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当代乡建
产品类别: 当代乡建

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

原编者注:本文由作者授权,摘编自吕途新书《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法律出版社,2015。全书共分四个部分:“我们的工作”、“我们的生活”、“做什么样的人”和“新工人文化的实践”。全书共十六章,由13名工友的生命故事、和作者在台资厂和德资厂的打工体验组成。本文摘录自前言与全书第一章。

前言 

本书用工友的生命故事来描述资本对劳动者进行全面控制的现状和表现,从作者的认识角度来解释和分析劳动者是如何在资本的逻辑下被操纵、无奈挣扎、寻找安慰、麻痹自我和没有出路。本书不讨论文化理论的问题,而是从文化表象出发做一些浅显易懂的文化分析。目的是让劳动者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与个人幸福、群体出路、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连接起来,只有建立了这种联系,个体和社会才有出路。历史和现实一次次告诉我们,任何变化都不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而是人与人共同合作承担社会责任的结果。本书文化分析的期望就是唤起更多人去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在微博和网络上骂人或者夸夸其谈不是承担社会责任。个人和社会的未来取决于:人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并在日常生活和工作的点点滴滴中践行自己的责任。

这本书是《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2013年1月法律出版社出版)的姊妹篇。决定做现在这本书的研究和写作就是因为在写作上本书时所发现的困惑和问题。在研究和写作《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的过程中,我经历了两个阶段,写前三部分是一个阶段,写最后一部分是另一个阶段。在写头三个部分(新工人群体的现状:“待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迷失在城乡之间”)的时候,我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每当我被无力感困扰的时候,我会寻求两个思路的帮助,一个是:“察己可以知人”,我会思考在这样让人迷茫的社会现实面前,我是如何思考和行动的,我认为,这个社会积极的力量越少,我们就越不应该放弃,否则我们对不起自己、子女和后代,所以,我不会放弃,那么我相信一定有一些和我一样的人;再一个是,我从他人身上汲取精神力量,很多前人和我身边的人都曾经和正在承担起社会责任,正义的力量是最有生命力的。基于这样的思考,我开始最后一部分(“新工人主体意识的形成”)的调研和写作,新工人群体是否有希望和力量,需要到新工人群体中间去考察。我在苏州访谈了几位工友,每一位工友的生命故事都让我心情激荡,久久不能平静,这些普普通通的故事让我认识到,一个人可以非常普通,同时可以具备风吹雨打都不动摇的做好人、做正确的事的信念,这样的故事给了我巨大的精神力量。同时,我也看到,在资本几乎俘虏了一切的今天,工友们迷茫、痛苦或麻木的状态。也就是说,我在工友中间同时看到了积极和消极的状态,这促使我构思了本书的研究和写作思路。

本书希望通过一些工友的生命故事来描述新工人的文化状态。在我们不了解一个群体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带着想像去判断。一种想像是,一提到工人,就带着“我们工人有力量”的想像。这不一定代表新工人的真实状态,因为我看到了太多的工人在车间里如同机器一样地劳作,下了班以后泡在网吧和韩剧中麻木自己;一种想像是,新生代的打工者比第一代打工者有了更强烈的权力意识和公民意识,会积极争取在城市的权力。这样的想像也不一定反映工人的状态。我看到了很多20岁左右的工友,面对打工生活和工作的心酸和无望,用一句“我总不能一辈子打工吧!”来表达自己“过客”的心态,而这其实更暴露了前途未卜的迷失。本书通过工友真实的生命故事同时展示了新工人消极的文化状态和积极的文化状态。观察、认识和分析新工人消极的文化状态,对其进行反思和批评;观察、认识和分析新工人积极的文化状态,对其进行探讨和分析,为新工人群体的未来探索方向和可能性。

这本书的调研和写作历时3年,调研起始于2011年6月,初稿完成于2013年12月,2014年6月再一次对书稿进行了补充和修改。

1.1 对文化的理解

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文化的定义。威廉斯对文化有三种界定方式 :“第一种是理想的文化定义。这种定义把文化界定为人类完善的一种状态或过程,在这一项下文化是指我们称之为伟大传统的那些最优秀的思想和艺术经典。其次是文化的文献式定义,根据这个定义,文化是知性和想象作品的整体。第三种是文化的‘社会’定义。文化是一种整体的生活方式。”本书采用的是威廉斯对文化的第三种定义,即:文化是一种整体的生活方式,是日常的,既是个体的更是社会的,是只有生活在那个时代和那个地方的人才能有的体验;其内容包括:“生产组织、家庭结构、表现或制约社会关系的制度的结构、社会成员借以交流的独特形式” ,最关键的是这些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文化是人的文化,是人对生活在此时此地的整体生活方式的体验。因此,“这种感觉的结构是一个时期的文化” ,它明确却难以触摸,它细微却影响重大,它是一种感受却可以决定个体和社会抉择。我们正处在一个资本全面胜利和资本霸权的时代,资本和人/劳动者的对立是我们所处世界的主要矛盾,所以,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也是一个“文化的战场”,从这个意义上说,也可以这样定义:“文化是一种整体的斗争方式” 。

我知道上述定义显得抽象和复杂,让我尝试用新工人的生活现实来解释一下文化的定义。打工者在一家工厂工作,没日没夜地劳作,收入很低,挣的钱不够在本地买房子,结婚生孩子以后子女不能生活在身边,这些日常生活的现实是下面的结构性要素的后果: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资本对劳动的剥削)、家庭结构(家庭不能团圆,城乡分裂)、打工者的权益受到侵害时没有完善的制度可以保护工人、打工者在工作场所的交流和社会交往非常有限并受到压制。这些要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打工者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出路,思想非常迷茫,感到痛苦、绝望,或者选择逃避和麻木,或者选择急功近利、唯利是图的成功学和传销,这个时代的躁动、不安、断裂等等感受只用亲身经历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和体会这中间的感受,而这些都是由结构性的(相对稳固而明确的、在这个时代带有共性的)原因造成的,也会产生结构性的后果,决定了每一个活生生的人的人生道路。这就是我理解的一个人和社会的文化。只有理解了“感觉的结构”(躁动、不安、绝望是感觉,但是这些感觉不是无中生有),才能理解文化是日常的(在工厂上班时,上厕所需要拿“离岗证”;工友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少沟通,间休的时候都在低头看手机),和文化是社会的。

为了分析起见,我认为文化包括文化的本质、文化的表现和文化的目的。文化的本质 指的是一个人和一个社会的价值观、思想和道德,这些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但是又时时左右和影响着我们,就如同空气中的氧气,也如同海水中溶解的盐分。为了了解海水中盐分的构成,我们需要把盐分结晶出来,同样的道理,文化融汇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体现在人的一言一行中,也就是生活本身。很多文化表现是我们可以观察得到和描述得出的,而文化的本质却需要进行分析,就好比是一种结晶。挑战在于,不同人能否从活文化中提炼出结晶和提炼出什么样的结晶,差别很大。而文化的表现就体现在人类生活的全部。文化的表现就是我们现实生活的全部:衣食住行,一言一行,所有的物质创造,包括文化产品。

文化的目的指的是:“文化是人类用来满足需要的人为工具,若是有一种需要可以由我们机体天赋的生物机能来满足,我们在满足这种需要时也就不必再加上人为的工具,换一句话说,不必再有什么文化了。”

对文化的目的的认识非常重要,也正因为文化的目的性,我们才能更清晰地认识到文化的主体性的重要,主体不同,文化不同,举例来说,虽然我们生活在同一个空间里,比如在同一个厂房里,老板和工人就是不同的文化主体。老板所信奉的资本文化、所使用的工厂文化是用来为自己牟利和控制工人;而工人作为劳动的主体是否顺从资本文化、如何为了满足自身的利益去思考和行动就构成了工人的文化。

也就是说,文化的本质和文化的主体性是密不可分的。站在不同阶级的立场上,也许可以看到同样的文化现象,但是一定会得出不同的文化本质/结晶。本书站在新工人的文化立场上进行描述和分析。

“新工人”是指工作和生活在城市而户籍在农村的打工群体。从它所包含的群体来讲,人们也称之为“农民工”或者打工群体。在这里我们不使用“农民工”称呼,因为我们认为:从事农业就是农民,在城市工作生活就是工人或者市民。书中,新工人、打工者和工友是可以互换的概念。

1.2 本书的研究方法

本书的研究方法基本上有两个:一是“生命故事分析”,二是“文化体验”。这受到了两位学者的两本书的影响。一本书是E.P.汤普森的《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一本书是雷蒙德•威廉斯的《漫长的革命》。

汤普森说:“但我说的阶级是一种历史现象,它把一批各各相异、看来完全不相干的事结合在一起,它既包括在原始的经历中,又包括在思想觉悟里。我强调阶级是一种历史现象,而不把它看成一种‘结构’,更不是一个‘范畴’,我把它看成是在人与人的相互关系中确实发生(而且可以证明已经发生)的某种东西。……关系总要体现在真人身上,而且还要有真实的背景。”读了汤普森的书,促使我发育了本书的第一个研究方法“生命故事分析”:通过一个个真实个体的生命故事来分析文化的本质。本书的大部分章节是由工友的生命故事和作者对生命故事的分析构成,通过讲述工友的生命故事来描述这个时代打工者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人身上每个细胞中都包含了这个人所有的遗传信息,就如同每个人的生命故事必然充斥着这个时代的信息,当然,并不是这个时代的所有信息在每个人身上都呈现显性。

雷蒙德•威廉斯的《漫长的革命》一书中的“溶解”和“感觉结构”这两个概念促使我发育了本书的第二个研究方法“文化体验”:只有生活在你所研究的对象中间,才能体会那种文化状态。雷蒙德说:“只有在自己所处的时代和地方,我们才能期望对一般性组织获得实质性的认识。对其他地方和时代的生活,我们也能知道很多,但在我看来,某些因素却永远都无法重新获得。即便是那些可以恢复的因素,也是通过抽象而重新获得的,指出这一点很重要。我们把每一种因素都当作一种沉淀物来认识,但在它那个时代的活生生的经验中,每种要素都是溶解的,是一个复杂整体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在研究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时候,最难以把握的,就是这种对于某个特定地方和时代的生活性质的感觉,正是凭借这样的感觉方式,各种特殊的活动才能和一种思考和生活的方式结成一体。”雷蒙德用“感觉结构”来形容社会的文化状态:“正如‘结构’这个词所暗示的,它稳固和明确,但它是在我们活动中最细微也最难触摸到的部分发挥作用的。在某种意义上,这种感觉结构就是一个时代的文化:它是一般组织中所有因素带来的特殊的、活的结果。”

本书用两章来描述工厂文化,描述了作者在工厂流水线上做女工的亲身经历,后面的分析是作者对“溶解”到工厂车间中间和工人中间的文化要素的“结晶”所得,是作者所得到的对工厂的“感觉结构”。我相信,不同的人在同一个地方经历了同一个空间所发生的事情所感受到的东西一定是不同的,所以,我所感受到的只代表我所感受到的。


文章来源:破土网(http://groundbreaking.cn/yanyi/laogong/869.html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