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1 - 07 - 07
点击次数: 0
乡村振兴与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的两大国家战略,源自于对我国当代社会发展经验的总结和对复杂国际环境变化的判断。近代以来,乡村一方面是中国社会快速发展的重要载体,另一方面也愈发成为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压舱石”,并且还将持续在国内大循环的背景下发挥关键作用。因此,如何在两大战略思想的指导下,继续深入探索认知我国广大乡村的生态环境、历史文化、特色农耕等立体要素资源,进而引领城乡融合发展,推动乡村经济、社会、生...
2021 - 06 - 18
点击次数: 0
编者按2021年6月12日,在重庆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2021重庆乡村振兴与文旅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由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总干事黄志友代表主办方发布了由重庆日报、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爱故乡文学与文化专业小组联合发起的2021年度“口述乡村·故乡纪事”计划,面向全国征集1000篇述说乡村历史、描写乡村风貌的优秀文章,欢迎大家积极投稿!写给乡村的一封信中国作...
2021 - 06 - 18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1年6月15日 – 7月18 日在线会议:ZOOM会议 & 小鹅通直播同声传译:全程提供英语/西班牙语/普通话三语翻译主办单位: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国仁全球大学堂合办单位:亚洲学者交流中心,全球和平妇女,墨西哥地球大学,北京大学电影与文化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所,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福建农林大学海峡乡村建设学院,岭...
2021 - 04 - 06
点击次数: 0
中国的乡村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人要到城里去,也越来越多的人要在乡村创业与生活,城乡融合逐渐成为社会发展的新趋势。位于福建省东北部的屏南县,于2015年起,抓住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机遇,依托高山生态资源优势和文化资源禀赋,以传统村落文化创意为先导,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公益教育扶贫活动作为抓手,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来自香港、北京、上海、浙江、江西等海内外“新村民”驻扎乡村。并且,逐步探索出“党委政府+...
2021 - 01 - 07
点击次数: 0
长期将生态文明和乡村振兴作为发展宗旨的中国社会生态农业 CSA 大会已经成功举办十一届,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参与最广泛且持续时间最长的社会生态农业论坛,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力。CSA 大会的举办,促进了国内众多社会化生态农业的模式,如 CSA 农场、有机农夫市集、消费者合作社、食农教育等向前发展,赋予慢食、爱故乡等理念以新的活力和内涵,并且号召消费者健康饮食、参与监督,支持生态农业。2020年春节,突...
国际比较
2018 - 09 - 13
2016年5月30日晚,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第十一期在北京师范大学成功举办。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咨询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温铁军教授作为主讲嘉宾,从全球危机与中国“去工业化”谈起,结合金融全球化成本向新兴国家转嫁所带来的困局,深刻剖析中国生态文明战略的提出背景与发展现状。此次讲座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中信出版集团、经济导刊主办。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中信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孔丹先生,北京师范大学校党委书记刘川生女士,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郭克彤先生,北京师范大学新兴市场研究院院长胡必亮先生,中信地产副总裁、中信改革发展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院林竹先生,经济导刊社长季红女士出席活动。百人会场座无虚席,温教授鞭辟入里的演讲令现场氛围高潮迭起,活动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圆满成功。全球危机与中国“去工业化”是生态文明战略的背景在全球危机与中国的“去工业化”的背景下,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战略的一项重大调整而提出。全球危机源于“发展主义”现代化、即殖民化与资本化的制度成本。西方国家殖民扩张所孕育出的“现代化”,从来都伴随着巨大成本及恶性转嫁,而战后形成的第三世界则接受产业转移与“发展主义”意识形态。在生产过剩的同时,加之国家竞争,最终酿成了全面危机。其背后的客观规律是:产业资本阶段内生性生产过剩,致使战后实体经济为主的世界真实人均GDP下降;促使金融异化为内涵的资本全球化在20世纪80年代起步。随着美国金融资产加速增长。1990年世界资本市场总值6倍于全球GDP;2010年跃升为15倍以上。实现了从产业化到金融化的转变的同时,产业资本阶段的老三性让位于金融资本异化于产业资本形成的“新三性”:流动性、短期性、集中性,这决定着产业资本和资源经济的“负外部性”。发达国家金融扩张导致发展中国家输入型危机和宏观调控两难。中国作为一个有数千年国家史的原住民人口大国和城乡二元结构矛...
2018 - 08 - 13
[摘要]横看由西方金融资本核心区华尔街“金融海啸”引发的全球危机,应知乃基本性质使然;不仅是金融化泡沫经济破灭,也是内含高成本上推机制的西方现代政体累积国家负债而致,是国家史过短却高踞世界主导之现代化政体运作于全球的逻辑结果。经济基础虚拟化危机直接作用于具有“高成本上推=高负债累积”内在机制之西方中心主义意识形态化的上层建筑。[关键词]现代化危机;资本全球化;上层建筑成本;国家负债 一、基本判断:政府信用过度扩张带来经济危机和债务危机2008年西方金融资本核心区“华尔街金融海啸”次第引发了全球危机和发达国家债务危机,引发了海内外理论界和政策界的广泛关注。本文认识到这场全球危机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内在相关性,本质上是由西方主要国家的政府双手扩张信用造成的。长历史周期去看,第一个经验层面的危机由核心区向全球蔓延,本质上仍然在表达全球资本主义体系500年来的一条基本规律,也是当今世界财富分配“二八开”与全球危机具有内在相关性的原因,即:占据主导地位的核心国家(利益集团)为追求自身收益最大化而推动制度变迁,其对应的成本是向边缘、半边缘国家转嫁的;当核心国家从制度变迁占有的收益弱化、成本不断显化而发生经济危机时,还是通过向边缘、半边缘国家转嫁危机代价来应对。500年来,我们看到的只是这条规律在不同历史阶段上、不同主导者转嫁成本的具体途径和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当代处于金融资本阶段,核心国家美国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新秩序中,发达国家利用两手创造出的财政信用和货币信用/金融杠杆,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维度上集聚财富的规模都是空前的;现在,正越来越多地表现为一种双输博弈,遂有发生于金融资本核心区再波及世界的经济危机。而第二个经验过程,即资本主义核心区的金融危机引发债务危机,深层次上是内含着成本不断上推机制的西方现代政体累积国家负债而致,是国家史过短却高踞世界主导之西方现代化政体运作于全球的逻...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