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乡建研究
最新资讯 NEWS 更多>
2020 - 08 - 22
点击次数: 0
2020年8月27日-8月29日   四川成都.战旗村进入2020年,是乡村振兴战略取得重要进展同时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而这不平凡的一年又给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带来了新的挑战。为此,国仁乡村振兴论坛继连续举办“新时代村庄与集体经济转型高级研修班”、“‘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现代化’高级研修班暨村书记乡村振兴工作研讨会”以及“‘三级市场理论与操作方案’在线研讨会”...
2020 - 07 - 09
点击次数: 0
日期:2020年7月8 - 17日地点:香港屯门香港岭南大学康乐楼AM308会议室在线平台:Zoom网络会议同声传译:英语/普通话(部分场次提供西班牙语传译)时区:中国香港所属时区,格林威治标准时间+8工作坊(7月8 - 9日 星期三、星期四)直面三重困境: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气候危机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7月8日 (星期三): 印度专题HK 11...
2020 - 06 - 09
点击次数: 0
文 | 凤娇“新村小商号”是一家位于台湾新竹的无包装小店,致力回归内心本质的减废生活,减少一次性包装垃圾,鼓励重复使用包材,推动消费者使用手边既有容器,来填充茶米油盐及清洁等各项所需。“新村”是指1949年以后来台军眷聚居而成的村落。新村小商号创办人之一的拉拉,因为爷爷是来自天津的军人,所以从小在眷村长大。村里的婆婆妈妈,都会有一份自己的生活地图,知道买米要跑远一点跟村尾的杂货店阿嫂买,那里才便宜...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并主持召开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时强调,脱贫攻坚战进入决胜的关键阶段,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重庆市城口县地处大巴山腹地,曾经交通落后、信息闭塞,集“老、边、山、穷”于一体,承接和集聚发展要素的能力微弱,是重庆最缺乏发展条件的地方之一。然而,就是这个曾经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秦巴山区连片特困地区区县,在脱贫攻坚进程中走出了不一样...
2020 - 04 - 16
点击次数: 0
我们的村寨到底有多少种可能如果不一一呈现出来也许连我们村寨自己都还不知道 在前段时间的村寨故事会我们听到了来自村寨伙伴的故事我们看到了每个返回村寨的人与村寨之间彼此陪伴与成长的历程 在短视频大赛中我们更是看到了村寨的真实生活之美而这种美好恰恰是最值得分享的内容 另外我们村寨的伙伴也因为这样的一些机会表达的能力越来越强了也越来越自信了这是我们这些活动的价值之一对于联盟而...
百年乡建
2018 - 09 - 29
一、问题的提出都市农业是指分布在都市内部及其周围地区或者大都市经济圈内, 紧密依托城市、服务城市的农业;是以绿色生态农业、观光休闲农业、高科技农业、高效益农业为标志,以园艺化、设施化、工厂化生产为手段, 以都市市场需求为导向, 融生产性、生活性和生态性于一体, 优质高效和可持续发展相结合的现代农业[ 1] ;从区位上看, 都市农业既存在于都市内部、又包括都市化地区与周边间隙地带,因此具有市场区位优势明显的特征;从功能上看,都市农业具有显著的多功能特征;从都市农业的消费群体来看, 它有明确的城市指向, 即城市需要决定都市农业的发展[ 2] 。温铁军指出,中国 2007 年把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战略,意味着中国将主动摒弃传统工业文明的弊端,并在此基础上升华和发展为历史上更高级的文明形态;2007 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发展具有多功能性的现代农业, 是农业领域应对中央战略改变的重要举措;随着2008 年进一步把“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作为 2020 年农业发展长期目标,以往偏重规模化、产业化导向的, 反生态的都市农业,就有了服从国家战略和长远目标、向生态化导向调整的客观必然性[ 3] 。因此, 本文所指生态型都市农业在一般地具备都市农业多功能性的同时更加强调其生态环保功能。生态型都市农业是生态农业和都市农业的互补有机结合而成的、生产者与消费者直接结合而使过度耗能和污染的高碳方式的产业经济链条得以缩短的“短链”经济形式, 它也是一种符合现代农业要求的集约化、设施化、多功能农业。除了具有生产功能、生态功能, 还有农业文化体验和城乡互动的社会活动等诸多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的功能。其中,内涵性具有的“绿色食品生产”和“生态环境建设”是其基本功能。除了具有都市农业的功能以外, 生态型都市农业具有“净、美、绿”的特色, 有利于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的生存环境;它还是一种开放型、多样化的农业;它将现...
2018 - 09 - 29
俺姓毛,叫小驴,号“教授”,单身,擅长拉车、耕地,爱打滚,爱撒娇,爱交朋友。俺出生在河北定州的一个小村庄,一岁时就离开父母,被一个叫辉菜郎的小伙和叫宝印叔的老人牵走了。俺来到位于翟城村的一所农民培训学校,学校是“温三农”和他的团队于2003年创建的,上世纪二十年代,著名平民教育家晏阳初先生曾在这里开展了为期十年的乡村建设工作。校园里有几十亩耕地,他们给俺在猪舍旁边用旧砖搭了一间小屋,配了一个旧的驴车,从此俺便过上了有房有车的生活。学院是俺的新家,俺在这里居住了五年多(2005—2010),认识了很多做农业的小伙伴,比如辉菜狼、袁大黑、黄瓜皮、潘罗嗦、邱跑跑,还有口音怪怪的小仙姐......不过,养育俺、照顾俺最多的还是宝印叔。俺一直很得意,因为俺的到来,学院的农业生产力顿时提高,尤其是辉菜郎格外高兴,不信您瞧!俺是一头勤劳的小毛驴,每天都干活,除了下地,宝印叔还经常驾着俺送志愿者去镇里,那时候,俺可是学院里头最给力的交通工具,嘚……俺到学院那年,学院成立了生态农业工作室,俺自然是工作室的一员,如果谁敢不承认,俺就踢他,踢他,哼!那时候,乡建学院的主要工作是做农民培训,比如农民合作社培训、农村合作经济培训、乡村文艺培训、生态农业技术培训、乡村生态建筑培训等,有时候俺也去听课,因为培训都是免费的,还给外地来的农民朋友报销路费呢。俺们生态农业工作室,除了给农民培训,还管理着学院60多亩耕地,种菜、种粮食、种水果,养鸡、养鹅、养猪,虽然很辛苦,但是俺们吃的食物可大都是自己地里种出来的。工作室的同事们,大多是农业大学毕业的大学生,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老被村里的农民笑话,因为不施化肥、不打农药,地里和路边满是荒草,就连前来参加培训的学员都看不惯,有时还为了要不要拔草的事情争吵呢。俺倒是挺喜欢草的,草多了俺能随便吃。后来他们去香港学习,学习了永续农业,将养殖和种植结合,多余的草割来堆肥,看...
2018 - 09 - 29
在“新农村建设”“美丽乡村建设”“记住乡愁”和“新乡贤”等时代背景下,在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等机构的支持下,当代中国乡村建设从2001年大学生支农下乡起步,至今已形成服务大学生(学生下乡,教育支农)、工友(工友互助,尊严劳动)、农民(农民合作,改善治理)、市民(农业生态,城乡融合)、学术研究(实事求是,追求真理)和爱故乡(社会参与,文化复兴)的六大完整体系。通过坚持“人民生计为本、互助合作为纲、多元文化为根”的行动原则,深入基层提高小农的组织化程度,依靠丰富的民间力量降低社会治理成本,维护民生权益所赖之资源和环境,复兴乡土文化,为实现城乡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艰苦奋斗。作为这个乡建事业的一份子,我们这个团队的事业发展历程,基本上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下乡(2003-2007)、进城(2007-至今)和回归(2012—至今)。2012年发起的全国“爱故乡计划”,作为这个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下乡”和“进城”为基础,成为新时期探索在地化乡村建设、助力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的长期努力的方向和有效实践的方式。我们从乡村出发,扎根城市,最后又回归到乡村中去,我们是这个事业的推动者,也是第一批学员。下乡:办一所农民的学校(2003-2007)在“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的背景下,2003年,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在河北定州翟城村创立,“三农”专家温铁军担任院长。这是21世纪第一所免费培训农民(农村发展带头人)的平民教育学校,主要开展的工作包括农村合作组织建设、生态农业试验、生态建筑的研究与推广、翟城村社区综合可持续发展试验、与乡村建设相关的研究与出版等。其中,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和自力更生的能力,是所有工作的核心。学院原是翟城村的废弃中学,占地60亩,其中农地26亩。经过我们的维修建设,有食堂、宿舍、图书馆、教室、操场和农田等,设施相对齐全,成为办在村里的“大学”。学院的核心工作团队...
2018 - 09 - 13
[摘要]文章首先梳理了食品安全监管中政府失灵的内在机制和化解失灵的制度设计的相关文献;其次分析了生态农产品市场失灵的内在机制和部分发达国家生态农产品市场特征;在借鉴了既往研究和国外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设计了小毛驴市民农园CSA运作试验,总结分析了参与式试验的经验和问题,建议推广小毛驴试验。本报告所得结论从逻辑和实践上证明了构建多元监管体系应对食品安全的可行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执行提出的事实参考,对完善我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具有重要借鉴意义。[关键词]信息不对称;多元主体;社会资本;社区支持农业(CSA);参与式试验研究一、试验背景及文献综述中国在2007年正式提出“生态文明”理念,同时调整了上个世纪以追求数量增加为主的农业政策思路,更多强调“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型农业”内在具有的、符合生态文明的多功能性。但国家农业政策从内涵性调整思想的提出到各个相关领域的全面贯彻,需要相对复杂的利益关系协调和长期演变过程,而就在这个同一时期,我国食品安全事故频发,而且表现出越来越频繁的趋势。这成为本文立论的现实背景。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主要思路之一是加强政府安全规制,各国政府都采取了相应的政策来推行这些安全规制。学者研究发现食品安全监管可能是高成本而低效率的,Antle(2000)一项关于美国肉制品加工业食品安全管制的研究就表明了这一问题;阎志刚(2007)研究指出我国相关部门食品安全专业人员已经超过百万人,但事实证明,监管如此密集,成本如此巨大,然而成效并不太明显;Hensonetal.(1995)的研究则表明,政府在制定食品安全政策方面同样受到利益集团的影响;王志刚等(2008)全面分析了2006年美国“毒菠菜”事件发生的始末,结论凸显出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的缺位,政府已有的措施未能有效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对于政府管制失灵内在机制的分析,温铁军(2008)认为外在于农村的政府面对两亿四千...
2018 - 09 - 11
阿拉伯民族的形成和现代化的断裂澎湃新闻:阿拉伯民族主义在二十世纪中东世界是一支重要的推动力,阿拉伯民族的现代化进程又决然不同于西方的现代化进程。以埃及为例,我们该如何理解阿拉伯民族和其现代化进程?萨米尔∙阿明:首先我们得理解所谓“阿拉伯民族”的复杂性。我们说“阿拉伯民族”是一个民族,是因为我们说同样的语言——受教育人群说的语言是同一种。大众的语言,也即是方言,则彼此相似,但也有些差异。 这和伊斯兰有一定关系,但只能说是有一点关系,因为很多穆斯林也不是阿拉伯人,比如说波斯民族——伊朗人,又比如土耳其。但在历史上,这个(阿拉伯)民族除了第一任和第二任哈里发在位的很短暂的一段时间之外,从来都没有真正团结起来。 就算在这些哈里发的时代,权力集中程度都是很有限的,实质上的权力分散在整个地区的多个王朝手上。 因而整个地区实际上存在着不同的生产方式,不同的归属,不同的贸易渠道——一方面是跟印度和中国,另一方面是通过拜占庭连接南欧和地中海区域,还有就是通过波斯和斯拉夫人贸易。形成所谓阿拉伯区域的各个地区,其本身也拥有不同的久远历史,比如说埃及的历史就要追溯到很久以前,超过5000年,其中很多传统在阿拉伯时代也保留下来了——比如当代埃及的行政、分省区划等等,都跟5000年前的古埃及时代没有太大区别。埃及可以追溯到一个很古老的国家,而埃及又属于更大的一个——阿拉伯民族。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大叙利亚地区——包括了今天的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以色列、约旦。这个区域拥有共同的语言基础——阿拉姆语,很可能是耶稣基督说的语言,往上可以追溯到腓尼基人的文明。这一区域的传统更倾向于分散化,而不是集中化。埃及就有很强大的中央权力,很像中国。而大叙利亚就并非如此,更加分散。还有就是伊拉克地区,也就是原先的美索不达米亚,巴比伦地区。这里跟伊朗关系复杂。有时候是伊朗的一部分,有时候从伊朗独立,有时候征服伊朗。这里有...
2018 - 09 - 04
后沙涧村,地处海淀区西北部,明代成村,因位于沙涧河后部而得名。以CSA(社区互助农业)经营模式闻名遐迩的小毛驴市民农园,就在后沙涧村西,其南边是沙涧河,西边是京密引水渠,土壤肥沃,水质甘甜,自然风景优美,是发展生态农业的风水宝地。2008年3月,在海淀区政府和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的支持下,我和创业伙伴们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就被她迷住了——我们一见钟情!凤凰岭下、京密引水渠旁,有山有水,正是我们一直的梦想。荒弃的苗木基地,野花、野草,刺猬、野鸡、野兔,还有野生蘑菇……简直是野生动植物的天堂,美得让人心醉!在这个大都市的近郊,这是多么让人惊喜的自然生命存在!后来我们才知道,1990年以前,这里其实是后沙涧村的优质水稻区(京西稻),通过引京密引水渠水进行灌溉;1990年初,因北京城市化发展,地下水位持续下降,城市缺水严重,京密引水渠停止供水,不再种稻,并于2000年前后改为苗木基地,直至2008年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建立,又成为市民耕作的菜园。 农场开始施工建设时,这么巨大的工程,当时就很好奇工程队为啥竟然没有花钱从外面买过沙子,而是就地取沙,后来访问本地的老农,才知道农场原来就是沙涧河的老河道。解放初期,沙涧河还是一条发源于西山的自然河流,流经台头村、梁家园村,再穿过后沙涧村,最后汇入稻香湖;那时的夏日,清清的河水缓慢流淌,茂密的水草下鱼虾成群,村里的孩子们下河嬉戏……上世纪60年代修建京密引水渠时,沙涧河被截弯取直,改造为人工泄洪渠;2014年,河渠又被深挖扩建硬化,渠边已有50年树龄的高大杨柳全部被砍伐,曾经的乡野风景已荡然无存……我们梦想着通过土地的多样化利用,为生物多样性创造优质的生存环境,将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田园生活与乡野情趣场景带给北京市民,体验过去农家半自给自足的生产、生活方式。因此,在我们最初的农园规划中,这里有农田,有果园,有农家动物园,有树林,当然还有湿地...
2018 - 07 - 26
五年前,我们怀着对土地的无比敬畏之情和对未来农业生活的美好想象,在北京西山的凤凰岭下开荒僻壤,筑房造田,建立了小毛驴市民农园。而在此之前的五年,我们在河北定县的晏阳初乡建学院里,务农授课,开展农村实验。从乡村到城郊,不仅仅是地域的转变,而是一种跨越。无论今天的城市还是农村,所面临的都不是单一的经济问题或技术问题。新农业,是一种跨界的生活思维;农业的改变,需要社会各方面的变革。近年来,“小毛驴模式”被很多人传播,而对于团队自身,似乎从来没有一个专门设计的模式,也很难说出既定的路线。可能会有人批评我们没目标,没理想,但确实,到今天要分享出来的,无非就以下三个方面。人的培养是最难的小毛驴市民农园,是一大批青年农人梦想开始的地方。很多人的农业畅想,从这里开始延续和发展。团队的早期成员,从进入乡建学院开始,就始终把自身定位为第一批学员,每一次的培训、交流和实践,在给旁人传播知识的同时,也在不断提升自己。毛驴团队始终坚持一个信念——人是最根本的,因此,一直坚持开展对实习生、志愿者的培养。自2005年算起,陆续接待农业实习生、志愿者已经九届,总参与人数超过300人。在这个历程中,大多数实践内容不是设计出来的,而是自发、自觉创造出来的。随着社会环境的改变,每年来学习的人群都会有所变化,早期大多以下乡支农为目的,后来学习农业技术的人逐渐增多,再后来以计划开展农业创业者居多,其中也有一小部分人,真正喜欢农耕生活,喜欢土地,愿意劳作,享受在村庄里居住,这些人则补充和支撑了团队,也因此形成一种独特的生活化的团队氛围。从事农耕需要很高强度的身体劳动,大多数学习者在刚刚进入的一个星期,对这项工作很有兴趣,之后便很难坚持下去,因为比起在办公室的其它工作,在土地上的重复投入看起来收效太低了,而且要忍受强大身体压力。正是这个社会强化了很多在办公楼里的无用工作,而使得农业劳动这件最基本的工作变得价值低下,如果...
2018 - 07 - 12
如果爱父母就带他到这里来那繁茂的土地里有青春的回忆 如果爱子女就带他到这里来那自然给予的我们同样给予他们 河边的白杨洒下斑驳的荫凉不远处的青山是无声的挚友洒下的汗珠结成香甜的果实真切地感觉我们是地球的孩子 这是小毛驴市民农园桃花源41号地主平骁妈妈写的一首诗——《大地之子》。每次读到这首诗,都觉得很欣慰,我们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小毛驴的存在,对于北京这个大都市及居住在其中的市民而言,或许也是一种慰藉。小毛驴市民农园位于北京海淀西郊,西北六环边上、京密引水渠旁,是北京城区与西山之间的一片净土,无论从地理空间还是功能定位,它其实就是乡村生活在城市中的延伸。这也是小毛驴本质上不是一个种菜卖菜的农场,而是链接城乡、开展农耕教育的平台的缘由所在。一个空间就是一个能量场。小毛驴市民农园本身的存在,既是一种新文化的象征,更是一种新文化的创造者。那么,它究竟是什么文化?这种文化是怎么形成的?未来它将指向哪里?一、重农爱农的新文化本世纪初,在全球化、工业化和城市化急速发展之下,城市居民远离了土地,传统农业和农民生计受到严重冲击,传统农耕文化和人文关怀逐渐失落,自然生态遭受破坏,同时引发了食品安全危机和各类环境污染问题(雾霾!)。“自然缺失症”已经成为当代都市生活的通病,逆城市化成为大势所趋,“市民下乡,农业进城”成为新的时尚,在城乡互动的过程中,社会文化也在悄然变化:从以人为本到尊重自然,从鄙夷农村到向往乡村,从消费至上到认同节俭,从不劳而食到亲近农耕……2014年,中央提出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决定,文化产业迅猛发展,提高文化软实力是各行各业、各地城市或村落的追求。但文化是什么?什么才是积极的、健康的、可持续的文化?海洋文化学者李二和在其《舟船的起源》中写到,“文化是一切生命文明行为的代称,大自然是人类文化的根本导师和启蒙者。我们几乎没有一样科学发明是凭空想...
2018 - 07 - 10
编者按2008年4月,在海淀区农林委员会和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等机构的大力支持下,小毛驴市民农园在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后沙涧村创立。十年来,小毛驴团队在社会各界的关爱和支持下,在社区支持农业(CSA)试验与推广、市民农业实践、CSA生态农业人才培养、适用技术研发、农耕文化传播、亲子自然教育、都市农业政策推动等方面,为中国三农和城乡统筹发展做了积极有效的探索。在小毛驴市民农园成立十周年之际,我们将推出一系列的活动、文章,不忘初心、总结过去、把握现在、面向未来!本文回顾了中国人民大学乡村建设中心团队推动中国群众性生态运动的整个发展过程,特别是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创办的前世今生。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既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又成为后来者的铺路石,直至生生不息,薪火相传!本文作者黄志友,2004年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毕业后先后参与了河北定州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北京国仁城乡互助合作社和北京海淀小毛驴市民农园的创办与运营工作,并于2012年参与发起全国“爱故乡计划”,现为北京小毛驴市民农园总经理、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总干事。十多年来,致力于生态农业发展和乡土文化保护的倡导与实践。前言新农村建设与城乡互动 “三农问题”普遍存在于发展中国家,中国的“三农问题”则是伴随1990年代激进现代化改革的重要挑战,进入新世纪被党和国家高度重视,新乡村建设即为缓解“三农”困境的多种尝试之一。因为,中国是一个农民大国,目前有70%的户籍人口生活在农村,即使再经过10-20年的城镇化发展,当总人口达15亿时,农村仍将至少有4-6亿人口,比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还多,而农业则更多地受制于耕地和水资源的严重短缺。近年来粮棉油糖等土地密集型农产品进口大幅度增加的趋势难以逆转,主要农产品按人均计算也不过仅仅能够维持世界平均水平。更为严峻的是,农业成为中国发展短板的同时,也正成为...
2018 - 09 - 29
应NIAS之邀,我的北欧之行的第一站是丹麦的哥本哈根。NIAS是北欧亚洲研究院(Nordic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的简称,地处哥本哈根市东南部的Amager岛上,那里是哥本哈根大学的人文学院。但NIAS并不是哥本哈根大学的机构,而是一个由北欧五国政府资助的独立研究院。NIAS的院长Thommy Svensson教授是研究东南亚问题的人类学家,他同时还是欧洲科学基金会亚洲委员会和欧洲东南亚学会的主席,这显示了NIAS在欧洲的学术地位。刚到丹麦时,Thommy形象地介绍说,NIAS是一个以北欧二十多所大学为基地的伞状组织,它从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视野研究亚洲社会与文化,致力于在专门的学术分科与综合的研究之间建立某种平衡。这一点也是我最喜欢的。现代大学中的学术分科是历史的产物,许多当代问题和当代的学术已经难以在传统的分科中得到说明,近年在美国兴起的所谓“文化研究”可说是一种对于现代专门化的学术分科的反平衡。比如国内讨论的越来越多的“全球化”问题,就不可能在单一视野中解释。说来真巧,临行前有一次与朋友讨论新马克思主义问题,他提到阿明的理论,语焉未详。此次适逢联合国主持的环境与社会发展首脑会议及非政府组织会议在哥本哈根召开,NIAS邀请与会的阿明教授演讲。他的议题从一个特殊方面涉及了所谓“全球化问题”。萨米尔·阿明Samir Amin,埃及人,现任设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卡的第三世界论坛研究所的领导人,以“依附理论”著称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五十年代在巴黎接受教育期间,他是来自第三世界的新一代的“批判的知识分子”之一。这些“批判的知识分子”共同创造了一个富有成果的国际氛围,自那时起,在这个氛围中已经产生了一些最杰出的法国和国际的经济学家和发展学者。阿明的兴趣一直集中于高度发达的工业国家与“不发达国家”的关系。早在一九五七年作博士论文时,他通过积累...
344页次18/35首页上页...  13141516171819202122...下页末页
投稿讨论
ruralrecon@163.com
Copyright ©2017 重庆爱故乡文化传播中心
犀牛云提供云计算服务