础设施短板,拓展城乡居民脱贫致富途径,通过“志智双扶”凝聚啃下“贫中之贫”“难中之难”硬骨头的共识,终于在2020年2月25日成功摘掉了“贫困帽”,由此开启了发展新篇章。1.生态经济:从“山底人家”到“山顶药家”春天,大巴山南麓的城口忙碌起来了。双河乡竹园村辉家坪食用菌种植基地,刚出烘房的干菇开始售卖,大量新菌棒已完成制作。“以前都是直接外销鲜菇,今年第一批花菇采摘后遇到疫情,我们为菌棒注水延缓花菇生长,在烘...
2019 - 12 - 26
韩国蒲公英共同体在营造社区与培育人才方面的经验分享金英洙 韩国替代技术中心主席一、韩国农村运动概况今天很高兴能和大家分享韩国共同体方面的内容,我是1986年开始做农村运动,到现在已经有36年的时间。我想世界上很多的国家都经历过产业化,我们也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整个世界共同面对的问题是农村农民的问题。农业的问题在一开始只是被大家当成维持生存的问题来对待。韩国在70年代已经开始绿色运动,用化肥农药等,也因此引起了环境问题。除了绿色运动,还有一个白色运动。我们到农村远远看到有一条白色的带,那不是河,是塑料棚。通过塑料棚耕作,农业可以不被季节影响,一年四季可以吃不同的蔬菜水果,但会给人体健康带来影响。通过农业技术的发展,人类可以吃多样、多量的食物,但是反而给人类带来健康的伤害,比如各种各样的疾病。应着国家开发的政策,农村会有这样的变化。我们那里70年代开始做地理性的开发,国家制定开发某片区域。在开发的过程中,我们每个合作社可以做支联的工作,但是没有多大的成果。最近有一个运动,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组织,那就是我们要恢复失去的村庄。 二、韩国农村的现状和未来 现在的农村有很大的变化,不光是可以耕地的农村,还是多样的生活可以享受的农村。经济开发导致农村很多的年轻人去往城市,多的时候一年大概有60万的年轻人去到城市。现在大部分的农村是高龄化的,但是现在城市里退休的老年人返回到农村的一年有5万左右。现在农村的人口分布有一些变动,城市高龄人口的来到对农村人口的分布有一些影响。现在我们想,现代的农村要容纳多样化的人,从恢复土壤、环境、人三个角度建设农村。在恢复农村的过程中,参与最多的是基督教这个团体,他们所做的一些运动,主要以东学这个学校为主。1937年整个国家兴起了农民运动,也是以基督教为主。我们后来开始关注有机农业的运动,也是基督教徒主要参与的,叫“正农会”。为了关心农民的福...
2019 - 08 - 23
导语2019年6月,在垃圾分类经历了十多年的停滞不前、波澜不惊之后,政策空间突然打开,骤然成为全民关注甚至争议的公共议题。尤以上海为代表,立体动员,以强力全面推进,标志着中国的垃圾分类突破了由量变到质变的零界点。一些相对成熟的政府与民间合作的地方试验模式,也由此进入公众视线。公益组织如何与政府沟通合作,强化自己的专业价值以把握政策空间?如何定位和区分政府和公益组织的角色?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如何与政府合作进行多部门协调的顶层设计和体系化建设?如何进行有效的社区动员打通垃圾分类的前端?如何回应相关的问题和挑战?为此,沃启基金会垃圾分类资助项目工作团队对陈立雯、郝利琼、张兰英等三位资深公益实践者进行了访谈,通过各自的角度对上述问题进行回应。本期发表的访谈,由张兰英重点介绍横县的经验。下一期,她将对公益组织如何在垃圾分类中发挥价值提供自己的观察与思考。关于作者张兰英现任北京慈海生态环保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菲律宾国际乡村建设学院(IIRR)原中国部协调员1992-2001年,在广西横县开展了大量农村综合教育项目和垃圾综合治理模式的探索工作。1993年,IIRR与横县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从1994-1999年,IIRR在横县推行“旨在提高农民的生存技能和基本素质”的“平民教育”。1999年,横县面临严峻的垃圾问题,环保部门与IIRR几经商讨与考察,最终于2000年正式开展垃圾分类收集试点。据统计,截至2008年6月,横县的垃圾分类工作已经普及推广到9300户居民、100多个单位、80多间大型酒楼、13所中小学校和3间农贸市场,覆盖全县70%的区域,分类正确率达到95%以上。 沃启:您觉得横县垃圾分类实践最核心的要点是什么?张兰英:横县垃圾分类成型有三个关键。1、系统建立。我们建立了一个即适合当地经济、文化水平,又符合生态文明强调的生态观的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转运和处理的技术系...
2019 - 05 - 23
2019年4月,在北京五道营Veggie Table素食餐厅,我见到了分享收获农场掌柜、国际CSA联盟联合主席、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总干事石嫣女士。她刚参加完由联盟举办的一次“产消面对面”活动,喝着咖啡,接受了有机会的采访。有机会:请您先介绍一下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以下简称“联盟”)现阶段的情况。石嫣:目前,联盟最重要的工作是一年一期的CSA大会,还有新农人培训以及政策层面的推动。现在有很多社会组织也在推动生态农业,大家都在做的,我们支持;其他机构或平台没有能力或很难涉及到的工作,例如怎么能让政府和科研单位也愿意参与,是联盟也在做的事,体现了联盟的价值。我们有机会参与农业部、认证认监委的会议,可以反馈一些大家遇到的问题和挑战。我们在顺义待了这么多年,逐渐与乡镇、区市、部委等政府机构都有联系,联盟就希望搭建一个沟通的桥梁。有时候,社会组织说的、农人说的,政府的人是听不太明白的,怎么把咱们做的事“翻译”给他们听,把政策往有利于生态农业的这个方向带动,特别缺这样的桥梁。与国际CSA联盟(URGENCI)和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对接,也是一个重点。我之前参与国际会议,发现特别缺乏中国的声音,即使有,基本上也是负面的,他们很难理解中国现在遇到的问题可能是社会发展的一个必经阶段。国外媒体的报道,很多是中国的食品全都不安全,土地全都被污染了。我们得去争这口气。4月北京有些驻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要来农场参观,他们说有的外国人在聊天时说,中国就没有有机,北京全污染了,土地全都重金属超标。而有人也有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就算土壤污染超标,如果可以停止污染,这也是要支持的。中国现有的污染问题,我们不去遮盖它;工业化过程中形成的问题,我们也正面面对;但我们也有这么多人在做真正的有机农业,怎么让他们理解,让改革开放的历程与中国传统农耕文化连接起来,这些都是我们要去推动的。这也像是“翻译”的工作。...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