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11 - 30
点击次数: 0
11月19日屏南龙潭村喜迎宁德撤地设市20周年暨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成立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执行院长温铁军(左二)和宁德市委副书记曾智勇(右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右一)、屏南县委副书记、县长柳岳(左一)共同为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揭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致辞 党帅致欢迎辞,他说,“屏南乡村振兴研究院”汇聚了中国人民大学可持续发展高等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福建农林大学经济学院“...
2020 - 10 - 27
点击次数: 0
在新冠疫情暴发时,他们为了保障食物供给,在各自的岗位上坚守。他们是种粮的农民,是为一线医护人员送餐的外卖小哥,是在重重压力下组织员工加班稳生产的粮食企业人,是为空巢老人送菜的社区大姐…… 他们就是我们的粮食英雄!今年的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也是联合国粮农组织75周年的纪念日。10月16日至25日,联合国粮农组织驻华代表处与头条搜索共同举办了“粮食英雄”投票活动,选出在疫情一线为了保障...
2020 - 10 - 22
点击次数: 0
为加快推进城口县乡村振兴试点示范工作,进一步加强乡村振兴人才队伍建设,10月9日-12日,由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与四川战旗乡村振兴培训学院、国仁城乡(北京)科技发展中心共同主办的城口县乡村振兴试点示范专题培训班在四川成都战旗村圆满完成。来自重庆市城口县的党政干部、村两委负责人、集体经济负责人及部分市场主体共40人参加学习。本次培训班邀请到中央党校、浙江农林大学、重庆农科院等高校专家授课。内容围...
2020 - 09 - 26
点击次数: 0
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成功举办2020年9月23日,以“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主题的第三届新时代中国乡村建设论坛暨城口乡村振兴论坛在重庆市城口县成功举办。本次论坛由重庆市农业农村委、重庆市扶贫办、西南大学、城口县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城口县农业农村委员会、城口县委组织部、西南大学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西南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联合承办。期间,来自北...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百年乡建
2017 - 12 - 05
在父亲的朋友中,有的人我见面虽不多,但印象却很深。几十年后每当想起晏阳初伯伯和晏伯母,他们的英容笑貌还历历在目,仍然是那麽温馨、亲切。我知道晏伯伯和二伯父卢作孚有着几十年深交的情谊,他们不仅是为国家富强和乡村建设献身的同行者,事业上的扶持者,他们在思想、人品作风上极为相近相似,也是能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终身不渝的挚友,他们都曾打破习惯在对方家里住宿过,甚至连家里儿女学习、升学、留学、婚嫁等等彼此都常参与意见,晏伯伯是二伯父一生中难得的莫逆之交。父亲卢子英非常尊重晏伯伯,视他既是好友,更是兄长。从小我就常听到父亲谈起晏伯伯:他是那麽学识渊博,淡泊名利,为乡村建设、平民教育,频于奔波,呕心沥血。以后我又陆续知道晏伯伯在二十世纪初留学美国归国后就立志献身平民教育,并组织成立了“中华平民教育促进会”(简称平教会),先后在在华北、华东、华南、华西多处开展义务扫盲、文化、卫生宣传等活动,成绩斐然,抗战前他就脱下西装,携带妻儿在河北定县农村安家落户,开展乡村平民教育实验,以后又在华西新都等处开辟乡村教育实验区,将平民教育和乡村建设改造紧密结合,整体推进,试图改变中国农村的落后面貌。早在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晏伯伯已是国内外闻名的平民教育家和乡村建设的耕耘者。1940年他在北碚创办了为乡村建设培养专门人才的“乡村建设学院”,学院的建立和选址得到了二伯父卢作孚和时任北碚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区长的父亲卢子英的鼎力相助。身居北碚的他也积极地关注北碚的地方事业的建设与发展,此间,父亲与他有了更多的接触和交往,相扶相助,更增进了彼此间的了解和情谊。我几次见到的晏伯伯,他都是规整地身着灰色西装,梳着小飞机头,举止斯文,彬彬有礼,具有绅士风度和极富涵养的学者风范。每当和我们接触,他总是问长问短,使人感到他又是位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师长。晏伯伯每次到家里来的时间都短暂,总显得很匆忙,记得他仅在我家里吃过...
2017 - 11 - 04
央广网北京11月4日消息 今天(4日)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解读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介绍《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等方面情况。  陈锡文在发布会上指出,该方案是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制定。三中全会的《决定》一共分解了336项改革任务,其中大约有接近50项是直接和三农问题有关的。所以三农的改革在全局的改革中占的比重比较大,大约占14%、15%。《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对整个农村改革提纲携领地提出了五大领域。  陈锡文强调,该方案不改变三中全会以后中央已经出台的那些农村改革的实施方案和试点方案的内容和要求。同时也不影响中央今后继续出台其他农村改革方案和试点方案。方案实际上起一个指导性、指引性的作用,主要是明确农村改革的大的原则、基本方向,划清底线以及要解决好农村各个方面各项改革之间的协调,主要起这个作用。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刚刚闭幕不久,对‘十三五’期间各个方面的改革发展都做出了明确的部署,其中当然也包括农村的改革和发展。”陈锡文表示,起草《实施方案》的过程,也正是起草五中全会《建议》中关于农村改革发展政策部署的过程。  正是根据这样的精神,《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这个文件对整个农村改革提纲携领地提出了五大领域:  一是关于改革和完善农村的产权制度。二是关于创新农业的经营形式。三是进一步改革完善国家对农业的支持保护体系。四是要进一步推进增强发展一体化的体制机制。第五是要加强农村的基层组织建设,完善农村社会治理。  陈锡文表示:“从这五个方面一共梳理出26项重大改革措施,大家都能理解到这些改革的重要领域和重要的措施,相互之间都是有着很密切的联系。”  记者获悉,《实施方案》很重要的内容是要明确改革的方向、明确改革的重点、明确改革的底线。目前《实施方案》当中...
2017 - 09 - 01
党的十八大首次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得到了国内外最广泛的认同和赞赏。然而,一个新文明的建立,没有广大民众的参与是绝没有可能实现的,而全社会每个人都可以参与生态文明建设的最方便、最普遍的一个渠道,那就是“消费”。生态文明建设的历史使命,要求每个消费者从以下三个方面开始反思和行动。用“合理消费”反对“消费主义”“消费主义”是西方的舶来品,“消费主义”的消费目的,不是为了实际需求的满足,而是不断追求被制造出来、被刺激起来的欲望的满足。虽然有人说“消费主义”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主义”,但实际上,不具备高消费能力的人群已经在极力追求或模仿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成了“观念上的消费主义者”,年轻人则是这个人群的主体。而“观念上的消费主义”对行为方式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也是如今全社会从个人到家庭,从单位到校园,乃至各行各业、各种各样的巨大浪费的根源。消费者必须明白,一旦掉进了“消费主义”的陷阱,对个人而言,自己会变成“挣钱”和“消费”的机器,人生会一天天变得无聊、无奈,甚至会因“贪得无厌”招致各种灾祸;对生态环境而言,自然也就多了一个个冷酷的剥夺者。历史发展到今天,在十八大把“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作为国家战略,并明确提出要“形成合理消费的社会风尚”时,我们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消费主义”了。国际环保领域有一句名言:“地球可以满足人类的需要,但满足不了人类的贪欲”。这应该成为我们消费观念变革的重要警示语。倡导重视健康消费消费的真正价值在于“满足人的实际、合理的需求”,而不是GDP的数字增长,但消费本身的确是可以有“增值”作用的。当消费不破坏环境资源,按其合理性满足人的需求时,就有可能对个人和社会产生“增值效应”。“合理消费”就是不该花的一分钱都不多花,该花的千万不要“抠门”,而“健康消费”是我们每个人最该花的会增值的钱。民以食为天,人的“第一健康消费品”自然应该是“健康的食物...
2017 - 08 - 11
一、发达国家全球金融资本与现代化政体的双重危机2008年西方金融资本核心区“华尔街金融海啸”次第引发了全球危机和发达国家债务危机,引发了海内外理论界和政策界的广泛关注。这场全球危机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内在相关性,本质上是由西方主要国家的政府扩张信用造成的。从迄今为止的演变进程来看,主导国家的金融衍生品泡沫破灭不仅引发了金融危机,也暴露了具有全球普遍意义的、愈演愈烈的财政(政府债务)危机。正是由于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都是政府独有之政治强权创造的信用体系危机,我们才说这场全球危机不仅是经济的,其实质也是源于西方的现代上层建筑的政体危机, 或称现代政治危机;其所以引发西亚、北非的政治动荡,则可归因于这种政治体制的泛意识形态化的普世价值,在危机爆发时直接地、显著地作用于高成本上层建筑的逻辑结果。(一)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特征渐次暴露出来的发达国家债务危机有两个显著特征:一方面,这是一场发达国家的债务危机,与以往人们较多讨论的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差异显著,却内在具有同源性;另一方面,从新世纪第一个10 年西方政府不断增加债务的演化情况看,西方债务危机并未结束,进入第二个10年仍然在不断地蔓延、发酵,有些情况下还可能激化、恶化。1. 发达国家的政府负债规模。根据2009 年9 月《经济学人》杂志设立的“全球政府债务钟”,到2009 年底,全球各国负债总额突破36 万亿美元,2010 年8 月底全球债务已达到39.6 万亿,直逼40 万亿大关。与发展中国家过去的债务压力相比,发达国家今天的负债局面更为严峻。2009 年全球债务中,前10 个债务最高的国家负债总额占全世界全部债务 79.09%,除中国和印度外,其他8 个均为发达国家;这8 个国家的政府债务总额达到28 万亿美元,占全球全部债务的74.4%。也就是说,当前的全世界政府债务中,绝大部分债务是发达国家的。从债务的相对规模来看...
2016 - 12 - 13
经过多年不懈努力,我国农业农村发展不断迈上新台阶,已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农业的主要矛盾由总量不足转变为结构性矛盾,突出表现为阶段性供过于求和供给不足并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近几年,我国在农业转方式、调结构、促改革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为进一步推进农业转型升级打下一定基础,但农产品供求结构失衡、要素配置不合理、资源环境压力大、农民收入持续增长乏力等问题仍很突出,增加产量与提升品质、成本攀升与价格低迷、库存高企与销售不畅、小生产与大市场、国内外价格倒挂等矛盾亟待破解。必须顺应新形势新要求,坚持问题导向,调整工作重心,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开创农业现代化建设新局面。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在确保国家粮食安全的基础上,紧紧围绕市场需求变化,以增加农民收入、保障有效供给为主要目标,以提高农业供给质量为主攻方向,以体制改革和机制创新为根本途径,优化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提高土地产出率、资源利用率、劳动生产率,促进农业农村发展由过度依赖资源消耗、主要满足量的需求,向追求绿色生态可持续、更加注重满足质的需求转变。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个长期过程,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关系、协调好各方面利益,面临许多重大考验。必须直面困难和挑战,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勇于承受改革阵痛,尽力降低改革成本,积极防范改革风险,确保粮食生产能力不降低、农民增收势头不逆转、农村稳定不出问题。2017年农业农村工作,要全面贯彻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以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坚持新发展理念,协调推进农业现代化与新型城镇化,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围绕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增绿,加强科技创新引领,加快结构调整步伐,加大农村改革力度,提高农业综...
2018 - 09 - 28
此文根据温铁军教授在2018年2月28日--3月1日在湖北省住建厅2018年度春季业务知识系列专题讲座和京山县“新时代湖北讲习所‘京山课堂’暨县委中心组(扩大)学习会议上的部分讲座内容整理而成,已经本人审阅。此文为讲座第三部分内容。 演讲人:温铁军 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乡建中心主任,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执行院长。输入性危机为什么面对全球挑战的局面,国内要做乡村振兴。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是输入性危机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对中国就是输入性危机——当东亚金融风暴发生的时候,中国出现了外需大幅度下降,98年的时候出现过大批企业倒闭,有大约5万多家国有企业倒闭,4000万职工下岗,中央要求银行给这些企业发工资性贷款,维持工人的基本生活,如果他们被推向街头,4000万人,中国就没有安定环境的可能了。那个年代局面非常紧迫,所以中央紧急启动西部大开发,国家投资是36000亿,接着又启动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这一系列的调整都是用国家直接投资的手段来稳定经济。那次,中国就已经爆发了生产过剩危机,主要是外部需求下降,导致中国这个为世界生产的国家出现外部市场萎缩,造成国内出现了严重的生产过剩危机。今天很多人爱说农业产业化,那是什么条件下提出的呢?就是城市工商业遭受严重危机,企业界大家联名要求中央帮助城市的工商业资本下乡。可见,产业化的内涵是资本下乡。1998年,因为城市工商企业遭遇困难,38家大型工商企业联名提案,当时正在开两会,因为我在农业部工作,这个提案就转到我手里,企业界提出的就是资本要下乡。于是,为了缓解城市资本的困难,中央就帮助城市工商业资本下乡,这就是农业产业化提出的背景。资本下乡不可能跟农村成千上万的一家一户打交道,于是乎就推出了土地的流转,要求形成规模,才有了农业产业化,到现在,这个政策提出20年了。请各位农口的干部有空做...
2018 - 09 - 13
摘 要 :  在 20 世纪二三十年代,民国时期那场波及全国十几个省、600 多个团体,1000 余处实验点的乡建运动中,卢作孚主持的嘉陵江三峡地区乡村建设运动,独树一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创造了在短短十年间,让北碚从一个穷乡辟野,匪盗横行的地区,变成美誉中外, 具有现代化雏形小城的奇迹,写下中国现代化历史上一页抹不去的辉煌。究其原因,除了卢作孚具有复兴中华民族大业远大而坚定的理想之外,更重要的他还具有将理想变为现实的智慧和能力。正如晏阳初在《敬怀至友作孚兄》一文中所说:“作孚有理想,有大志”、“他极富创造力,具有实现理想的才干和毅力。”i 本文从方法论的角度分析卢作孚成功的原因,以启迪今天的建设。一、 立足高远,紧扣目标,整体规划作孚的一生都是在为复兴中华民族大业,实现国家现代化的理想而奋斗。他主持的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紧紧围绕这一目标,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整体系统规划。 在中国,最早提出现代化思想的是孙中山,卢作孚是继孙中山之后,更明确提出现代化口号,并对其具体内容和目标作了明确规定的第一人ii,他以北碚为基地进行现代化建设试验,不愧是中国现代化建设的先行者。卢作孚在北碚的乡村建设与民国时期其他各地的乡村建设实验不同之处是,他明确提出了其乡村建设的目的是“要赶快将这一个国家现代化起来”,所以“要赶快将这一个乡村现代化起来”,以供中国“小至于乡村,大至于国家的经营的参考”iii。也就是说,卢作孚要为全国的乡村建设树立一个样板,以推行国家现代化的理想。他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交通建设为先行,以乡村城镇化为带动,以文化教育为重点,全面推进乡村建设实验。 1934年10月,卢作孚在《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一文中,设计了一个围绕北碚“现代化”的建设规划蓝图。“我们如何将这一个乡村——嘉陵江三...
2018 - 09 - 13
【内容提要】在中国近百年的乡村建设史上,中共在延安乡村的实践占据了独特的地位,主要从三个层面展开。其一,切实调整党政军机构与乡村的关系,减轻了农民负担;加强基层政权建设,避免官僚化和“盈利型经纪人”的出现。其二,在经济层面,调整土地、租佃关系,使农民摆脱了高地租、高利贷的压榨;同时在生产落后地区,通过移民运动、合作互助等实践推动乡村生产的发展。其三,致力于妇女解放、识字运动和改造二流子等实践,意在推动更为深刻的“新社会”建设,而这正是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的核心命题之一。延安乡村建设的理念、方式都颇为柔和,可以称之为一场“不激进的革命”。【关键词】 延安乡村建设 不激进的革命 新社会 新国家   回顾中国近百年乡村建设的历程,“乡建”与“革命”代表了两种理念和实践方式,两者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对当下乡村问题的解决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不过,在以往的研究中,两者似乎未能展开深入的对话,因此有必要重新理解“乡建”与“革命”的关系,打开新的讨论空间。潘家恩等学者提出,回到历史脉络中,用激进来描述革命、用保守来描述改良,恐怕都不见得准确,那么是不是存在着“不保守的改良和不激进的革命”这些更为复杂的实践形态?[1]笔者认为,不仅在改良与革命之间不能截然对立,而且它们各自内部也存在着多种样式。本文以延安乡村建设为例,讨论其基本的历史经验。  提到延安乡村,人们通常会想到打倒地主、暴力土改等场景,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延安时期,中共乡村革命的理念、方式等大都颇为柔和,称之为“不激进的革命”或许更为恰当。  1935年,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就面临的问题而言,中共与其他乡村建设派并无太大区别。当时关于陕甘宁边区最常见的描述就是“人口稀少、物产缺乏、文化落后”,乡村的落后、凋敝几乎是常态;在战争动员中,中共同样遭遇了梁漱溟所说的“号称乡村运动而乡村不动”[2]的难题。不过,作为现代的革命...
2018 - 09 - 04
1943 年,著名社会学家陈序经在《当代评论》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乡村建设的途径》的文章。他认为“自民国十五年(1926 年)至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间,‘乡村建设’这个口号,可以说是震动一时,而‘乡村建设’这个运动,也可以说是蔓延全国,……至于乡村建设的前途究竟如何,主要的要看我们对乡村建设的理论是否健全,要看我们对乡村建设的方法是否妥善”[1]。陈序经的这一看法是很有见地的。卢作孚主持开展的,以北碚为中心的嘉陵江三峡乡村建设运动(1927~1949)之所以成为民国时期众多乡村建设运动中持续时间最长,成效特别突出的一个,其重要原因是卢作孚从一开始就对其主持的乡村建设有一个全面、系统、高瞻远瞩的思考和实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实施方案。这充分体现他的一系列关于乡村建设的论著之中。这其中较重要的有《过去一年中所做的事》(1929 年 1 月)、《乡村建设》(1929 年 10 月)、《四川嘉陵江三峡的乡村运动》(1934 年)、《我们要变,要不断地赶快变!》(1943 年)、《新北碚的建设》(1947 年)、《在北碚管理局座谈会上的谈话》(1948 年)等等,还有不少有关乡村建设的论述散见在卢作孚其他的文章和书信之中。而其中卢作孚于 1929 年 10 月发表的《乡村建设》一文,则是卢作孚主持乡村建设运动2 年多后写的一篇关于乡村建设的专文。此文之所以重要,一是在上个世纪初,以实业家的身份来主持一地乡村建设的,除在无锡的周舜卿、在南通的张謇、在上海的穆抒斋等外,实不多见。[2]但如卢作孚这样全面系统论述、总结乡村建设,并付诸文字,则更是凤毛麟角。特别是卢作孚作为一位实业救国论者,他对乡村建设的思考、主张、建设方式等,与当时全国各地以教育家、学者、地方官员等身份来主持一地乡村建设,确有其独特、独到之处,值得我们探入研讨;二是卢作孚写此文时,他已在嘉陵江三峡地区...
2018 - 09 - 01
自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的概念并将之上升成国家战略后,我们这些近二十年前开始推动新时期乡村建设的同志实在是有说不出的激动,因为我们过去所做的,正是今天中央在大力倡导的。在这片土地上,乡村的春天正大踏步向我们走来,各地政府从过去我们苦口婆心请求合作而且大多吃闭门羹甚至被扫地出门的境况到张灯结彩式的欢迎,确实有让人忍不住想唱一首春天之歌的冲动,时间开始了。 但是且慢,在这热气腾腾的乡村振兴大餐上,我却听到了磨刀霍霍的声音。各色人等,不管是政府企业,还是学术社会,都撸起了袖子,准备要对乡村下手了。近日听到一件事,说某地准备举办一个大论坛,要花几百万,其中近百万是给北京某大学某个搞规划的机构的,算是会务组织费,而这种会这个机构一年要在全国各地举办三四次。我这一听,脑子里就冒出“折腾”两个字来。这让我想起十余年前开始的新农村建设和五六年前开始的美丽乡村建设来,尽管这两波建设在农村某些硬件的改善上功不可没,但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折腾”,只肥了少数人的腰包而已,农民背井离乡的趋势没有改善,乡村的教育和文化越来越没落,乡村的土地、水和空气也愈加受到污染。为此,我还写了《农村成功学》和《美丽乡村建设需要乡村思维》这两篇文章,希望能为美丽乡村建设正本清源。 现在乡村振兴来了,它是否仍然会陷入“精英俘获”的逻辑,只成为少数人的盘中餐?如果我们仍然在过去的思维里来思考乡村振兴的问题,我的这种担心就决不是多余的。所以第一步,我们需要先停下来,往回看,了解我们走了什么弯路?为什么会走进这些弯路?如此,我们在继续往前走的时候才有可能一路顺畅。根据我的初浅观察,我试着来对这些“弯路”做一个简单梳理。首先是“水泥思维”、“城市思维”主导一切。这一点你从乡村中的水泥河道和各个角落的水泥覆盖,以及乡村中到处充斥的城市草皮公园和绿化苗木、假山假景、大广场就可以看出来了。而乡村有其自身的生命肌理...
349页次11/35首页上页...  6789101112131415...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