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当代乡建
产品类别: 当代乡建

第四届爱故乡大会:晏阳初乡村建设的重庆乐章——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华西实验区历史档案展

展出时间:2016年12月29-31日

展出地点:北京·中国农业大学西校区·颐园

联合主办:

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会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

重庆市璧山区档案馆

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

编者按:

2012年,重庆市璧山区档案馆意外发现素为国内外学术界所关注的近400卷、7万多页晏阳初华西实验区档案。该批档案时间跨度为1946—1950年华西实验区由成立至解散的全过程,内容涵盖了华西实验区组织机构、人事经费和开展农村经济建设、教育建设、卫生建设、自治建设等各个方面,基本完整地保存了上世纪初晏阳初及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继河北“定县实验”之后又一次大规模地在中国开展乡村建设实验的历史。与广为人知的河北“定县实验”相比,“华西实验区”的乡村建设思想更加系统和成熟、实验的内容与范围更加丰富和广泛,对后来台湾地区土地改革和菲律宾、加纳、哥伦比亚等国家乡村改造运动的影响更为直接,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

为纪念华西实验区正式成立70周年,继2013年成功赴台巡展后, 应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第四届中国爱故乡大会暨2016爱故乡年度人物颁奖典礼”组委会邀请,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与重庆市璧山档案馆将于2016年 12月29—31日赴京,与中国农业大学研究生会、人文与发展学院等单位相联合,在中国农业大学(西校区)举办“晏阳初乡村建设的重庆乐章——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华西实验区历史档案”专题展览,欢迎参观!

创办于1905年的中国农业大学,其前身是京师大学堂农科大学、北平大学农学院、国立中国农业大学,从这里先后走出了罗振玉、章士钊、董时进、杨开道、李景汉、许旋、傅葆琛等中国近代史上诸多知名的农学大家、乡建先贤。中国农业大学的前身—北京农业机械工程学院,也曾于上世纪文革期间将学校搬迁到重庆,深入参与当地的产学研工作。叹民生之多艰,育天下之英才,本次以近代乡村建设为主题的专题档案展览在中国农业大学举办,既是对近现代史上乡村建设事业的敬畏与相承,也是对生态文明时代农业高校青年学子的鞭策与启迪。 

一、华西实验区概况

70多年前,以晏阳初为代表的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在重庆以璧山为中心,建立了“华西实验区”,开展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实验。

说到华西实验区,就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晏阳初先生。作为民国时期著名的教育家和社会学家,他一生都致力于落后地区的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事业。1943年,在全美纪念哥白尼逝世400周年大会上,晏阳初当选“现代世界最具革命性贡献的十大伟人”之一,与爱因斯坦等同获殊荣。

“华西实验区于1946年秋天在璧山成立,1950年12月解散。”这是在学术界较为普遍的说法。但据档案史料显示,晏阳初与璧山的缘分最早可以追溯到1940年。

抗战爆发后,为保证乡建运动有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加之国民政府希望平教会在四川推行乡村改造工作。1940年,“平教会”在重庆北碚歇马场创办私立中国乡村建设育才院,为乡村建设培养人才。同年4月,四川省政府指定璧山为乡建院学生研习实验县。

晏阳初为乡建院学生到璧山参加工作事宜致华西实验区总办事处函

当时,平教会在璧山来凤的大佛岩建立办事处,而乡建院的学生最重要的必修课程就是到璧山从事调研与实习,晏阳初把璧山实验县工作称作是“乡建运动的生命线”。

乡建院社会系部分学生在来凤驿大佛岩实习留影

抗战胜利后,因为四川为抗日战争作出了重大的人力和物力贡献,国民政府决定把四川建成当时中国的模范省,成为中国的一个实验省。晏阳初于是与四川省主席张群多次商议,欲将四川省第三行政督察区作为新的实验区域并以璧山为中心。

为什么以璧山为中心并首先从璧山开始呢?晏阳初认为:“璧山不算富庶,受都市的影响也少,如果能在璧山研究出一套办法能行得通,在第三区其他各县局也行得通。”

1946年11月,平教会首先在第三区的巴县和璧山县开展工作,因此也称“巴璧实验区”,总办事处设在璧山省立医院(今妇幼保健院旧址),实验区主任由第三区督查专员孙则让兼任。

最开始,实验区的工作区域在璧山县的河边、青木、城南、来凤四个乡,以后逐渐扩大到全县。后经四川省政府批准,将第三行政督察专员区的十县一局(巴县、江北、合川、江津、永川、綦江、璧山、铜梁、荣昌、大足、北碚管理局)为平教会的实验区域,由平教会主办该区的实验工作。1947年,更名为华西实验区。

在成立之初,华西实验区因经费不充裕,工作进展稍显缓慢。而在抗战胜利后,和平与建设的呼声甚高,再加之晏阳初坚持不懈的平民教育实验获得了较大的成功,地方对乡村建设热情提高,筹集经费的数量增多。

而当时的“晏阳初法案”就是一个缩影。由于晏阳初的积极争取,加之美国朝野知名人士的支持,美国国会于1948年4月在援华法案中特设“晏阳初条款”,指定将总额4.2亿美元对华经济援助款项中的5%—10%用于战后中国农村复兴和建设工作。

该条款是美国立法史上第一个能以外国人的名义提出一个法案,并在国会获得支持通过的。同年8月,负责这项工作和经费管理的“中国农村复兴委员会”成立,晏阳初为五名委员之一。这笔援助也成为了华西实验区开展各项活动的强大经济支柱。

农复会在北碚开会时合影,前排右一为晏阳初 

二、华西实验区的建设与影响

到乡间求知道  在农村当学徒

在华西实验区之前,晏阳初曾在河北省定县推进平民教育和社会改进运动的重点试验,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与“定县实验”相比,“华西实验区”的乡村建设思想更加系统和成熟,实验的内容与范围更加丰富和广泛。

华西实验区开展乡村教育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要在进行广泛、深入、科学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根据各地实际情况提出计划方案。

晏阳初对此有一段真诚自白:“我们不愿安居太师椅上,空作误民的计划,才到农民生活里去找问题,去解决问题,抛下东洋眼镜、西洋眼镜、都市眼镜,换上一副农夫眼镜。”

按照晏阳初的说法,华西实验区推行的平民教育并不是高高在上的“训育”,而是“到乡间来求知道”,“努力在农村当学徒”。

乡建院社会系部分同学在璧山大路乡作社会调查

华西实验区还主张要“化农民”,必先“农民化”。比如在调查的过程中,有的老百姓因为以往的苛捐杂税、征兵拉丁等成为了“惊弓之鸟”,碰到调查与摊派征集有关的人口、田地、财产等问题时,唯恐避之不及。

于是,实验区的调查人员为得到准确的数据,下乡时就会有意识地亲近农民,与他们打成一片。有的工作人员还会“言语行动以及习惯”都尽量模仿农民,并且非常注意细节,农民给的东西,“不管干净不,都得要吃,而且还吃得不斯文”;和农民们“一块坐地上,客气的摆龙门阵”,放弃“知识分子的习气”,变成一个“地道的乡下人”。

当时华西实验区覆盖的十县一局共有人口532万,其中农民占总人口的76%,耕地面积1230万亩。针对在如此规模的人口与面积上开展平民教育与乡村改造运动,华西实验区建立了非常严谨的组织系统。

十县一局共512个乡镇划分为85个辅导区,每个辅导区包含约6个乡镇,设主任、技术员(文书)和干事各一人。每个乡镇设辅导员一人,负责教育与乡村建设。

同时,每个乡镇按照人口1000人(170——200户)左右、耕地面积2千到3千亩的标准,划分为若干个社学区,每4个社学区设辅导员(兼任国民学校校长)1人。社学区内设几个传习处(按300——500人设一个传习处),每个传习处配备导生2至3人。

据1949年的统计数据,当时的华西实验区有社学区主任1400余人,传习处导生更是达8000余人。

推行“四大建设” 国际影响深远

在华西实验区的推行过程中,晏阳初的乡村建设思想更加系统和成熟。他认为,当时的中国农村问题虽然千头万绪,但概括起来就是“愚、贫、弱、私”四种“病症”。

于是,华西实验区提出了教育建设、经济建设、卫生建设及乡村自治建设等“四大建设”的“药方”。

在教育建设方面,主要是通过充实乡村国民学校、改良教法教材、训练技术人才、招聘大学毕业生加以训练并下乡工作等方式进行。

在经济建设方面,华西试验区一方面通过土地改革和建立合作社来推进合作组织建设;另一方面帮助指导农户以合作的形式发展种养殖业及农村手工业,并兴建农田水利,以增加农业生产。

卫生建设主要是培训农村卫生员,充实原有卫生院所人员及医疗器械,并与教育建设相结合,传授公共卫生常识,预防传染病。

乡村自治建设方面以宣传教育为主,希望使一般农民具有政治常识,能尽公民之义务、享公民之权利。

华西实验区最有成效的事业之一就是成立璧山机织生产合作社。

璧山为四川著名的产布区,有大量的织布工具和优越的技术条件。1946年12月中旬,华西实验区完经济调查时发现,由于“农村经济枯窘,棉纱价格奇昂,各织户资金缺乏”,农民的织机大多停业。

随即,华西实验区决定在城南乡成立玉皇庙及蓝家湾两个合作社,并由平教会拨给贷款基金5400多万元。当时有46家农户加入,生产的原白布出售后,获纯利甚丰。

在榜样的号召下,农民争相入社,接受改造,热情如炽。到1949年已组成合作社86个,拥有织布机9158台。棉布产量则由1947年的6万多匹增加到1949年的60多万匹,7000多农户增加了收入。

1950年,华西实验区解散。

“华西实验区”被学术界誉为晏阳初在中国建立的最后一个“乡村建设实验基地”,直接影响了后来台湾地区土地改革和菲律宾、加纳、哥伦比亚等国家乡村改造运动。

而晏阳初主张解决落后地区人民的问题,不是用救济,而是鼓励他们自立自助的重要观念,如今也被很多国际组织采纳。他的平民教育思想在国际上得到了广泛认同和推广。

三、华西实验区档案保护与利用

璧山区档案馆在进行馆藏民国档案的抢救保护工作中,优先实施了晏阳初华西实验区档案的抢救保护。2012年,档案初步整理完毕,全宗统计为389卷,另有部分早年整理时混装于其他全宗的档案,总量在400卷左右。这为晏阳初研究和民国乡村建设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

这批档案的时间跨度为1946年至1950年华西实验区由成立至解散的全过程,内容涵盖了华西实验区组织机构、人事经费和开展农村经济、教育、卫生、自治建设等各个方面。其中组织机构、人事经费和经济建设方面的档案占绝大多数,教育、卫生、自治建设方面的档案内容较少。

2012年,我们与四川大学中国西南文献研究中心合作,将馆藏民国档案全部数字化处理,取代原来的保存和利用方式,并集中人力对其内容进行研究。

2012年12月11日,温铁军教授到璧山考察晏阳初华西实验区档案时表示,璧山馆藏晏阳初华西实验区档案,具有非物质文化遗产性质, 非常珍贵。

2012年在重庆举办《重庆:晏阳初与华西实验区——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档案系列展》

在此基础上,于2013年11月26日至12月2日,在台北市和新竹县举办《晏阳初乡村建设的重庆乐章——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华西实验区历史档案展》。共计展出历史档案134件、图片70幅。此次展览吸引了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中央驻台媒体及台湾旺旺中时传媒集团、联合报系、东森、中天等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

2016年4月,我们与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召开“民国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学术研讨会”,并在西南大学成功举办“晏阳初与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华西实验区档案展”。

此外,我们陆续编辑出版了《晏阳初与华西实验区档案史料丛刊》共16辑。

目前,我们与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四川大学合作,将华西实验区档案遴选编辑成档案编目提要、档案精选、档案概览三个部分,该项目已成功申报国家出版基金,即将公开出版。

虽然近年来我们在档案的开发利用方面做了一些基础性的工作,但还谈不上有什么研究,希望今后能和各位专家有更深入的合作与交流,共同开发利用好这批档案资料今天我们在一起回顾这段历史,我想绝不不仅仅是为了怀旧,而是为了立新,为了如何更好地继承与发扬乡村建设和平民教育先驱们的思想理念,为我们今天的乡村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



爱故乡文化发展促进会

爱故乡文化发展促进会成立于2014年7月,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等多家机构发起,前身是2012年由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与福建正荣公益基金会联合发起的“爱故乡计划”项目,是以“保育乡土文化、建设美丽城乡”为宗旨的民间公益组织。2015年起,主要由北京永青农村发展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并联合推动全国爱故乡公益活动的开展。爱故乡致力于发现故乡之美,重估乡村价值,活化传承民间乡土文化,发扬乡村文明;以“故乡情怀”整合本土资源,建立公众(新乡贤)参与美丽乡村建设平台,重塑乡村的活力和魅力,推动中国城乡社会可持续发展,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33号6层608室(邮编100080)联系人:口皓电话:010-62460686;18801299075邮箱:iguxiang2012@163.com官方微博:@爱故乡计划公众微信号:iguxiang2013爱故乡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175307963爱故乡网:http://www.iguxiang.org亲,您还满意么扫码,关注爱故乡

 


相关产品 / Products More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10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走进乡建北碚潘家恩(重庆大学 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重庆 400044)“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与对话2019年为西南三省行,首站选择在重庆北碚这个近代乡村建设的集大成之地,可谓意味深长。乡村振兴在党的十九大上被提为新的国家战略,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则提出要讲好乡村振兴的中国故事,为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回溯历史,广泛存在于20世纪中国的百年乡村建设实践立足国情与乡土脉络,包括张謇、晏阳初、梁漱溟、卢作孚、陶行知等在内的著名知识分子或实...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8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一方人造就一方水土周  立(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人是能动主体。一方人不仅被动地接受一方水土的滋养,还能主动地造就一方水土。此次“在乡村发现中国”西南行,去了三省市八地区,到处能听到一方人在一方乡村做事,最终造就一方水土的故事,到处能看到一群群有担当的人,在一方水土上不断耕耘,最终改变了乡村衰落面貌的景象。(一)西南三省市行程在第一站重庆的北碚和璧山,我们看到潘家恩等重庆乡村建设同仁,以极...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反向奔跑——青年深耕乡土的理想与现实王茜(西南大学 中国乡村建设学院,重庆 400715)西南之行,于我们而言不仅是透过乡村用脚丈量日益崛起的中国内陆变革,更是深察古老中国历经激荡所裸露的褶皱。路途中,我们曾驻足“长江第一湾”,惊叹长江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奔腾而下,与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构成的亿万年奇观。由于青藏高原抬升在西南形成巨大的横断山脉褶皱山系,改变了长江走向,使其自西向东奔腾入海,福泽千里,进而有诗云:“江流到此成逆转,奔入中原壮大观”。孰不...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贵州湄潭农村改革中的产权固化与产业活化——以“四确五定促三变”为例李彦岩(中国人民大学 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北京 100872)第三站调研地,我们“在乡村发现中国”一行人,来到了贵州湄潭。湄潭是探路中国农村改革的前沿阵地。早在1987年,湄潭就成为了全国首批农村改革试验区之一,它大胆提出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土地制度改革方式(简称“生不增死不减”),被写进了中发〔1993〕11号、〔2018〕36号,国发〔1995〕7号文件中,上升为国家层面的...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从海归视角看乡建与新移民张  聪(跨文传媒)2011年底,我辞掉工作20年的大学教职,携怀孕的妻子去美国游学。转眼7年过去,我们在美国添了三个年幼的孩子,也有了一些海外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经验。国内的家人朋友,多以为我们从此在异国他乡落地生根,不会再回来。不过于我们自己而言,计划一直都很清楚:当初出国学习和工作,乃是为了今日更好地回到国内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若非孩子年幼、工作的牵绊让人无法一走了之,或许我们早已回国。经过1年多的预备,半年之...
  • 发布时间: 2020 - 03 - 07
    编者按语:诚如董其昌在《画旨》中所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组(2019)至三省市八地区,活动形式活泼,内容不拘一格,理性与感性交融,文白合一,逻辑分明,条理有序。学者们在聆听和思索“一方水土一方人”在当代中国的史诗式叙述的同时,梳理了以上地区的乡建历史、乡村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海归视角下的乡建、“风花雪月”的生活理想、青年返乡奔跑的独特风景及还种于民的活力驱动等内容。以调研报告的形式讲好乡土中国的发展故事,形成乡村振兴的模式探索和记录,推进学者、学问、学术论文间的融合互动。记录着乡村发展和乡建历史的衍化逻辑。他们的行知路既是学术论文写作内容的革新,更是传统期刊论文形式的创新,也是《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出版内容多元化的换血式开篇。在此,不再赘述论文内容,详情待您细赏。西南乡村发展中的外部主体与地方社会狄金华(华中科技大学 社会学系,湖北 武汉 430074)(一)三年前,我与家恩兄在十堰的一座茶园里闲聊时谈起,我们是否可以组织一些集体游学。起初的想法是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们这些年轻的朋友在思想和学识上能够互相产生一些影响。家恩是一个执行力超强的人,他与中国人民大学的周立教授一谈,发现周教授多年前也曾有过类似的计划,只是一直未能成行。于是周教授就成了我们这个“‘在乡村发现中国’跨学科调研团”的团长。家恩组织动员...
换一组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